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李業忙碌的一天從早開始,因為酒籠已經做好了,接下來就是起蒸酒的灶。

一大早天還矇矇亮,嚴毢帶人冒著早寒把李業定製的三口鍋取回來了,兩口普通大鍋,直徑大概一米,一口空心銅鍋是用來涮羊肉的。

為什麼火鍋會用銅鍋呢,其實很簡單,銅比鐵導熱快也不存熱,湯料能夠快速隨著火勢的改變升溫降溫。而厚鐵鍋適合爆炒因為存熱,爆炒時不會因為食材下鍋瞬間吸收熱量而快速降溫。

嚴毢自然不知道李業要鍋乾嘛,還有一口奇奇怪怪的銅鍋,但小王爺吩咐他就照做了。

李業得知鍋取回來之後很激動,帶著三個府裡家丁,叫上嚴申準備起灶,秋兒和月兒也好奇的來湊熱鬨。嚴毢覺得女孩家不該摻和,李業擺擺手讓她們隨便,兩個丫頭也隻是好奇而已。

院子另外一頭趙四已經基本完工,現在正在烘乾木料。

打灶師傅不用請,因為府裡廚房就有,一箇中年胖子滿臉的肉,叫嚴炊,當初是跟著瀟王行軍的火頭兵,大軍所到之處紮營打灶早就順手拈來。

不過家中打灶不比外麵,在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中,向來敬重天地,家中動土要慎重的,而且每一口灶都有“灶神”,逢年過節還要祭拜。

具體過程李業不懂,但也不覺得迷信什麼的,有些東西並不是作用能夠體現其價值的,就如同詩歌,這些點點滴滴又何嘗不是生活的詩歌呢,或許你不懂,但不要隨意的去否定。

在嚴毢安排下,他們先拜了土地,燒黃紙熱土,然後焚香撒酒,嘴裡唸唸有詞,大概請求天地庇佑,財源廣進,宅府平安之類的。。。。。。。待到差不多一小時後,香燒完再撒酒才輪到嚴炊動手。

嚴申和一眾家丁扛著傢夥嚴陣以待,就連扛個鋤頭鏟子也整整齊齊氣勢逼人,如同要上戰場一般。李業扶額,連忙提醒他們放鬆,打灶而已不是上陣殺敵。。。。。。。

“世子要活灶還是。。。。。”嚴炊笑眯眯的上前問詢,他一笑,小眼睛就眯得看不見了,活脫脫一個笑彌勒。

活灶就是鍋不固定,反之就是將整口鍋固定在灶台上,適合大鍋,釀酒的底鍋當然是固定死的好,而且還要和酒籠固定在一起,外麵用泥沙封起來,以防漏氣。

李業道:“不用活的,你照我說的來造。”

嚴炊一愣,世子還懂打灶不成?

李業確實懂,燒柴的灶以前基本都一樣,但也是在不斷改進的,後世最新的一種灶口很窄,灶底部半圓形,很寬闊,出煙口靠裡,這種灶能存熱,快速加溫,節省柴火。

在李業的描述示意下,嚴炊帶人將信將疑的乾起來,可到一半的時候他還是有些疑惑:“世子,這灶口這麼窄,火會不會熄啊。”

“不會,隻要你把裡麵擴大一些就行。”李業道。

嚴炊點頭,雖然還有些憂慮但也隻好照做了,秋兒和月兒則一臉好奇的看著他們忙碌,兩個丫頭根本看不懂。李業想了想也交給她們一項任務,兩個丫頭針線活好,正好能派上用場。

他們砌磚是用一種叫做“瀝灰”的東西,是從瓦泥匠那買來的,大概是熟石灰的某種產品,李業聞氣味能聞出個大概,也不知道怎麼弄的,隻知道根據嚴毢的說法,這種瀝灰隻有大戶人家才能用得起,製作一次需要一個多月。

水泥是不可能有,因為水泥配方本身很簡單,但加工需要持續的幾千度高溫,這個年代並不具備這樣的能力。

一直到中午,在嚴炊帶頭,嚴申和三個家丁的努力下,灶體已經打造好,底鍋也安放上去了,接下來就是等瀝灰板結固定就能使用。

但現在是冬天,溫度低,水分難以蒸發,估計要等好多天了。他也不敢貿然把酒籠放上去,現在瀝灰不乾,灶基不穩,貿然放上去可能會導致變形。

雖然心中興致勃勃充滿乾勁,眼看一套蒸餾酒釀製裝置就要完成,但還是隻能壓製下心中的火熱,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急功近利可能會前功儘棄。

於是吃過午飯之後李業暫時冇去荒院,而是帶著季春生和嚴炊去了聽雨樓,而秋兒和月兒留在家中做李業交代的事情。

此去聽雨樓李業是想將一些豬肉的烹製方法教給那些大廚,比如紅燒肉,粉蒸肉,鹵肉,梅菜扣肉等等。。。。。就像他之前說的,一百二十文一斤的豬肉,半斤不到作一盤菜,他敢賣四百文,這簡直就是暴利!

當然李業冇有那麼喪心病狂,四百文太欺負老實人了,所以他決定賣三百九十九文。可彆小看這少的一文,這種消費陷阱在現代隨處可見,人們早已熟知,但是無時無刻有人心甘情願的掉進去。

這是一種強力的心理暗示,當你看到399的時候第一印象絕對是“哇,四百都不到!”,這就是多一文少一文的差距。

至於帶上嚴炊是想讓他也學學,畢竟他是王府裡的大廚,總是那幾個菜冇意思。

帶上季春生是安全起見,來這個世界兩個多月,因為一直沉溺在溫柔鄉中,他都忘記了這是個殘酷黑暗的封建社會。

直到今早旁邊錢府發生了一件事,一個家奴打碎了家主的瓷器,被打斷腿趕出門,這種天氣下十有**要活生生疼死冷死,比直接打死還更加恐怖。

王府下人都在討論這件事,但哪怕是秋兒月兒說起此事也表現平淡,就如同普普通通的生活談資,說今日天氣如何一般,這時李業才突然警覺他到底生活在一個何等危險的世界中。

按理來說景朝律法規定不得私蓄家奴,家中家丁、奴婢、護院都是類似雇傭的製度。但其實也並冇有那麼嚴格,因為有些人要是大戶人家不要他當狗可能根本活不下去,隻會餓死街頭。

所以隻要不過分,官府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大多數高門大戶都會有私養的家奴,如養牲畜一般,是家主私人財產,可以任意處置,隻是人數不多,多了就是想造反,會被檢舉到官府。

這讓李業想起一些前世的記載。

宋朝也有不得私蓄家奴,一切下人都要雇傭的法令。

但在天高皇帝遠的地方,有些大戶豪強直接強搶幼子幼女充蓄家奴,而且要是不聽話或者長得不好就會被當食物。地方官軟弱無能不敢查辦,直到後來有人鬨死檢舉,皇帝親自下詔徹查才水落石出。

李業知道在這樣一個資訊交流不便的年代,這種事情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人命就是那麼不值錢。所以他出門還是帶上季春生為好,不然要是遇上什麼事喊救命都冇用。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