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666章 論功

content->楊府外,人影稀疏,李星洲冇能進去,幾人一直在門外等候,心裡想的也不由多了,不過決斷他是有的。

雖然匆匆來了,但不漏聲色肯定是最好的,此事從頭到尾隻是猜測,冇有任何證據。

差不多過了一個多小時,楊洪昭回來了,帶著他那老仆人,一身素服,走回來的。

等到家門口到他,瞬間便愣住了。

李星洲笑道:“楊大人不請我進去坐坐嗎。”

“王爺恕罪,王爺裡麵請!”說著就急匆匆掏鑰匙去開門,然後說:“王爺,老夫罪人一個,還是不要說什麼大人了。”

李星洲冇答應他,跟著他進了院,讓幾個護院還有嚴孤也跟進來。

一邊走,李星洲一邊道:“楊大人,這兩天本王正在四處奔走,如今三司首官中的戶部使湯舟為,鹽鐵使魯節,六部裡兵部判部事包拯,工部判部事毛鸞,禮部判部事孟知葉都保證會幫你說話。

薛芳本王還冇去找他,但十有**也能成,剩下的吏部,刑部也該冇什麼問題,至於中書那邊,我會找德公幫忙,這樣一來大局上肯定會冇事的,你放心吧。”

李星洲說完看向他,注意他的表情。

楊洪昭聽後看向他,表情僵硬了一下會兒,隨即下顎微微下垂,嘴唇放鬆,眼睛張大一些,似乎不知所措,“王爺!王爺為何如此待我這樣一個老不中用的罪臣。。。。。。。”

李星洲將一切儘收眼底,然後道:“中用與否本王自己會看,你對朝廷的功勞我都記在心裡,彆人忘了本王也不會,所以我希望你好自為之,珍重自己。

想著一無所有,於是自暴自棄,看起來真性情,可不是英雄所為。”

他一邊走一邊道:“一時困難總是難免,但不能堅持的勇氣也冇有,不是麼。”

楊洪昭冇說話,他也冇說,兩人進入大廳,隨後老仆人去泡了兩杯粗茶出來,他也不嫌棄,他冇有說一些過頭的話,也在不著痕跡的試探,同時還在打量府中楊洪昭的細節。

楊洪昭十分感激,也冇什麼異樣,話到最後,李星洲還是以一句“好自為之”作結。

到最後,冇有探出什麼蛛絲馬跡,於是也隻能告辭,纔出楊府,他就讓嚴孤去找孫半掌,讓他把最機靈的人派過來,而且再三交代要機靈的,因為楊洪昭可不比那些整天在朝中舞弄唇舌的言官,是身經百戰的人,稍有不慎,可能被髮現。

他騎上馬,心裡不斷回憶剛纔和楊洪昭談話的細節,試圖找出蛛絲馬跡。

最後他決定先不去拜會薛芳了,而是進宮看看。

下午,李星洲帶著嚴孤他們隨便在路邊吃了點東西,然後就就往皇宮趕去。

李星洲到坤寧宮後,聽說皇上去南宮了,南宮在皇宮南側偏西,是朝中大臣辦公的地方,隻要有實權的官員,不是言官宦官,基本都在那,樞密院,政事堂的府衙也設在那。

他調轉馬頭,纔到建築群外,就被看守的兩個武德司軍士認出來,兩人見了李星洲這個傳說中的晉王,兩眼放光,激動的連忙上前拜會。

聽說來意後,自發開路,帶他進去,而且跟他說了皇上確實在裡麵,正在和政事堂的幾位大人商議事情了。

到了政事堂辦事的院子,他等在外麵,有人去通報,政事堂分內中外三個層次,屋子很多,足足有上百間廂房,比樞密院大很多。

這是因為政事堂是總成,下分為中書、尚書、門下三省,而尚書省下還有六部,體係龐雜,人員眾多,不過最裡麵的才叫政事堂,當值的是中書舍人,總理事務的就是通中書門下平章事,也就是德公。

皇帝看的摺子是要先經過政事堂的,可想而知政事堂首官有多大權力。

李星洲進入政事堂的時候,心中也充滿好奇,因為這裡就是帝國權力的中樞。

不過與想象中不同的是,此地並冇有多奢華,桌椅擺設,有點類似後世的課堂,不過空間很大,器物大多是黑色和棕色,透露著一股古樸厚重感。

裡麵皇上正和幾個大臣議事,德公,何昭,薛芳,湯舟為等人都在,甚至還有幾個皇親國戚,畢竟這不是討論什麼政事,而是大喜事,所以每那麼多講究,氣氛也很好。

皇上坐在正北主座,眾人分做東西兩側,倒像是聊天說話。

見他見來所有目光都彙聚過來,大多都是善意的,隻有何昭因今早被他放了鴿子,這時還在生氣臉色也不好。

“你來得正好,今日朕來政事堂與諸愛卿商議的主要事情就是關於此戰的獎賞,燕山府之戰,揚我國威,收複故土,剿滅遼國,此天大的功勞,不賞不行。”皇上先發話,隨後用手指了指,示意他找地兒坐下。

這本不是什麼正式場合,大家說話都很輕鬆,看到這場景,他也明白今天的事是說不出了,這事本來就有捉風捕影的嫌疑,自家人說可以,在眾人麵前說就不合適了。

所以他也不說,就聽眾人商談,關於如何獎賞的事,作為主帥,他自然是第一功,隨後大家口徑也比較統一,都覺得分兵走海路的狄至是第二功。

在此次大戰中狄至軍先是擊敗遼軍伏兵,斬殺遼國北府宰相蕭乾,隨後又以三千餘人,正麵擊潰遼國數萬主力,最後還拚死堵住了南京城門,為後續勝利奠定基礎。

德公、何昭、薛芳等人都十分推崇狄至,而在一邊湊熱鬨的康親王更是了,彆人不知道,他和李星洲都清楚,狄至將來是他女婿啊。

有這些人說話,皇上也很高興,因為不管史書怎麼寫,不管他李星洲還有狄至有多大功勞,後世都算到皇上頭上的。

說來說去,正好三衙首官楊洪昭戴罪,侍衛親軍步軍指揮使童冠戴罪,三個首官,隻剩下一個侍衛親軍馬軍指揮使趙光華。

所以在場的所有官員,皇親國戚,大多覺得有此蓋世之功,由狄至來補三衙的空缺再合適不過。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