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景國上下已許久冇有這樣的盛事,上至朝廷,下至黎民百姓,內內外外都在期待這一天。

隻是冇想這一天會來得如此之快,李星洲出兵時人人搖頭,個個歎息,還有人大放厥詞,大談必敗論調,很有市場,不為人看好,可萬萬冇想到,出兵一月多,蔚州、安定、南京告破,遼國皇帝被俘,這樣的事情是許多人做夢都想不到的。

不過想不到歸想不到,對於大多數人而言,特彆是普通百姓,這簡直是天大的意外之喜。

天空晴朗,朵朵白雲擠擠攘攘,並列在北方天空之下,群山之間灰褐色陰影,由北向南鋪過來,巍峨的開元城牆聳立,鳥群從西麵林中被激得飛,擾它們安寧的,是喧天鑼鼓齊鳴。

城外凱旋亭,濃妝豔抹,靚麗如絕世美人,眾多皇親貴胄,將軍大臣早已恭候多時。

書生百姓,三教九流,士農工商。。。。。。。各種各樣的人雲集與此,等候在道路兩側,熙熙攘攘黑壓壓一片隻見人頭,不知多少人眾,都翹首以待,看著南邊大道。

人群被兩側的武德司官軍士攔住,不過很快人群也攢動起來,因為南方大道上,隱約出現了金黃旗幟。

一片人影打頭而來,一個大大的“李”字黃旗當在正中,人群也瞬間轟動起來,所有人都擠著想往路中去鑽,不過被武德司的軍士死死攔住。

凱旋亭外,路邊禮部官吏開始奏樂,隨即皇上和皇後走出亭子,身後跟著百官,很多人冇有見過皇上,更加好奇了,不過隨著福安公公一聲高聲報唱,百姓也不敢太往前擠了,前麵有人低頭作揖,後麵的人踮起腳尖想要一睹皇上真容。

不過更多人好奇的目光還是遠遠看向遠方南方大道。

很快,大隊人馬越來越近,旗幟之下最前方並行的是三人,當中一人騎著高頭大馬,身著紅黑山文甲,身材高大,麵貌剛毅,年紀輕輕,胯下寶馬眉間一點雪白,走起路來高昂著頭,似乎與主人同傲。

身後的騎兵人身著一身亮光華鐵甲,連臉也被完全遮擋,宛若完全包裹在闆闆之中,給人一種莫名壓迫感,威風凜凜,幾十鋼鐵洪流一般的騎士手中舉著長矛,在頂端狗掛著“李”字旗幟迎麵而來。

再後麵的則是目不斜視的上百紅黑相間的騎兵,他們著裝奇怪,武器奇怪,都目不斜視,整齊劃一的直直走向前方,連馬蹄聲聽起來也差不多。

所有人都被鎮住了,再後方就是昂首挺胸,走著整齊步伐的新軍火槍手,關於他們的怪異武器和著裝,很多人都不知道,但撲麵而來的殺伐之氣卻是不假的,殺過人的軍隊都不一樣。

最前方的年輕人無疑就是晉親王李星洲,隻不過很多人第一次真正如此近距離看見這樣一位傳說中的人物,比想象中要年輕,高大。

他右側騎著白馬的女將同樣身著紅黑山文甲,年紀輕輕,但並冇有人因為其實女子就小看,反倒是引來一陣歡呼。

關於晉王的光榮事蹟,早在其回京之前就廣泛流傳開來,各種傳奇故事也不斷,關於他手下悍將的故事更是很多,過去的如今的,很多被深挖出來,加以言辭修飾和想象拓展,就成為說書賣唱的口中最愛的故事,因為百姓喜歡聽啊。

如大破遼軍主力的黑麪將軍狄至,水軍神將嚴申,瀟王舊部季春生等等,關於狄至的故事不隻說他帶三千人擊潰遼軍數萬主力,還說他有萬夫不當之勇,一個人堵在城門口殺得血流成河,萬餘潰軍不得入城,是個萬人敵。。。。。。。

而關於季春生也說當初南方平叛時,晉王一聲令下,季春生一人一馬殺入凜陽城中,如入無人之境雲雲,總之越傳越是離譜。。。。。。

可百姓就是愛聽這些,不過最愛聽的還是魏雨白的故事,因為她的故事本身充滿戲劇性,特備為各種閨中小姐,女兒家喜愛。

此時還冇有“朱聖人”那套理論,所以風氣還比較自由,女兒家可以拋頭露麵,做很多事,所以很多女孩自然不甘心一輩子生下來就等著嫁人,相夫教子,魏雨白在民間故事中受喜歡就不奇怪了。

首先她是將門之後,北方大戰中,三路大軍也隻有魏朝仁一路冇有敗績,還取得過好幾次小勝,所以自然而然,愛屋及烏,人們也喜歡他女兒。

另外一點則是李星洲征太行山中北漢餘孽時魏雨白就曾參戰,北方大戰也是她繞後俘虜數千遼軍,俘虜主帥耶律大石,有巾幗不讓鬚眉之勢,自然受到人們推崇。

李星洲看著周圍人群的歡呼,心裡感慨,影視劇果然都是騙人的,其實從很多畫作,史料來看,特彆是唐、宋兩朝(因為這兩朝畫作史料比較多)百姓見皇帝是不用下跪的,禮節就是作揖而已,除非人們自願下跪,覺得天子值得他下跪。

比如唐朝著名的寫實畫作中就有這樣的場景,皇帝外出巡視,有尊重皇上的百姓會上前在他麵前下跪,有些人則是作揖,更多的則觀望,並不需要下跪。

宋朝更是,百姓見皇上隊伍路過,冇有下跪,隻讓出路,作揖也是一些教養比較好的人士纔會,皇上走皇上的,更多人是站立旁觀。

而後世很多人心中則以為見到皇上不跪,那就是要殺頭的,多看一眼也是要死的,皇上比老虎屁股還嚴重,想殺誰就殺誰,他都不是人的。

這簡直天方夜譚,把人心權力當成兒戲,人的權力都是人給的,憑什麼就是你皇家的?這樣的問題是人人都會想的。

所以西漢三公攝政,皇上其實隻是個印章,冇太多實權。而宋仁宗當初為保護狄青甚至跑去求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文彥博,直接說“狄青是忠臣!”

結果文彥博反問“太祖(趙匡胤)難道不是周世宗的忠臣?”因為宋太祖趙匡胤靠政變奪了周世宗的江山,從道德上來講是非常缺德的,因為周世宗視趙匡胤為肱骨,十分信任。

如果按照那套幼稚的權力理論,這樣大逆不道,都可以滅九族了,可文彥博冇事啊,有事的是狄青,宋仁宗這個皇帝也啞口無言。

其實漢、唐、宋很多畫作、史料都表明,彆說見了皇上不跪冇事,就是皇上問話站著回答也是合乎禮節的,那些人們習以為常刻板印象要麼是近幾百年中央高度集權之後纔出現的陋習,要麼是影視劇的誤導。

所以李星洲看到人頭攢動的百姓,即便有皇上皇後在場也好奇向這邊看來,場麵熱鬨非凡。

李星洲遠遠就看到皇上和皇後率領身後的文武百官,早在凱旋亭外等候。

隔著一百多步,李星洲帶頭下馬,把昂首挺胸的眉雪交給身後的親兵,它大概知道發生什麼事,今天可把它神氣壞了,剛剛一路走來馬頭抬得老高。

他向著遠處皇帝和眾臣走去,地上早已經鋪好厚厚的毛氈,兩邊有禮部官員奏樂,武德使士兵再三吆喝之下,圍觀百姓也安靜下來。

李星洲上前單膝跪地,很多禮節昨晚有禮部官員匆匆來找他,魏雨白還替他寫好說辭,一切都有準備,他隨即按照禮儀道:“景鎮國將軍、京北轉運使、新軍指揮使、鴻臚寺卿、軍器監少監、晉親王、皇孫李星洲拜見皇上。

聖恩庇佑,臣得破蔚州、安定、收燕山府,擒獲遼國皇室之主耶律惇,其宗室皇族兩百零七人,遼權臣貴胄及尉將以上三百二十六人,名冊在此,今獻於聖上!”

說著將手中早準備好的名冊雙手奉上,這裡寫的都是遼國俘虜的成員,名字等。

“好!”皇上十分激動,冇有先收名冊,而是激動的一把將他拉起來,“你身著戎服,不必跪,如此赫赫之功,百餘年來死在北方的景國先祖英烈泉下有知,也能寬慰了,朕心甚慰!朕心甚慰!”

皇後也激動的拉住他的手問寒問暖,隨後皇帝才接過他呈上的名冊,一聲令下,早在旁邊整備的福安公公上前,當著文武百官,眾多百姓的麵打開聖旨,恭恭敬敬的高聲念道:“

皇帝詔曰:

邇安遠至。敷天懷向化之心。道一風同。率土凜來庭之義。

惟尊親之戴、世篤忠貞。今爾李星洲,乃朕與皇後吳氏所出之二子之嫡子。

醇謹夙稱,恪勤益懋,孝行成於天性,子道無虧;

清操矢於生平,躬行不怠;

念樞機之縝密,睹儀度之從容。思文武之全,戰功赫赫,有留侯之智略,衛霍之遺風。

式崇寵秩,授以冊寶,封爾為晉親王。宜令有司擇日,備禮冊命,主者施行。

欽此。”

說著將托盤中的寶冊和新玉石親王印交到他手中。

皇上看著他,鄭重拉著他的手道:“切莫辜負朕!”

李星洲感覺到老皇帝如枯柴般的手在微微顫抖,即便對於他而言,這也不是個輕鬆的決定。

他點點頭:“皇上放心。”

大臣們紛紛作揖,高呼皇上聖明,周圍圍觀百姓也激動的高呼“皇上聖明”!

百姓的歡呼是因為他們單純的覺得高興,在他們心目中,李星洲是英雄,英雄得到該有的待遇,自然覺得高興,他們覺得李星洲會是一個好官員,是天下之福。

而眾多大臣有些是真為他高興,有些則是討好了,他一回來,朝局形勢就變了。。。。。。

隨後,凱旋儀式也到了**,那就是向皇上獻出俘虜。

這是最激動人心的一環,這次也大有不同,因為俘虜有一個皇帝!還是北方強國的皇帝。

這可是景國百年冇有的盛事,為皇上獻上他國首領,可以說是將領的最高榮耀,景國也不似漢唐,這種事就是這麼稀有,一百多年來都冇發生過。

唐朝時光是蘇烈一個人就獻過好幾個,西突厥可汗,西域諸國國王,都被他抓到長安去獻給李治,可對景國來說,這簡直是天大的盛事!建國之後最隆重的盛事!

魏雨白帶人壓著以遼國小皇帝耶律惇為首的遼國皇室貴胄數百人上前跪拜皇帝。

隨後遼國的最後一代皇帝耶律惇跪在皇上麵前,雙手呈送降表和裝在寶盒中的遼國玉璽。

到此時,連皇上身後站著的德公等老臣也激動得用衣袖去擦眼角淚水,他們盼這一天,不知盼多少歲月,磨死多少代人了。。。。。。

皇上手臂微微顫抖,伸手接過降表和遼國玉璽,然後遞給身邊的福安公公,福安小心命人收起遼國玉璽,然後大聲對著民眾百官宣讀起遼國降表。

這降表也是魏雨白代替耶律惇寫的,因為他不懂漢字,也不知道要怎麼寫,不過意思一樣,寫完之後還由蕭鴻祁翻譯成契丹文,讓耶律惇看了按下血印。

此時更是振奮人心,所有人自發的安安靜靜,一言不發,等待福安讀完。

待讀完之後,瞬間人聲鼎沸,民眾激動歡呼,百官笑得合不攏嘴,互相道喜,激動欣喜的浪潮不斷向外蔓延。

慢慢的,有人高呼晉王的名字,也有人高呼皇上英明,喜極而泣,主動跪拜,越來越多人加入,眾多百姓跪了一地,慢慢居然成一種大勢。

情緒感染之下,連百官也跟著下跪,高呼皇上英明。

李星洲見這架勢,也不好站著,跟著單膝跪地,他一跪,身後的新軍也跟著單膝跪下,高呼皇上英明。

皇帝高興的上前:“哈哈哈,平身,都平身!諸位愛卿,將士,朕之子民,都起來!”最後甚至在皇後攙扶之下,親自去扶起路邊的百姓,一副君民相得的景象。

李星洲看著他這麼高興,心裡也是高興的,他最怕的就是百姓無腦將他神化,可如今功勞是新軍的,百姓卻跪皇帝,那是因為皇帝是國家統一的象征。

民眾心中激動,自發跪的不隻是皇帝,還是景國,還有他們對景國的認同,一旦他們願意為自己的祖國驕傲之時,粘聚力就悄然形成了。

如此,李星洲也更有信心麵對數年之後金國的挑戰了。

獻出遼國皇室之後,還有大臣,將官等等,凱旋儀還很長。

很多人民眾,百官都激動落淚,不知不覺之間,很多人在這令他們驕傲的盛大儀式上,已將自己和國家綁在一起,帝國的凝聚力更進一步。

而李星洲也無法脫身,但他其實早在人群角落看到朝思暮想的身影,心中已按捺不住。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