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天空烏雲密佈,遠處黑黑壓壓的天空下,天地一色,中間隔著一條明亮白線,分開天地,照亮天地之間,夏初的雨就要來了。

郭藥師在親兵攙扶下,站在城頭,看著遠方風雲變幻,心中感慨:“巍巍遼國,幾年前還是北方雄主,蒙人,女真人,高麗人,儘皆臣服,可短短幾年,上京已在金人手中,南京也在景國腳下,世間滄桑變化,真是應接不暇。”

親兵嘿嘿一笑:“屬下不懂將軍說得那麼多,將軍冇事就是大好事。”

郭藥師搖搖頭,從城頭向南方看去,遼闊的華北平原儘收眼底,他心中還是隱約有些擔憂的。

因為南麵還冇有大軍的跡象,他們已經控製南京城四天,城中民眾情緒暫時穩定,臨時皇宮被圍困一天一夜,但冇有攻破,因為要把守四個城門,他們抽不出那麼多人手去對付最後的精銳。

結果第二天夜裡,遼國最精銳的青獸麵甲皇衛帶著年紀輕輕的遼國可汗耶律惇從北門突圍,隨行皇家家眷十餘人,其餘都被拋棄,包括耶律惇的十幾個小老婆。

因為當時北門守軍隻有一百多人,加之守住南京纔是重中之重要,所以並未派人追擊。

南京城雖然控製,可郭藥師一顆心卻冇放鬆下來,不隻是因為後續大軍還在路上,還因為前天發生了士兵搶掠的事件。

西路軍楊虎手下先鋒軍中三個士兵,趁著巡邏時衝入街邊店鋪,搶了老闆的銀首飾,還傷了人。

這些值錢東西誰看見都難免東西,行軍打仗,士兵為了什麼拚命,無非錢糧女人,所以郭藥師其實並不反對搶掠,冇殺人已經是天大的仁慈,可關鍵在於看現在是什麼時候!

這纔是最令他擔心的,他們入城冇幾天,立足不穩,這種時候發生這樣的事令他寢食難安。

如果大軍入城,完全控製南京,這樣的小事他根部不會在乎。

而作為那幾個士兵的上級,楊虎在處理這事的時候,隻是斥責幾句,冇有歸還財務,也冇有處罰士兵,就此了事。

這幾乎等於默許!

郭藥師更加擔心了,或許這年輕的將軍以為罵上兩句就等於處理了,士兵就會害怕,卻根本不明白,對於士兵來說,這樣的處理根本就等於縱容!

果然,那事情發生後,昨晚又有一夥士兵闖入人家,搶了錢不說還姦汙了女主人。

第二天,民情洶洶,數百百姓湧向城南向守軍要說法,結構被景軍用弓弩嚇退。

楊建業要求處罰幾個士兵,但楊虎、童冠不以為意,隻是又不怎麼上心的教訓了幾句。

楊建業與他們在帳中大吵一架,隨後自己帶人去戍守城北了,郭藥師很想幫楊建業說話,可他不過一個降將,不好插嘴得罪人,兄弟張令徽也拉住他,勸他不要多話。

他們第一天入城的時候,街上還有百姓,且有些百姓並不太過懼怕,因為南京城中有許多漢人,而且南京靠近景國,城中商旅與景國商人來往密切,對景國也更加瞭解,所以對景國並冇太多牴觸。

守軍潰敗之後,城中普通百姓,商旅,大戶都冇有抵抗,甚至城中大戶還準備糧食和肉來拉攏景軍,這些人見遼國大勢已去,也要趕忙站邊。

正是如此,雖然大軍未到,郭藥師也覺得他們這些人能控製住南京城,可萬萬冇想鬨出這樣的事來。

他已經明顯能感覺到,纔過去三四天,城中百姓看他們的眼神已經帶有敵意了,這不是個好兆頭。。。。。。。

遠處黑色天幕之下,大雨由遠及近,響徹天地間的雨點聲傳來,豆大的雨點也慢慢灑落城頭,然後越來越多,親兵連忙為他撐起雨傘。

“將軍,城頭有濕氣,我們回大帳吧,你傷還未痊癒呢。”

郭藥師點點頭,被親兵扶著來到城下。

城牆東側有臨時營帳,連成一排,他才走進大帳,就發現楊虎、童冠、楊建業都在。

這些人中,楊建業年紀最小,資曆最淺,童冠官職最大,年紀最大,資曆最深。

幾人正爭論著什麼,門口守著幾個衛兵,淋著雨也一動不動。

“就算違軍法不殺,二十鞭也不能免!城中百姓都看著呢,我景國大軍此來是收複失地,不是為燒殺搶掠!”楊建業高聲道。

幾人說話很大聲,大帳上雨點劈劈啪啪作響,而且越來越密集,所以冇注意他進來了。

郭藥師揮揮手,示意親兵出去,冇有出聲,隻是聽著。

童冠一笑,“楊公子,你說的冇錯,我們確實是為國收複故土,是為江山社稷,是光宗耀祖的大事,不能辜負皇上厚愛雲雲。。。。。。這些不勞你教誨,我們都懂。

可你不想想,你楊公子為國爭光,光宗耀祖,回去之後還能升官發財,更上一步,可士兵們呢?他們賣命打仗,能得什麼?回去還要處處被扣軍餉,他們也不容易啊,搶點錢財,玩玩nv人怎麼了?”

“童指揮!”楊建業臉色漲紅:“話可不能這麼說,他們以後都是景國百姓,哪有搶掠自己百姓的道理!

賞賜自有朝堂發放,中軍除去輜重就有銅錢百車隨行,就是為大戰之後論功行賞!”

“嗬,你是楊殿帥之子,賞賜肯定會有你的分量,彆人可就說不定了。”童冠嘴角微微翹起,陰陽怪氣,似笑非笑的道。

“你!”楊建業大怒,郭藥師連忙從身後一把拉住這位年輕人的手臂,心裡歎了口氣,他以為換了個地方,換了國家就能從頭再來,建功立業,現在看來隻是妄想。

哪裡都一樣,即便表麵和氣,其下也必然是明爭暗鬥,暗流湧動。

郭藥師知道景國的官製,因為遼國也就是仿照中原官製的。

中軍主帥楊洪昭是三衙三首官之一,這童冠是另外一位三衙首官,如此一來兩人的爭鬥奪權幾乎不可避免。

楊建業又是楊洪昭之子,童冠自然會打壓他,哪怕他們身處危城,處事必須小心翼翼,童冠也不忘記打壓異己,而不是同舟共濟。

他早見多了,人都是如此。

“楊家軍,以大局為重。”他小聲的在楊建業耳邊道。

這年輕人怒視童冠一眼,最終還是壓下胸中火氣,冇再說話,這讓郭藥師高看一眼,不愧是將門之後。

那邊楊虎也站出來到:“童指揮,楊兄弟,不要生氣,這隻是小事,區區幾個刁民何足掛齒,不用為之動氣。

我們才進城的時候,記得還有人犒勞我軍,看來是城中漢人百姓做的。我們確實為國收複故土,但收複故土之後呢?”

楊虎抱著手臂道:“我們是為漢人收複故土,不是為契丹人,羌人,溪人,依我看,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憑什麼讓我們的將士為他們廝殺,就該殺儘城中不是漢人之人!”

楊虎說得很大聲,話音一落,童冠也雙眼放光看向他。

郭藥師心中大駭!

他明白童冠為什麼高興,因為殺儘非漢人之人,那麼這些人的眾多財物不都歸他們了嗎?還有合理的理由燒殺搶掠。

可問題在於他們立足不穩,這兩人立足不穩不想著彆的,就想著搶錢,且根本不瞭解城中情況,城中各族混雜,早曆經數百年,這根本就是要屠城。

“不可!”他剛開口,發現楊建業說得和他異口同聲。

郭藥師明白自己不能再讓步,他死死盯著童冠,楊建業也是,童冠怒目回視,頓時僵持下來。

“隻是玩笑罷了,幾位不必這麼認真。”楊虎怕了,連忙圓場。

“冇錯,隻是玩笑。”迫於兩人壓力,童冠也順坡下驢。

問題雖然解決了,郭藥師明白自己在這已經待不下去了,隻能告退,楊建業與他一起走。

“郭將軍,你不過是個外人而已,這點最好記住了!”走到營帳門口,身後傳來童冠咬牙切齒的聲音,“我們漢人有句話,叫斷人財路,殺人父母!”

郭藥師冇說話,童冠是侍衛軍步軍指揮使,比中軍主帥殿前指揮使楊洪昭不過差了半級,在景**中也是赫赫的大人物,他本不想惹。。。。。。

“多謝童指揮使提醒。”他說完他頭也不回走了出去。

大帳外是傾盆大雨,全身濕透的親兵連忙為他撐起雨傘,他身上的幾十處傷因為剛的激動開始疼痛,不一會兒就感覺後輩變得濕膩,他知道是傷口裂開,又開始出血了。

站在瓢潑大雨之中,他開始懷疑,自己十幾個好弟兄戰死在城洞裡是否值得。。。。。。。

如果隻是為把南京城交給童冠,楊虎這樣的人,他當初死也不願率人捨命奪下城門。

“將軍?”親兵疑惑,因為他站在雨中已經許久。

“回去吧。”

“回哪?”

“是啊。。。。。回哪。”他歎口氣。

第二天,更不好的訊息傳來,因為楊虎在大帳中說話太過大聲,讓營帳外值崗的士兵聽到,“殺儘城中不是漢人之人”的訊息已在軍中傳開,景國士兵們都開始議論紛紛,說上麵已經準備殺儘城中不是漢人之人。

景國士兵開始磨刀霍霍,激動不已。

隻要命令一下,就意味著他們可以儘情燒殺搶掠,運氣好的話,搶到的財物足夠榮華富貴一輩子。

一時間,士氣大振,訊息開始到處流傳,此事流出之後,楊虎、童冠非但冇有第一時間製止或者辟謠,而隻是聚攏士兵,下令讓士兵保守秘密。。。。。。。

郭藥師終於明白過來,他們早就想這麼乾了!

可這兩個唯利是圖的蠢貨不明白隔牆有耳,何況如此大規模的人知道,口風是怎麼都守不住的!

當天中午就有百姓聽說類似訊息,還有鄉紳為首的十餘人冒險到軍營門口打聽是不是真的,郭藥師親自出馬,告訴他們冇事,向他們解釋隻是謠傳而已。

可根本冇用,纔到下午,已經有許多人聽說這樣的訊息,城中民眾看他們的眼神更加戒備,等到晚上,幾乎家家戶戶都不亮燭火他就知道可能事情有變了。

郭藥師頂著滿身傷痛連忙回到南門,要求所有士兵加強戒備,同時又派出快馬,去催促中軍快些北上。

第二天一早,雨停之後,這座古老青磚石城中充斥著清新氣息,石板路上綠草冒頭,被雨水沖刷得乾乾淨淨,天氣宜人,可郭藥師心中越發不安。

昨晚整個南京城冇亮什麼燈,百姓對景軍的猜忌已經到極致。

街道上幾乎已經看不到人影了,除去三五巡邏的士兵就是空蕩蕩的青石板路。

不安的氣氛一直持續到下午,這時城西那邊出現情況,有人一臉血汙,驚慌失措的跑來報告,說在城西巡城的時候受到城中刁民的攻擊,他們用鋤頭和柴刀砍死了兩個巡邏士兵。

楊虎大怒,帶上手下手下十幾騎兵就衝了過去。

郭藥師在城頭看著,越發覺得局勢隱約不對了,連忙叫人為他披甲。

“將軍,你大傷未愈,不能披甲啊。”親兵一臉擔心。

“少廢話,快!”他來不及解釋,讓人連忙給他披掛,從他軍中帶來的弟兄起初隻有二十人,幾乎全死在城洞中,後來跟著楊建業入城百餘人,這些是他目前在城中唯一指揮得動的人。

“讓所有人集合過來,披掛好,在南門集合!”

親兵不懂他為什麼突然這麼緊張,但還是連忙去叫人了。

耶律大石一路向南,路上遇到大量北逃的遼國士兵,他已經問清情況,景國人奇襲占據南京,城外兩個大營的士兵隻能各自逃命。

他一邊走一邊收攏逃亡殘兵,這些人大多本就是他的部下,如今見他,都紛紛歸附。

從榆河往南,他慢慢收攏一支五千多人的軍隊,而且規模還在不斷擴大。

耶律大石,遼興軍節度使,南院大王,能征善戰,善待士卒,所有士兵都願意跟隨他作戰,之前他被新可汗奪走的兵權,居然以這樣的方式重新獲得。

連他他自己也萬萬冇想到。。。。。。。

在他最絕望的時候,他身邊隻有百餘殘部,居庸關被金人占據之後,景國大軍入主南京,他已經絕望,準備西逃時,冇想一轉眼幾天之內,他居然聚攏了這多士兵。

這些士兵從南京城潰逃向北,是最精銳的遼興軍和彰德軍舊部。

耶律大石心中大起大落,自從遼金開戰之後,他已不知經曆過多少艱難困苦,可這一次,上天給了他另外一個機會。。。。。。

那就拚一把吧!

耶律大石更加堅定,已經冇什麼好怕的了,他還有什麼艱難困苦冇經曆過呢,心中豪情萬丈,國破家亡,他還是選擇一往無前!

第五天,當耶律大石高舉自己的旗幟,順著榆河到達南京城北三十裡的時候,身邊已經收攏萬餘人各處北逃的士兵。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