content->在彆人眼中,這個訊息或許一文不值,但對李星洲而言又是另一種意味。

乞顏部開始攻擊塔塔爾部,說明鐵木真一統草原的征程已經開始了。

塔塔爾部本是金國在草原上的打手,以前有金國保護,其它各部都無法對塔塔爾部如何,而塔塔爾部和鐵木真是世仇,鐵木真的父親就是死於塔塔爾人之手,隻因為金國緣故,無法消滅塔塔爾人,如今機會來了。

在李星洲看來,塔塔爾人無疑是愚蠢的,他們根本冇有看清形勢,仗著金國撐腰,得罪太多人,慢慢強大起來之後,又想擺脫金國。

可他們冇想,塔塔爾部是金國養在草原上的狗,所謂打狗要看主人,正是因為金國存在,讓他們得罪的部落無法向他們複仇,一旦他們擺脫金國,就變成一條無主的流浪狗,誰都敢打兩棍子。

果然,塔塔爾部一反叛,早就有仇的乞顏部就出兵了,還聯合西麵強大的克烈部,以及許多與塔塔爾部有過節的部落。

他到聽雨樓後先去後院吩咐讓嚴昆管理的王府情報局密切關注北方草原上的局勢。

“為什麼如此關心漠北草原?”魏雨白有些不解:“那裡距離遙遠,都是些蠻族外邦,不足為懼。”

“世事無常,誰知道草原會不出一位雄主呢,想想遼國女真,以前在景人,遼人口中,也不過遼東冰天雪地之地的野人,一旦女真各部統一起來,立即就變成勢不可擋的遼東雄師。

若是草原各部也被人統一起來呢。”李星洲道。

魏雨白無話,“王爺說的確實有理,不過我覺得眼下還是金國為重。”

李星洲點頭,道理是這個道理,之前曆朝曆代大多數時候中原王朝都能壓製周邊少數民族,遊牧民族,不是說他們就不善戰,也並非全是技術的落後,因為冷兵器時代,技術並不是決定勝利的大頭,更多的是文化,是製度。

中原地區的文化發展快,百姓國家意識高,製度更加先進,所以往往能團結起來,有效調度,應對外敵,所以北方各族大多數時候總是無法與中原漢人對抗,除非中原內亂。

但到如今,出於一個北方各族文化,製度經過多年發展,慢慢要與中原平齊的階段,很多人都意識到隻有團結起來,才能變得強大。

首先這麼做的就是契丹人,遼景宗重用韓德讓進行漢化改革,將契丹各部整合,隨即雄踞北方的遼國走向巔峰,登上曆史舞台。

隨後是遼東(今東北)的女真人,完顏家族經過幾代人努力,整合女真各部,女真隨即殺上曆史舞台。

最後就是蒙古人,鐵木真整合草原各部,蒙古人隨即殺上曆史舞台,這個時代,真所謂你方唱罷我登台,精彩紛呈,又慘烈至極。

等上三樓,魏興平早就等在那,身邊跟著一個親兵,“姐!王爺!”一見他們就激動叫起來。

魏雨白許久冇見家人,見到弟弟也高興過去。

“姐,你跟著王爺一跑都快一年,怕連我這個弟弟都記不得了。”魏興平開玩笑。

魏雨白連按他坐下:“瞎說什麼,一路可順。”

“自然順,我帶一營精兵,綠林山賊敢打我主意,除非冇長眼睛,哈哈哈。”魏興平雖然大了幾歲,可還是如幾年前來京城的那個輕浮將門子弟,一點冇變。

他正要行禮,李星洲笑道:“不用了,隨意就行。”

“好啊!王爺真是爽快人,一點冇變。”他高興說著就要坐下,旁邊站著的親兵咳嗽了一下,魏興平又頓住動作,“我。。。。。。我還是行禮吧,君子好禮,不可,不可。。。。。。。”說半天想不出下句。

李星洲和魏雨白相視一眼都笑出來,算是看出門道,再看他身邊親兵,是位年紀很大的老人家。

“這位老人家是?”

“他是府中管事,我爹派他來監視我,讓我不在京中搗亂。”魏興平一臉鬱悶的說。

他和魏雨白一聽,都大笑起來,老人家連忙尷尬謝罪。

李星洲讓他們都坐下,然後讓人上了酒菜,魏興平也不客氣,一邊吃一邊說,把魏朝仁對他的交代都抖了出來,旁邊的老人聽得鬍子直抖。

他聽了也哈哈大笑:“哈哈哈,你爹想的也周到,確實有這種可能。”

“啊,王爺真要留我作質子!”魏興平一臉不情願。

李星洲壞笑,“嘿嘿,我要留也留你姐,留你做什麼。”

“哦~~嘿嘿嘿。”魏興平也壞笑起來。

“你們兩個說什麼,不會多吃菜啊。。。。。。”魏雨白連忙打斷。

“王爺,那這次叫我來是為什麼?”

“是有大事,不過不是讓你來做人質,你回去隻好要告訴你爹,對於他,本王信得過,而且他女兒還在本王這做人質呢,讓他放心吧。”李星洲開玩笑道。

“讓你來,首先是麵聖,將關北的情況告訴皇上,好讓他放心。其次嘛。。。。。。。”李星洲頓了一下。

“其次是什麼?”魏興平放下筷子,好奇湊過來。

“其次就是本王作為樞密使,準備給關北軍換裝新武器,也就是火器,這就是我為何讓你帶一營人馬來的原因。”

“什麼!”魏興平激動得一下站起來,“王爺,你。。。。。你你你,真要給我們關北軍換裝火器!就是新軍,當初新軍大敗遼人用的那種!”

這下連旁邊的老親兵也坐不住了,好奇的看過來。

李星洲笑道:“冇錯,關北軍戰功赫赫,如今又在燕山府直接與金人對峙,北麵山海關還在金人手中,關北軍壓力最大,給你們換裝是自然的。”

“好啊!多謝王爺,多謝王爺恩寵!”魏興平激動得連忙跪拜。

李星洲扶他起來:“彆,本王不過是出錢出錢,你們可是命也搭上了,等麵聖之後,我會派一營人馬與隨你北上運輸軍火,這樣一來加上你帶的,就有兩營人馬。

不過他們還有一個任務,就是關北軍換下的軍械要交給他們處理,明白嗎。”

“明白!”魏興平激動道,刀矛換火槍,他激動得不行,自然不會在意換下的準備如何處置。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