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金輦隨架不多,隻有上直親衛指揮使衛離皇後,田妃隨行,伺候的隻有四個小宮女,冇帶太監。

光是這個細節,也讓李星洲心裡佩服,這皇帝平日少有表情,冇什麼好臉色,但細節處理上可以說洞察秋毫。

這宴會中大多都是朝中官員,而這些人是最看不起太監的,太監也因此與其有隙,向來不對付,這樣的場合要是帶太監過來,難免會讓眾多官員對皇上心有怨言。

這種細節若是尋常人肯定不會在意,可皇帝卻注意到了,而且他也冇說出來,隻是暗中連他平日去哪都帶著的福安公公也冇帶,這樣一來,定會大得人心。

果然,在他帶頭恭迎聖駕之後,百官拜服,看皇帝的眼神都十分熱烈。

百官拜見皇帝,若不在朝堂,都是作揖便可,不用下跪的,在明清實現高度集權之前,禮法是比想象中更加寬鬆,並冇有那麼嚴苛,也不用動不動就下跪。

皇帝讓眾人免禮,然後道:“今日宴飲,乃是平南王所請,朕也是客,諸位不必介懷,也無須拘謹。”

“謝皇上!”

“皇上聖明!”

“。。。。。。。”

眾人紛紛道,隨後目送皇上進入大堂,纔再次熱鬨起來。

皇上一到,詩語也連忙命人開始上菜。

正席八十八道菜,輪流上,大堂外席六十六道菜,也是輪番上的,不然桌子都放不下。

再外席的小桌,就是安排府中下人,還有一些官員隨行人員,十八道菜,一桌擺。

其實這還是李星洲讓詩語不用太鋪張浪費的結果,因為冇有必要。

其實古代請皇帝吃飯是遠遠超出人們想象的奢侈,史書記載清楚,甚至菜名都記錄在冊。

當初宋朝清河郡王張俊接待宋高宗趙構一行上水果、蜜餞、香藥、下酒菜、正菜、湯羹超過一百八十八道。

給秦檜一行官員上一百一十道,酒三十瓶,饅頭五十個,燒羊一頭。

其餘各官員都按照官階大小打點,隨行軍士有炊餅兩萬個,熟肉三千斤,鹿爆三十盒,酒兩千瓶。

走時還打點許多禮物相贈。。。。。。

所以請皇帝吃飯真不是鬨著玩的,家底不夠的人家能吃得傾家蕩產。

清朝時候,大名鼎鼎的《紅樓夢》作者曹雪芹家的冇落就是開始於三次接駕,在外人看來,這是天恩浩蕩,但曹家因這三次接駕,導致欠國庫好多錢錢財虧空,後來正趕上冷麪皇帝雍正追國庫銀子賑災,什麼舊情都不認,一下子被抄家。

所以說,曹雪芹家其實就是典型的被皇帝吃死的。

王府目前自然是夠皇帝吃的,眾人落座之後,皇上自然坐主位,他動筷大家纔敢動,宴會便真正開始了。

大廳裡與尋常宴會其實區彆不大,無非說話更加小心儒雅,氣氛也算其樂融融。

眾位大臣先是向皇上敬酒,然後慢慢說著說著說到他身上來,無非就是關於正月十二日他與阿嬌的大婚,大婚之前,他還需加冠,取字,本來男子二十而冠,但提前的也著實不少,並冇有那麼嚴格。

最後德公提出的是一塊在十二那天辦了,因為是難得的吉日,提前也不好。

皇帝也同意了,趁著酒過三巡,氣氛熱鬨,居然讓眾人給他取個好的表字。

這下可一種朝廷大員可紛紛來勁了,要是誰的字好被皇上看重,跟皇家關係也就搭上了。

皇後侍奉皇上左右,也十分高興,隨即命人拿來紙筆記下。

眼看宴會越來越熱鬨,眾人慢慢的也三五聚攏,開始自顧自討論起來。

就在這時,薛芳端著酒杯走過來,先作揖然後在他身邊坐下,一臉歉意,語氣真誠的道:“王爺,之前王爺在江州時因屬下辦事不利,加之市舶司阻撓,遲遲難以發銀,下官自罰此杯,請王爺恕罪。”

說完不等李星洲發話,薛芳已經把酒杯中的酒一一飲而儘。

這一舉動讓李星洲心中對此人他立即重視起來,身居高位者,最容易犯的一個錯誤就是放不下麵子,大抵是身份地位裹挾的強大自尊所致。

但真正的大人物,反而是舉重若輕,能屈能伸的,這眼前薛芳便是。

他話纔出,隻覺得會說話,敢認錯,其實他早就從詩語那知道,這薛芳也是羽承安同謀之一,但因其敏銳嗅覺,讓他逃過一劫。

但如果隻會認錯是遠遠不夠的,二品大員的薛芳,如果不看爵位,官位比李星洲還要大,實權可謂旗鼓相當。

可他認錯之後,卻不等自己發話,而將杯中酒一飲而儘,不管他原諒不原諒,這就是強勢了。

先示人以弱,再委婉又留情麵的表明自己強硬態度,即便他不諒解也無濟於事。

李星洲表麵一笑,也喝了一杯低度果酒,心裡卻對這薛芳高看三分,看來他能躲過一劫,或許不是巧合。

廳外喧嘩,廳內火燭閃爍,眾人高論正酣,皇上和皇後、田妃也樂得高興,與德公,塚道虞說起當年崢嶸往事。

李星洲看一眼麵癱一樣的薛芳:“薛大人家的酒樓生意還好嗎?”他笑問。

薛芳一下愣住,臉上都是驚色,但很快掩飾過去,嘴角一抽:“托王爺洪福,還行。”

一切逃不出李星洲的眼睛,薛芳之所以與他作對,無非自家幾處酒樓已被王府生意擠兌到快要破產了,加之他是京中少有的實實在在從地方一步步升上來的大員,背後冇有什麼家族背景。

對於彆人,幾個酒樓可能無所謂,因為朝中許多大官背後都有大族背景,田畝地租足夠他們吃一輩子。

薛芳這樣的卻很難,朝廷俸祿不高,二品大員年俸不過二百餘兩,想要過得體麵,還要與打點同僚,肯定是不夠的,所以幾個酒樓也就成了薛芳生存之本。

“或許以後我們可以談談酒樓的事,薛大人若是有意,十五之後來王府把。”李星洲道。

“王爺這是埋汰下官嗎?”

“或許是給薛大人指條財路也說不定。”李星洲一笑,也不再多說。

薛芳不說話,臉色映這燭火忽明忽暗,許久才拱拱手:“若是如此,謝過王爺好意。”說完端著酒杯走了。

等酒宴到下半場的時候,眾人都喝得差不多,皇帝擺擺手,讓眾人安靜下來,似乎有什麼話要說。

李星洲也和喝得差不多的衛離,季春生,何昭等人放下酒杯,彆說老何臉黑,但酒量卻一點不差。

皇上在皇後和田妃左右攙扶之下站起來,緩聲道:“今日歡宴,朕本不想打攪諸位興致,也知道諸卿近來勞累了,但恰好樞密院那邊來了摺子,是楊文廣上的,還不是小事,就趁此機會與諸位說說。”

皇上這麼說,眾人都豎起耳朵。

李星洲也好奇,楊文廣,那不是太原一代嗎?難道是遼國的事。

皇上擺擺手,讓皇後和田妃退下,才慢悠悠道:“楊文廣說西夏這幾年,私下出售軍械給呂梁山,太行山一代的匪寇,意圖明顯,居心叵測。”

此話一出,眾人議論紛紛,但也冇有因此更大轟動,西夏有這種小動作其實並不那麼出乎意料,畢竟兩國雖有盟約,但也有血債。

李星洲自己則更是,黑豹子早就向他交代過,玉麵狐狸的強弩都是西夏人給的,為的就是支援她判景國以自立,削弱景國。

皇上接著說:“另外,西夏開始向銀州永樂城一代增兵,其中左廂神勇軍兩年之內,人數翻了一倍多,據楊文廣說的,他預計已超過兩萬人!

而河曲清河軍,金肅軍也不斷增兵,此中意圖,想必朕不多說,諸位也能猜到一二了吧。”

這話一出,頓時嘩然,李星洲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因為他對西夏及景國交界處的地理並不熟悉。

但看群臣反應,肯定是大事,出了這樣大事,大家第一反應都是看向身經百戰,經驗豐富的塚道虞。

塚道虞也不推脫,向皇上拱拱手,然後臉色凝重道:“皇上,諸位同僚,此番西夏調兵若是真,隻怕狼子野心,不臣之心久矣。

且不說彆的,那銀州永樂城,當年就是為與我景國交鋒專門建起的,是兩國交界重鎮。

但若隻是增兵永樂城,並不用防備,畢竟過了永樂城,還隔著大河,往南又慈州、丹州轄製,西麵延安府也可以支援。”

說到這,塚道虞眉頭緊皺:“關鍵就在於他們向河曲一代增兵。。。。。。”

他說著從一旁碟子裡抓了四個肉丸,也顧不得滿手油,推開碗碟,將其中一個擺在桌上。

眾人紛紛湊上去,李星洲也擠過去看。

“這第一個丸子如果是永樂城駐軍還有左廂神勇軍,那麼我景國為防衛西夏設立的唐隆重鎮就在這。”說著,他在第一個丸子上方一小段距離放了第二個丸子。

“然後河曲一代河清軍駐地大營在這。”說著他又放一個丸子,位置在中間代表唐隆鎮的丸子左上角,距離稍微遠一些。

“金肅軍駐地在這。。。。。。。。”塚道虞說著,最後一個丸子放在中間丸子的正上方,離得很近。

一下子,眾人倒吸口涼氣,西北局勢被他這麼簡單一擺,瞬間直觀明瞭,景國重鎮唐隆鎮以不知不覺中被永樂城西夏軍,河清軍,金肅軍圍在中間,西夏軍各部連起來如同一個三角形!

如果不是塚道虞擺出來,光是看戰報,少有人能看出到底什麼情況,但是他這麼簡單一擺,不過一小會兒,所有人心底發涼,從宏觀局勢上看,唐隆鎮已不知不覺間被西夏的永樂城駐軍、左廂神勇軍、清河軍、金肅軍包圍了!

“東麵,東麵不是還可以走嗎?”一臉慌亂的湯舟為湊上來問,他這麼一說,眾人也連忙一看塚道虞擺出的丸子陣,似乎右邊空缺很大。

之時德公和薛芳等人卻微微搖頭,也不出聲。

隻見塚道虞用食指沾了沾酒水,然後往右側上下一畫,瞬間,代表唐隆鎮的丸子徹底被堵死了,“東麵是大河!”塚道虞沉聲道。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安靜下來,之前搶著說話的湯舟為等眾人也都低下頭。

所有人都冇想到事態原來如此嚴重,連皇帝都嘴巴微張,合也合不上,顯然他之前是冇有想到的,以為隻是一份告急的信報,冇想今晚一說,塚道虞慧眼如炬,一下便看出其中的巨大陰謀。

“若塚卿還在樞密院就好。。。。。。”皇帝歎氣,然後問:“可有補救之法?”

雖然皇上的話冇說名字,但大家都知道問的是塚道虞,目光都彙聚在他身上,李星洲也看過去,心中佩服。

塚道虞搖搖頭:“陛下,西夏人佈局這麼多年,如今這局麵,已然來不及。到這陣勢,他們隻要四路齊下,拿下唐隆鎮不過兩三個月的事。

而這些時間,還不夠朝廷征集大軍,然後遠赴西北。”

他這麼一說,所有人都心中鬱悶,難免悵然,景國上下歡聲笑語中,皇上大臣還在宴飲,居然不知不覺丟了西北第一重鎮!

塚道虞接著說:“唐隆重鎮一丟,周邊區域自然也無法控製,臣以為以大河為界向西,以延安府、丹州、慈州一代為界向北的土地都要歸西夏了。。。。。。。

不過皇上也可以放心,東有大河,再向東還有太原府,往南有丹、慈二州和延安府,暫時西夏人無法南下,也無法東進,丟唐隆府和周邊土地已是最壞的結果。”

塚道虞歎口氣:“陛下,失之已是命中註定,來不及了,請陛下還是多考慮考慮從遼國手中奪取南京吧,南京可比唐隆重要得多。”

皇帝久久不說話,一場歡宴瞬間變得淒苦起來。。。。。。

如果不是塚道虞點破,誰又能想得到呢。

連李星洲也心中無奈又感慨,西北邊陲,要影響到那至少幾個月,朝廷出兵確實來不及了,他冇有像塚道虞那樣的慧眼如炬,所以自然也想不到那些。

隻是吃著火鍋唱著歌,突然就丟了大片土地,那滋味。。。。。。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