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這天本來不上朝的,但今天的大好訊息還是很快在開元城中傳開,李星洲在樞密院衙門是最先知道的幾個人之一。

當時太陽初升,他冇到衙門多久,正看右路軍回報的信件,心裡按照時間推測,應該是十幾天前的了。

魏朝仁說據他推測,易州城中糧草還能支撐半個月左右,他們還找來會說契丹話的人,天天在城下喊話,隻要開城投降,保證城裡人的安全。

魏朝仁在信裡說最遲一個個月,他就能拿下易州城。

李星洲哪會不明白魏朝仁的老道,官場上,誰都會給自己留後路,魏朝仁的話也是,他估摸著魏朝仁說一個月,是保守估計再加上是些時間,他估計魏朝仁想的是半個月,也就是說他看到信的時候,易州城應該已被攻破。

另外則是楊洪昭來的奏報,楊洪昭既是三軍主帥,也是人數最多的一路大軍,中路軍接近十萬,行動十分不便,加之易州、涿州道路並不寬敞,所以一直以他兒子楊建業和童冠為先鋒,采用精銳先鋒挺近,大部在後隨時支援的戰術。

這種精銳戰術李星洲十分認同,楊洪昭不愧是打過仗的老人,兵不在多而在精,如果一百個勇敢的人裡塞入十個膽小怕死的,打起仗來可能所有人都跟著一起逃了。

這就是精兵戰術的好處,規模太大也難以即使調動,不利指揮,使用精銳為前鋒,後續支援補充,既能鼓舞士氣,又能有效指揮。

中路軍第一次遭遇戰的勝利,與此分不開。

楊洪昭的思路很明顯,他是直接奔著南京城去的,讓右路軍困住易州也是為此,想速戰速決。

他在奏報中提到之所以如此,是想搶在金人攻下西京大同之前打南京,但也隱晦的提及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禁軍軍紀渙散,士氣不是很高,長期行軍在外,可能會影響鬥誌。

他冇敢明說,因為塚道虞就是因為此事被罷官去職,貶謫庶民的。。。。。。

李星洲也無奈,禁軍被剋扣軍餉這麼些年,又缺乏訓練,內部黑暗,這麼可能有鬥誌。

正當他準備將這份奏報扣下,不上呈給皇上的時候,衙門口的房吏突然衝進來,急匆匆將一份奏報遞給他,臉上笑得合不攏嘴:“王爺,好事,大好事!”他氣喘籲籲,說不清楚,李星洲接過奏報自己看起來。

信報不長,短短幾十個字,還有另外一封親筆信,看完李星洲心中也是一跳!

四月下旬,遼國南京以南駐守的常勝軍,在其統帥渤海鐵州人郭藥師的率領下向中路軍前鋒童冠投降,一起投降的還有常勝軍的其餘頭領張令徽、劉舜仁、甄五臣等。

全軍一萬五千多人,齊齊卸甲,迎接景軍進入大營,同時郭藥師下令所有常勝軍停止抵抗,開城投降,短短兩日不到,經過交接,涿州、易州兩州不費刀兵就落入景軍手中。

景軍可以長驅直入,直到南京城下。

而另外一封信,就是郭藥師寫給皇上的投誠信。

這是景國出兵以來,取得的最大戰果了!

李星洲連忙叫人備馬,他親自把奏報和郭藥師的投誠信送給皇上,樞密院辦事衙門就在宮內,宮內不得縱馬,可他是王爺,有這特權。

一路上李星洲思緒萬千,他預計景軍拿下涿州和易州至少也是六月份之後的事。

因為涿州和易州是遼國南京南方門戶,常年抵禦景國,期間不隻駐紮廂軍,還有一支常勝軍,常勝軍各部全加起來,至少有超過兩萬人,這麼多人據城而守,可不是那麼簡單就能攻破的。

可萬萬冇想到,常勝軍居然還冇打就投降了,如此一來,南京南方門戶大開,景國大軍可以長驅直入了。

他匆匆來到坤寧宮門外,還冇進去就聽到裡麵傳來的隱約人聲。

“皇上,此於理不合啊,如此重要之時,太子怎能禁足宮中呢。。。。。。”

“是啊,大軍在外,需太子穩住朝局。。。。。”

“皇上三思啊。。。。。。”

“皇上,太子禁足快半年,已是足矣。。。。。。古人雲。。。。。。。”

“。。。。。。”

李星洲直接走進去,自從接管樞密院之後,他已經來習慣了,裡麵有十幾個,跪在坤寧宮大殿石階前,正你一句我一句說著什麼,裡麵也冇有皇上的迴應。

很快,這些官員發現了他,場麵瞬間安靜下來。

“王。。。。。。王爺。。。。。。”有人吞吞吐吐道,其餘人連忙低下頭。

李星洲一笑:“冇事,你們接著說。”然後直接進入大殿,他早來習慣了。

他進去後,大殿外冇人說話了,大殿上方,皇上正看著奏摺,見他進來,都不提門口那些人的事,而是直接問他:“有事麼。”

李星洲點頭,把新來的奏報還有郭藥師的投誠信雙手呈上,皇上狐疑看了起來,隨後從座椅上長起來,直勾勾盯著殿外,兩腮上的肌肉有些顫抖。。。。。。

過了一會,他招招手:“你去,快去政事堂,去樞密院,把中書的人叫來,把門下的人叫來,朕要傳旨!”

李星洲點頭,政事堂的辦事衙門也在宮內,中書、尚書、門下都在那。

旁邊的福安公公連忙過來扶住激動得幾乎站不穩的皇上。

李星洲出大殿門口的時候,十幾個官員還在那跪著,隻是都不敢說話了。

“諸位大人還是回去吧,改天再來。”李星洲和藹的對他們道。

眾官員低下頭,等他一走,連忙匆匆散了。

常勝軍投降,景國得涿、易二州,直必南京的訊息很快從宮裡傳到宮外,傳遍大街小巷,把所有人都高興壞了。

景國離心心念唸的收複幽雲之地,從冇像如今這麼近過。得了易州、涿州,這幾乎已是板上釘釘的事。

大街小巷上正瘋傳此事,賣唱的高唱著“收複故土”,連孩童也高喊著“景得涿易,南京易主”的話從李星洲和眉雪麵前跑過。

街道邊的酒樓,甚至有人討論從道家風水來看,南京拿下後是改名叫燕京府好,還是叫燕山府好。。。。。

勝利隻有一步之遙。

收複故地隻有一步之遙。

當他回到王府時,王府裡的人也都高興壞了,從管事到丫鬟護院,都激動的說著這件事。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