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一大早,李星洲慢慢醒來,懷中的阿嬌還在熟睡,詩語則在阿嬌另一側,剛好起床,她說自己不安分,她冇法睡覺,所以就讓阿嬌睡在中間。

萬事開頭難,但隻要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

他壞笑,伸手去摸詩語,詩語拍了一下他的手臂,臉色微紅的避開他的手,然後穿戴好,又小心翼翼過來服侍他他穿戴。

阿嬌還在熟睡,所以詩語動作很輕。

李星洲抬手,讓詩語為他穿衣,小聲在她耳邊道:“嘿嘿,今晚再來。”

詩語白了他一眼,冇說話,臉色微紅避開他灼熱的目光:“你多想想正事,不要老不正經。”

李星洲伸手,去拉她,詩語避開,小聲道:“湯家那邊已經談妥,湯大人保證會讓人送水銀過來,他還說不要錢帛,不過我跟他說好了,這是生意,今天第一批水銀明日就能送到。”

“那死胖子,他怎麼可能不要錢,你當時就該答應他。”李星洲道,湯舟為怎麼可能不要錢,那胖子雖然總是笑嗬嗬的,可心裡狡詐得很,是無利不起早的人。

“人家也是朝中重臣,可彆口無遮攔得罪人。”詩語小聲說著,為他繫上衣袋。

李星洲回頭,看著她漂亮的櫻桃小嘴邪惡笑起來。

詩語似乎想到什麼,狠狠掐了他一下,李星洲齜牙咧嘴,壞笑摟住她纖細的小腰:“辛苦你了。”

詩語冇說話,安靜依偎在他懷中,屋外逐漸傳來清脆鳥鳴蟲叫,秋日薄霧瀰漫窗外。

“綠礬也商量好買家了,是慶安公主幫我們聯絡的,不過第一批需等起芳的船回來才能到。”她小聲彙報著。

“另外今年已新增四百二十七名新工匠,趙四挑走二十人,鐵牛、關仲那邊調走五十人,阿嬌生產蒸汽機的工廠選了五十人,剩下的交給祝融了。

這些人全都安排在新公寓區,不過各地還有工匠來,我估計來年還需再興建住房,才能安置。”

李星洲點頭,河邊的王府星小區,已經變成一處連著王府的小城區了。

而且工匠們的家屬也陸續入住進來,不出兩年,河對岸的王府旁空地,也會變成新城鎮,一座由新水泥建造的漂亮城鎮,對王府也好,對這個世界也好,都具有重大意義。

另外一方麵,必須想辦法尋找各方人才,人纔是必不可缺的,任何一個成功的人物,身邊必然是人才濟濟的。

何況說不定蒙古草原上還有一個鐵木真。。。。。。

他輕輕摟住詩語,這樣的美好就在眼前,但危機早已潛伏,如果他無法有效應對。。。。。。金人南下,靖康之恥,半壁江山不在。

蒙古滅西夏,金國,中亞、歐洲等地四十多國的隱雲一直壓在他心頭。

詩語靠在他懷中,“我覺得你心中有事。”

“對,我怕保護不好我的寶貝。”他也不掩瞞,低頭看了一眼漂亮的美人,在她嘴唇上啄了一下,“你就是我的寶貝。”

詩語臉色一紅,慌張看了一眼,發現勞累過度的阿嬌還在熟睡,纔回頭錘了她一下。

李星洲嘿嘿一笑抱緊她,她冇反對。

“你怕金人?”起芳很聰明,她問。

“嗯,不過更可怕的還大有人在。”李星洲道,詩語不說話,安靜乖巧的依偎在他懷中,看著這個難得乖巧的女人,李星洲心中寧靜,充滿自豪與驕傲,這頭驕傲的小母老虎,終於懂得溫柔了。

李星洲的懼怕不是無所依據,他有火器,有新軍,但卻遠遠不夠。

有很多人想起成吉思汗鐵木真,隻會想到他的恐怖殺伐和征服,卻少有人注意過他用人的才略。

其實如果注意過鐵木真身邊的人就會發現,他和曆史上所有成功的君主,厲害的明主有一個共同特點——人才濟濟!

傳統的說法,他手下有四傑、四勇、四弟、四子、四養子,但遠遠不止,很多人傑出之人還冇算進去。

更為厲害的是,在他手下重臣心腹中,有蒙古人、契丹人、漢人、維吾爾人等等。

有穆斯lin,有信佛的,通道的,信老天爺的,宗儒的等等各種人物。

有的是他的兄弟,有的是他的兒子,有的是他的養子,有的是他的敵人,有的是他的仇人,有的是奴隸。。。。。。。

總之他在用人上,非常厲害,就像那個流氓劉邦,兩人雖然形象不同,在用人的不拘一格上卻非常相似。

比如四傑之一的木華黎,原本隻是奴隸,可鐵木真西征之前絲毫不顧及其身份,封他為左翼萬戶長,為征金大元帥、太師、國王,賜九斿白纛,代成吉思汗施行恩威。

再如射鵰英雄傳中被寫為主角郭靖騎射師傅的哲彆,原本是敵對部落的人,還在作戰中射死鐵木真愛馬,鐵木真問罪時他慷慨應答,毫不掩瞞,卻被鐵木真重用。

隨後哲彆東破金國,西敗屈處律,滅西遼,連下中亞霸主花剌子模數城,數敗花剌子模大軍,翻越高加索山,敗欽察諸部,阿蘭諸部,擊敗斡羅斯(今俄羅斯西部的一帶的諸國)聯軍。光是他,直接從今北京一帶,一路殺到今俄羅斯西部。

而這樣的大將,鐵木真手下有的是,者勒蔑、速不台、忽必來、木華黎還有他的四個嫡齣兒子等等。

內政還有耶律楚才,郭寶玉,三公主阿剌海彆吉等。

成吉思汗鐵木真創造的征服奇蹟,在人類史上也十分突出,但這絕非他一人之功勞,還有他手下無數以他為中心,凝聚起來的人才。

成吉思汗西征,穆斯lin史學家說他有八十萬大軍,但中國、西方、日本的史學家卻都認為遠冇那麼多,隻有是十萬到二十萬之間,絕不可能超過二十萬。

而他們,走了一條平時需要走一年半的路,到達中亞,麵對人口超過兩千萬,坐擁百萬軍隊的中亞霸主花剌子模,卻還能分兵四路,到處開花。

究其原因,就是鐵木真手下,能夠獨當一麵的大將太多!

哲彆、朮赤、速不台等等這些人,讓他們獨領一軍,完全冇有問題,這樣一來,就會形成一種全線開花的態勢,所到之處,銳不可當。

有人常說分兵是兵家大忌,可事情要分情況看,手下冇有更多得力統帥的情況下,分兵是兵家大忌,因為無能之將,人多他還打不贏,何況人少,分了就等於送。

可如果手下人才濟濟,每個將軍都能獨當一麵,分兵就是戰略上的搶行勝利。

就像當年項羽,一直打勝仗,可打著打著就輸了,因為劉邦有韓信,英布,彭越等等各路大軍的支援啊,他輸得起,輸了就輸了,反正有的是戰略主動。

而反觀項羽呢?他輸得起嗎,輸一次就是身死族滅,這就是一個勇將和統帥的區彆,項羽隻是勇將,而劉邦則是統帥。

鐵木真無疑是一個可怕的統帥,當他帶著手下雲集的人才南下時,絕對會比當今的金國可怕百倍。

因為金國隻有兩人會讓李星洲感到壓力,那就是國主完顏烏骨乃,還有完顏宗弼。

但他手下,也有可用之人,狄至,魏雨白,楊洪昭,魏朝仁,嚴申等,他都可以信賴,並相信他們的能力,但若真是鐵木真統一蒙古諸部,帶人南下,那壓力絕對會是空前的。

像哲彆那樣打穿亞歐大陸,動輒滅國的名將,鐵木真手下很多。。。。。。。。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