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四月初,隨著大批往來夏國還有景國的商人出入,大量情報被送上起芳案頭。

經過方新整理篩選,夏國那邊已經陸續來了訊息。

果然,有人發大財暴富了。

據說興慶府一個剃頭匠,從景國商人那裡六十來兩買一件琉璃器,又賣給夏國大商,一下子賺得腰纏萬貫,據說當日就不做剃頭匠,拆了鋪子,在興慶府買了大寨子,置辦丫鬟下人,舒舒服服過日子。

起初夏國人隻是當成一件奇聞異事,大家隻當茶餘飯後的閒談。

但慢慢的,事情發展開始出乎意料。

才過一天,第二天早上又聽說城西有人用一兩從落魄乞討,衣著襤褸的景國商人手中買來的琉璃器,轉手就賣了五千兩!一下子暴富,從大戶人家工人變成大戶。

這下有人臆動了,開始私下打聽起這些事情來,可心底還是不信的。

結果纔到中午又傳出,有人城外小官進城趕集,用五兩銀子從景國商人手中買來的琉璃器送給相國張解,一下升任為權知州事!

這下,人們躁動起來了,結果訊息還在不斷傳出,各種一夜暴富的傳說從興慶府街頭巷尾,三教九流的人身上,不斷傳來。

起初還是有人不信,直到慢慢的見到一兩買,五千兩賣的當事人,人家也當麵大大方方承認了,一時間,整個興慶府徹底躁動起來。

這些事都是真的,一夜暴富,一夜身居上位是真的!

普通百姓到大小官員都躁動起來。

訊息傳播十分迅速,狂熱的影響也十分廣闊,因為興慶府本來就冇多大。

或者說古代城市遠就不是人們想象中的那麼大。

古代城市人口密度遠小於人們想象,超過百萬人口的城市屈指可數,不像現在,隨便二三線城市人口都能幾百萬。

羅馬號稱百萬人口,但如果按照落馬城的麵積換算下來,會發現羅馬人口密度會比現在世界人口密度最大的孟買(印度)還要高五倍!

加上去除羅馬城中各種公共洗場,雕像,除非羅馬人住的都是三十層起步的電梯房,否則根本容納不下那麼多人口。

而在中國古代,清朝之前有百萬人口潛力的是唐朝長安城,長安確實可能容納下百萬人口,因為它十分龐大,如果按照人口密度來算,百萬人口在長安城中的密度,算下來也隻是現在中等(全世界排行)密度水平。

但即便如此,百萬人口的城市在後世看來不算什麼,卻是古時曆朝曆代難得一見的。

興慶府大約十萬戶左右,人口五十萬左右,這樣的地方有什麼風吹草動,奇聞異事,馬上就會人儘皆知。

事情還在越演越烈。。。。。。

四十八件琉璃器,足以塑造很多一夜爆富的故事,各種不同境遇,不同版本的故事還在傳出來,令很多人徹底紅了眼。

一個人一夜暴富,會成為談資,十個人就會有人眼紅,一百個。。。。。。。人們絕對會開始行動!

這些故事中各有不同,但其中有一點是相通的,那就是賣琉璃的景國商人!

很快有人發現這事。

一時間,全城到處都在找賣琉璃的景國商人,大戶人家派出護院,下人;有農民活也不乾,有工人工也不做,專門找夏國的琉璃商人,小孩也不玩、不讀書了,到處找琉璃商人。。。。。。

茶樓酒肆的說下,街坊鄰居的日常聊天,家家戶戶的飯錢說話,話題都是“景國”“琉璃”“一夜暴富”這些關鍵詞。

但起初的狂熱還是帶有理智,這些人大約隻有十分之一左右放下手頭的事瘋狂去找賣琉璃器的景國商人,更多的人則指指點點,旁觀嘲笑他們異想天開,白日做夢。

另外一邊,起芳在燭火中緊緊盯著那傢夥給她的計劃書,左手邊放著的則是方新為他整理出來的興慶府最新情況的情報。

魏雨白抱著劍,坐在另外一頭守著她。

“還是早點去睡吧,你已經好幾天冇好好睡覺。”魏雨白道。

起芳搖搖頭:“不行,此時此刻,不能有一下鬆懈,那傢夥說過,這場仗和你們打的不一樣,沙場征戰,曠日持久,大戰不曆經數年難分勝負,商場不一樣,勝負隻在短短月餘,甚至幾天之內,機會一旦錯過,就滿盤皆輸。”

魏雨白搖頭:“不明白。。。。。

我隻懂沙場的道理,不過既然你說如此,王爺也全權交給你處理,我就信你。這些事我幫不了你,但你大可專心對付,其它事我來搞定。”

“謝謝。”起芳真誠道,若不是魏雨白,不說剛經曆戰亂,延安府附近落草為寇的眾多逃兵,就說大隊人馬突然落腳延安府,地方官府不安,需要打點隻會這些都是麻煩,可有魏雨白在,全然無事。

關北節度使,輔國大將軍之女,加之自身五品五官,說話做事自帶一種威懾力,雷厲風行就將這些事全部擺平。

“那傢夥。。。。。平南王說過,第一批人出去後,‘一夜暴富’引發的狂熱會像波浪,要抓住機會,推波助瀾。。。。。。。”起芳呼吸深長:“早了不好,晚也不好,待浪到尖端,纔是最佳時機。。。。。。。”

李星洲現在多了件事,除去處理樞密院的事務,還要每天看隨著大船順著大河南下的起芳秘密情報。

如今大河還冇開始改道和經常性氾濫,還是北方主要運輸通道,這點實在太幸運,加之通過大運河連通大江水道,南北東西,完全貫通,就如同打通了景國的任督二脈。

王府的船從此可謂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四月初,北方第一份戰報傳回,而且是捷報,滿朝文武,全城百姓都十分鼓舞。

三月底,右路軍,也就是東路軍魏朝仁所部前鋒,由關北軍一廂指揮使鄭峎率領的先鋒三千人,出霸州,進入遼國易州境內。

行進一天後遇到五千多遼人地方武裝組織的伏擊,這些遼人由地方牧民部族中的青壯年,地方守軍,地方長官手下精銳組成。

麵對突然襲擊,鄭峎一麵令重裝步兵頂住,一麵讓馬軍回退然後迂迴牽製,且戰且退,鏖戰十餘裡,直到中軍援軍在魏朝仁之子魏興平率領下抵達,一舉在易州成以南九十裡左右的山溝裡擊潰敵眾,隨後一路追殺十餘裡才收兵。

此戰斬首千餘人,斬獲地方遊牧部落首領,敵眾潰不成軍。

皇上聽後大喜,當場下令加鄭峎為明威將軍,加昭武校尉魏興平為遊擊將軍,還誇讚是虎父無犬子。

滿朝文武也十分高興,畢竟北伐出師先打了個勝仗,這是好兆頭。

連德公還有何昭退朝後也提議去他的聽雨樓白吃白喝,喝得滿麵紅光,說什麼給他麵子。。。。。白吃白喝還怪多藉口,什麼毛病。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