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下午,李業送走德公和阿嬌,臨走前德公還一再囑咐關於詩會的事情,阿嬌也特彆叮囑了幾句,就是生怕他會食言似的,之後兩輛馬車離開了王府。

而關於紅燒肉,德公讚不絕口,還直言下次做的時候再叫他過來,李業隻是笑著答應,做法可不隻紅燒肉這一種,他會慢慢在聽雨樓中加入這些菜色的,這也是一個賺錢之道啊。

更加重要的是聽雨樓裡那麼多讀書人,某種程度上是非常有話語權的,從聽雨樓開始,很有可能將豬肉推廣出去,引起一股浪潮。

正如李業所說,不像後世,現在的養殖戶是在掙紮混沌中的,富貴人家崇尚羊肉,一斤羊肉能買六斤豬肉,但羊比豬難養,而且羊冇豬肉多,那到底該養什麼?

如果想天下人都可能吃上肉,那必是豬更好,可惜這個問題前世也一直到元朝纔有確切答案,而在之前,因為社會風氣,上流奢侈之風影響等等,人們一直認為豬肉鄙賤是下等肉,羊肉纔是上等肉。

李業想不知不覺間改變人們的觀念,如果能做成,絕對是一個大功勞,對全國民眾體質的改善絕對有顯著作用。簡單的來說,一個骨瘦如柴的人在**對抗中無法與天天吃肉的胖子比。

不過另外一個問題也令李業開始不安,那就是要打仗了。

這肯定會是場大戰,皇帝親自接手謀劃的戰爭不可能小。

麵對這種國家意誌,李業是無能為力的,他雖然擅長心理學,能夠通過一些簡單而且不著痕跡的心理暗示影響彆人想法,但這種層麵的決策層他連接觸的機會都冇有。

正如德公安慰他的,他憂心也罷,不憂心也罷,該打仗還是會打,和他冇半毛錢關係,操心冇用,隻能等結果。

夜裡,李業憑藉記憶,將數學課本的基本教程寫下來,從小學到初中,再到高中,他最高也就學過大學時的高等數學,更加高深的他根本不懂,很多也隻是憑記憶大體寫下來。

秋兒一邊給他磨墨,一邊把寫好的手稿一張張小心撿起來存好。月兒卻嘟著小嘴一臉不開心的看著那些稿子,畢竟那是折磨她的萬惡之源啊。

李業看她受氣的小表情覺得可愛,揉了揉她的小腦袋:“彆嘟著嘴,等我寫完接著給你講《笑傲江湖》的故事。”

小丫頭一聽,眼睛一下子亮了,眨巴眨巴閃亮晶晶的:“真的呀!”

“真的丫,你先去端兩個凳子過來,你跟秋兒一人一個,總不能坐著聽吧。”他吩咐道。

月兒麻利的去端矮凳了,李業搖搖頭,接著寫起來,黯淡的燭火輕輕搖曳,身邊傳來秋兒的芬芳,一切都安靜溫馨。多久冇有這種感覺了,溫柔鄉磨去英雄骨一點不假啊。看著文文靜靜,一臉崇拜看著他的秋兒,蹦蹦跳跳拿來凳子的月兒,李業兩世為人第一次感覺自己開始怕死了。。。。。。。

“世子,過兩天你去梅園詩會準備寫詩還是詞呢?”月兒在板凳上坐下,抱著小下巴臉期待的問。

“哈哈哈,我可不是去寫詩的,我是去喝酒的。”李業好笑的道,小丫頭那點小心思他又怎麼會不知呢。

月兒急忙道:“可那是詩會呀!”

“嗯,詩詞那些才子才女自然會寫的,我呀就是去湊湊熱鬨,你們要是想去我把你們也帶上如何。”李業一邊寫一邊道。

月兒急忙搖搖頭:“可世子才學明明比那些才子高多了,寫了才能讓天下人知道世子的厲害,看他們還敢不敢那般說世子。。。。。。”

秋兒也緊張的看著他。

李業對上兩個丫頭期待的眼神,明白她們的心意,放下手中筆,將兩個小丫頭摟過來:“世子有多厲害你們知道不就行了。”

“可外麵的總說不好聽的話。。。。。。”秋兒朱唇輕啟,小聲的在他胸口道。

李業感受著胸口的溫暖道:“那些不用在意,我不在乎的,他們與我毫無瓜葛,就算說一千道一萬又怎能樣,有你們支援理解我就夠了。”

“世子。。。。。。”月兒眼淚汪汪的抬頭看他,李業抬手給小丫頭抹掉眼角的淚水:“為外人評道就落淚可不值得。”

“可他們說得很難聽,每次一出府總聽見有人說。。。。。。”月兒不高興的道。

李星洲風評不好道京都人人皆知,還被說成京都大害,他自己卻冇聽到什麼這一點都不奇怪。畢竟誰敢當著他的麵說什麼,都是背地裡說,但其他人就不會有顧忌了,想必兩個丫頭也經常聽到那些傳言和不好的話吧,護主心切卻又無能為力,所以纔會這麼難過,纔會希望他揚名立萬,讓那些詆譭他的人無話可說。

可她們哪裡知道防人之口如決江河,就算九五至尊的皇帝也會被說,怎麼可能會不說呢。

可憐又可愛的丫頭,李業輕輕安撫她們的脊背,像哄兩隻小貓咪一般:“好了好了,我給你們說故事吧。。。。。。”

第二天,趙四的進度出乎李業預料,午後他已經開始接板了,李業本以為到這步需要兩天的,可能是高額的獎勵讓他的工作效率提高了吧。

他也興致勃勃等在一邊看,酒籠做好之後就可以起灶,鍋他已經讓嚴毢去定製了,明天估計就能取回。至於出酒槽就更簡單,一個木瓢接上打通的乾竹筒就能用。

等到下午,趙四提著一貫錢高興的拜彆時,整個酒籠已經立在院子裡了,高度一米五,直徑一米的空心圓柱體,明天剩下的就是加固,烘乾,然後就能使用。

蒸餾酒啊,李業搓搓手,彷彿離他已經越來越近了。

高度酒的意義可不止是一種飲料,有了高度酒可以用於醫療消毒,可以用作燃料,可以製作香水等等。

特彆是消毒,在這樣的年代稍微嚴重一些的外傷基本都是看命,如果傷口不發炎就能安然無恙,傷口發炎很可能就會引發高燒,繼而喪命。所以戰場上很多傷員最終都活不下來,但有了酒精即時消毒這個風險就會大大下降。

除此之外對發燒的病人也可以物理降溫,因為酒精極易揮發,揮發時吸收熱量,塗抹在高燒病人皮膚表麵是可以保命的。

高度酒隻是一棵粗壯的樹乾,隻要李業想,就能讓它發出眾多強壯的枝。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