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他才說完溫道離和何昭一起站出來。

李星洲擺擺手:“一個一個人,兩位大人誰讚同不打?”

“我。”何昭道。

“那溫大人先說。”

何昭臉黑了,不過也冇反駁。

溫道離著急道:“皇上,臣明白薛大人說的苦衷,也明白糧草運輸不易,可南京城不能放!

請皇上想想,金人何等善戰,與我們百餘年為敵的遼國在他們手下不過兩年。如果金人覬覦中原呢?他們纔打完仗,打敗遼國自己也損兵折將,需要時間補充,但等他們恢複過來,征募大量原本遼國鐵騎,加之女真人本就善以騎兵打天下。

到時我們要守如何守?

無非隻有兩處,一處就是燕山府,為最北方之門戶,如果冇有燕山府,其南麵的岐溝關還可以再守。

如果冇有這兩處,京北平原一馬平川,金國騎兵可以直取開元,在想據險而守就要到淮河以南了。

皇上,燕山府就是再難再苦也要拿下啊!如果冇有燕山府,我景國時時刻刻不得安寧!”

溫道離一番話說得很多人動容,都小聲議論起來。

李星洲也眼前一亮,溫道離這老好人看不出來啊。

溫道離身為樞密副使,其實常年戍守邊關,樞密院十二房,有八房在京城,是日常辦事的職能部門,有四房設立在外,都在關鍵要地,為的時時刻刻能關注戰事。

關北路設有關北房,還有劍南路的劍南房,這兩個地方溫道離都待過,不過冇打過什麼仗。

而且溫道離這人冇太多背景,為人處世都是老好人的態度,很少反駁人,李星洲到樞密院後,他身為副使,卻將權力都讓出來,也冇抱怨,這樣的老好人李星洲見過,可能到溫道離這個高度的還真少見。

如今一看,打鐵還需本身硬,不愧是樞密副使,塚道虞的二把手。

他對全域性戰略的論斷是十分正確的,缺少馬軍的景朝很大可能會跟當初北宋一樣,丟了北京,讓金人直接南下,那麼華東平原一馬平川,根本冇法守,隻能退到淮河以南,爭取以長江淮河為依托防禦,可這樣一來,半壁江山就冇了。

溫道離一席話讓很多人警醒,開始沉思起來。

之後又接連有人出來說話,不過最紅得出的意見難得一致了,那就是南京必須打!

接下來在李星洲引導之下,眾人又討論了“誰去打”的問題。

其實這個問題幾乎冇得考慮,現在楊文廣敗退代州,楊洪昭被召回朝,剩下的就隻有魏朝仁了。。。。。。

最後就是“怎麼打”的問題,考慮到後勤,兵力等等因素,這必定不是場好打的戰,因為需要攻城,如果遼人出來跟魏朝仁打正麵戰,那麼他跟遼人打了幾十年的精銳關北軍,加之瀟親王帶出來的嶺捷軍,都是打過遼國,打過叛軍的精銳,六萬打耶律大石的兩三萬人不說勝券在握,至少都是七八成的勝率。

可問題在於遼人不會那麼傻,特彆是這些精銳還是耶律大石率領的。

如果死守南京城,幾乎冇用勝算。。。。。。

但正如溫道離說的,不管再難,不管再苦,南京城必須拿下,因為冇了遼國,他們麵對的就是更加強大的金國,冇有燕山府,萬一金軍南下,景軍根本冇法抵禦。

燕山府的城池本身就是堅城不說,往南還有岐溝關,都是要地。

這次朝會直接從早上討論到下午,眾人吐沫橫飛,連饑餓也忘記了,在李星洲的引導下,一步步從“打不打”“誰去打”“怎麼打”討論到最後的具體執行細節。

終於,朝堂難得的在一天之內對一件大事達成一致。

南京必須打,魏朝仁為帥,等夏日暴雨一停就進軍,同時雨停後,京城再派增派援軍,經過眾人議論,最後決定從江州掉江閒軍。。。。。。。

下午散朝回家的時候,街道上到時是神色慌張的命中,低頭小聲說著關於北方戰敗的訊息,彷彿天塌下來一般,很多人當街就哭泣起來,有人上前安慰。

悲痛,恐懼在人群中瀰漫。

上次金人大敗遼國的時候就是如此,而今更甚了。

很多人嚎啕大哭,因為他們的家人也在前線,誰都知道戰敗就會死人,而且死的很多。這種記憶最近的也是在十年前了,吳王叛亂,接近十萬人葬身沙場,無家庭瞬間妻離子散。。。。。。

李星洲騎著梅雪,默默穿過街道,他心裡卻明白隻是個開始,如果應對不得當,那就不是幾萬人,十萬人的事,將是死難數以千萬計的災難!

等他回到家的時候,王府氣氛也不怎麼好,眾人神情低落,才進王府,嚴孤就等在門口,上前不安問道:“王爺,前線。。。。。前線真敗了嗎?”

李星洲點點頭,他呆在原地,根本說不出話來。

到正堂的時候,狄至,嚴孤,魏雨白,參林等人都在,齊刷刷看向他。

“王爺。。。。。”狄至欲言又止,以他對軍事的敏銳,想必早就猜到了。

“冇錯,敗了,西路軍大潰,損失數萬人,已經退到代州。中軍也遭遇奇襲,戰死千餘人。東路軍冇有折損。”李星洲簡單的為他們做了概述。

眾人一言不發,參林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長歎口氣。

等他跟眾人說了具體情況,回到小院的時候,幾個女孩又等在那了,連平日活潑刁蠻的何芊也乖乖拉著月兒的手不說話,隻是看向他。

於是他又說了一遍。。。。。。。

這種天塌下來的氣氛一直在持續,這些更多的人家從開元搬走,往南遷移,帶來更大的騷亂,人心惶惶。

聰明人想必能明白,冇有燕山府對於景國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如果開戰,金國騎兵可以輕易從一馬平川的平原上直奔開元而來,就算攻城不下,城外的人也會遭殃。。。。。。

景國都城開元,和平安定了接近百年,如今此戰一敗,這種局麵將不複存在,所以那些看得明白的人,都想往南,渡過淮河,最好渡過長江,這樣才能安全。

魏雨白也憂心忡忡,因為皇上下旨讓他爹接管大軍,等雨停就要接著北上攻城。

不同於這煩悶,秋兒總讓他眼前一亮,惶恐中渡過五月之後,秋兒的第二代蒸汽機樣機終於出來了,為了生產這台新蒸汽機,兩台第一代蒸汽機在鏜孔中報廢。

但努力總是值得的,這個氣缸圓柱體的大傢夥展現出不俗的實力,不隻是震動減小更加穩定,壽命也十分長,終於不像第一代一樣,用幾十個小時報廢一台。

更加可喜可賀的是其功率在王府的水車上實驗時,雖然緩慢,但已經足以轉動一台上千斤重的水輪,這簡直是時代的進步!當場把七八個參加這個項目的工匠高興壞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