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709章 方新

content->墮落的日子冇過多久,天天溫軟玉香的奢靡生活也冇幾天。

到十月底,初冬之際,起芳從南方回來,船隊帶來大批軍服,營帳交付新軍。

嚴昆也從北方回來,大量銅鐵礦石運達王府。

隨即在他組織下,王府召開了一次正式的圓桌會議,主要有兩個重大決定。

其一,以後由關仲主要負責王府造船廠的事,開始接王府外訂單。之所以如此,是因為王府有十八艘大船,還有兩艘將會在十一月中旬下水,之後按照計劃將不再增加。

如此,王府的造船廠就可以空閒出來,那麼多工人要吃飯,投資許多白花花銀子才弄出來的造船廠,不能閒置。

好在王府大船名聲在外,橫穿東海,擊敗遼國,加之經常往返南北水道,其效能之優越,所有人都看在眼裡,還有些商家出大價錢仿造過,結果自然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因為。

早就有商家曾向王府提出想要買船,特彆是明州一帶經常從海上進行貿易的商家。

隻不過當時王府造船廠的產能隻能滿足王府需求。

可如今不同了,王府大船已經足夠,可以開始讓王府接其他商家的單了,當然,這些單前後也是有考慮的。

首先就是接海運商家的單,比如明州一帶的商家,他們大多跨海貿易,主要與日本,交趾等地,從海上貿易,他甚至聽說一些遠的,能順海到更加南方的印度半島,甚至到波斯灣一帶。

而且海上商路還是經常性的,有些商家做的就是和波斯灣周邊國家做生意的,也被稱為海上絲綢之路。

他們非常需要王府定南級大船這樣的船隻來應對波濤洶湧的大海,而且因為往返一趟十分艱難,時間長,成本高,一次載的貨物越多,就越賺,他們也急需王府這樣的大船。

李星洲也冇吝嗇,準備為他們提供,隻要他們給錢,王府的造船廠就能為他們造。

這是第一個大決定。

第二個決定就是把嚴崑調回來負責王府的酒樓生意,還有情報收集,讓方新頂替嚴昆的工作,帶船隊北方,負責北方生意。

因為嚴昆年紀也大了,嚴毢的去世給李星洲提了個醒,嚴昆年紀也大了,不能再奔波,否則身體扛不住。

不過微妙的是,表決時大家都表示讚同,隻有方新自己反對。

所有人一臉不解的看向他,他無奈也舉起手,表示讚同。

散會之後,李星洲纔出大堂,就遇到方新。

初冬空氣中瀰漫寒意,方新見他後欲言又止。

李星洲不說,心裡也猜了個大略,方新是嚴昆“撿回來”的,雖不知他出身來曆,但卻出乎他意料的有能力,有腦子,不得不說,嚴昆看人真有一套。

“邊走邊說吧。”李星洲說著,往小院的方向走去,方新跟上來,“疑惑本王為何重用你這樣一個陌生人。”

方新愣了一下,大概冇想他會直言不諱,說得如此公開明白,這畢竟是尷尬的事。

“不錯。”他老實迴應。

李星洲一笑,“這樣的疑惑你不是第一次有了。”

“不錯,在下一屆草民,未有遠民,無人知曉,王爺為毫無顧忌的何委以重任。。。。。。。。”

李星洲看了他一眼,隨意笑道:“我對你也並非一無所知。”

“王爺。。。。。。知道在下來曆。”方新驚訝,李星洲看到他眼神中隱憂。

“你以前是太子的人吧。”

方新呆住了,“王爺,原來什麼都知道麼。”

“哈哈,冇你想的那麼神,不過太子離世的時,因其起兵造反,皇家也好,朝臣也罷,乃至民間都無人為他祭祀,我卻在聽雨樓後院見人設壇祭祀,那自然隻可能是你這個主管了。”

“請王爺恕罪。。。。。。”

“恕什麼罪,太子也是可憐人,身前風光,結果人走茶涼,連香火也冇有,你觀念舊恩,祭祀他是對的。”

方新有些不可思議,“可太子是王爺。。。。。。”

“是我的政敵,不錯。”李星洲歎口氣:“殺他的也是我,他可能不用死,我逼死他的。”他拍拍方新的肩膀,“本王不得不為此,你理解嗎。”

“理解,王爺若不如此,府中老小,軍中親信,無一能全身而退。”方新道。

“你明白就好啊,跟你這樣的聰明人說話就是舒服,一點就通,所以我不怪你祭祀太子,也不管你以前來路,我說的的是現在。”李星洲認真的說:“方先生,你為我王府做的事,就足以令我不問你來曆。英雄不問出處的俗話是假,王府離不開你是真,這麼說你感覺安全嗎。”

方新停下腳步,愣愣看著他,許久才歎氣,“王爺,在下一身自詡聰明絕頂,算無遺策,看誰都能懂五分,唯獨王爺,在下實在不懂。”

李星洲豪邁一笑,“彆管懂不懂,說說你自己,想不想留在王府,如果你留下,就接替嚴昆,北方的生意,船隊,我全交給你。如果你不想留,也可以走,本王送你盤纏,保你平安出京。

但有一點你要記住了,人生幾何,時日無多,你是儒生,儒說入世,先生不想虛度光陰吧。”

方新沉默了,眼神中似有不甘,最終拱拱手:“在下留下。”

“那就好。”

說完,方新匆匆離去了,李星洲冇有多問,方新應該是以前太子的謀主,或者門客之類的人物,後被掃地出門,落魄之際被嚴昆搭救。

正如他所言,他不管方新過去,全然是因為他的能力和智慧。

至於往後,李星洲也完全放心,方新此人屬於那種對自己的能力自信,也非常傲氣之人,正因如此,隻有他自己答應留下,無論情願與否,定會儘力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

話說開後,他終於放心很多,以前他害怕留不住方新這人,回到小院後,詩語看了的眼神去不太對,好像他乾了什麼壞事似的。

他一臉冤枉,壞笑走過去,“嘿嘿,怎麼了,我又乾什麼事惹夫人不高興了,要不要晚上好好補償夫人。”

詩語臉色微紅,輕輕推開他,有些冇好氣的說,“走開。。。。。是,是起芳,她說要找你,讓你晚上去聽雨樓赴宴。”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