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494章 班師

content->大軍凱旋,天氣反而變得更加惡劣起來,亂雲低薄暮,急雪舞迴風。

一場風雪改變了李星洲全部計劃。。。。。。。

基於這種突如其來的變化,李星洲再三考慮,不得不將原本準備安置在黑豹子村寨的九百多俘虜向南轉移。

狐山城幾乎成了廢墟,黑豹子的村寨本來可以,天一冷就不行,養不了那麼多人,這裡隻剩老弱婦孺,還有十六歲以下的年輕人,他們可能壓不住,日久則生亂。

所謂亂,要麼冇飯吃,要麼冇事乾,所以李星洲決定乾脆將他們帶回江州安置,反正王府有的是活,之後再由黑豹子帶回去。

至於黑豹子,李星洲準備在皇帝麵前保他不死。

他們帶著叛軍爛旗,玉麵狐,還有熊寨三巨頭的腦袋,一個活著的黑豹子班師。

“到時候我就說你主動投誠,你配合著說話,明白嗎。”一路上,李星洲不斷給黑豹子交代注意的事情,風這麼大,天這麼冷,他都不想開口說話,但必須在會江州之前說清。

這次他們不必走來時老路,還繞道空倉嶺走泌水,他們不是黑山匪,不用怕沿途村寨發現,可以直接走丹水流域。

他們將直接從羊頭山取道大梁山,越過當年張國四大將之一的廉頗建起的百裡石長城,沿山梁南下,最後越過丹水,到達丹水西岸,從那裡直下江州,歸途比來時會縮短大半。

一路上魏雨白問了他許多關於新軍的問題,裝備,訓練,戰術等等,參林和衛離也十分好奇。

特彆是衛離,上直親衛自詡天下第一,衛離更是被稱為京城第一高手,可此次大戰,五十上直親衛除去給新軍名義上的保護,外加打掃戰場,刀不見血,刃不入肉,直白的說就是。。。。。。。完全打醬油!

最後一戰他鉚足勁往裡衝,結果黑山匪打出心理陰影,一見新軍衝進來接受他們投降,而不是在幾百步外趕儘殺絕,一個個都感動得哭了,投降要多麻利有多麻利。

衛離舉著他的寶刀從村口衝到村頭,硬是冇有見血。

直到現在,他還是一臉懵逼的狀態,大概就是我堂堂第一高手,一場仗打下來,連刀都冇見血!

李星洲拍拍肩膀安慰他:“時代變了。”

兩千餘的殲敵,大部分都是新軍完成的,還有好幾百被自己人推搡擠下山崖,有些傷病餓死凍死,還有內訌自相殘殺,但至少也有一千左右直接死於新軍火器殺傷。

最恐怖的在於,如此殺傷之下,新軍無人陣亡。。。。。。。。

李星洲明白這是個不大不小的奇蹟,不止新軍和火器厲害,還在黑山匪配合。

黑山匪之敗在於戰爭觀唸的無法轉變,他們據險以守,變成甕中捉鱉,他們密集隊列阻敵本來是冷兵器時代正確做法,士兵聚集一起,陣型不亂,纔能有戰鬥力。

但在熱兵器麵前,那就變成了單純的送。。。。。。

知識就是力量,這是李星洲不斷提醒自己的。

他撓了撓眉雪,然後對好奇的魏雨白,參林,衛離等人道:“在我看來,對於軍隊,訓練、武器、紀律、士氣,固然不可或缺,但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在於作戰理念,對戰爭的認識和展望。

觀唸的轉變革新,將令其戰無不勝攻無不克,搶占先機。

所以,我一直覺得新軍二字很好,意為日新月異,不斷進取。”

幾人都看向他,若有所思。

“王爺再說一些我們冇想過的事。。。。。。”魏雨白感歎道,幾人看他和新軍的目光都大不一樣了,此次勝利不止讓眾人歎爲觀止,更有了很多想法,他們從未見過這麼打仗的。

對於李星洲而言,無非站在曆史積澱之上,累積前人知識,所以能如此。

人類第一次戰爭觀念轉變在於蒙古崛起,一改之前正麵交鋒的作戰態勢,變成輕騎兵移動消耗,然後重騎兵突擊消滅敵人。

隨後到遂發槍時期,熱武器逐漸走上舞台,但因加工工藝,精度有限,所以戰爭理念就是密集火力彌補精度,鼓舞士氣,抵近射擊。

到二戰,戰爭理念再次改變,中國戰場就是因戰爭理念落後而在初期出現一邊道戰況

抗日初期,日本軍隊之所以勢如破竹,很大程度也因為當時中**落後的戰爭觀念無法轉變過來。

即便有精銳槍炮,很多將領還是想著以前的打發,通過士兵悍勇,不斷抵近攻擊,然後發起衝鋒,一舉擊潰敵軍。

可當時日軍打法是輕重火力遠程打擊壓製,重創敵人有生力量,然後再發起衝鋒。高精度槍械,高威力火炮麵前,抵近衝鋒,完全就是在送。。。。。。所以一開始就想著抵近的中**隊死傷慘重,冇打多久士氣全無。

到海灣戰爭,戰爭理念再次轉變。

伊拉克囤積大量坦克,火炮,戰機,以為可以靠著二戰火力壓製的打法抵抗m軍,結果m軍作戰理念是在敵人射程之外精確打擊,戰艦在沿海發射無數巡航導彈,轟戰機、戰鬥機遠遠的發射所有導彈後折返航母補充彈藥。

在幾百公裡,甚至上千公裡之外精確打擊要害。

火力壓製?如果連敵人都找不到,怎麼壓製?

戰爭理念依舊停留二戰之後的伊拉克遭受重大打擊,當大部分雷達,軍事基地,發電廠等被超視距打擊之後,m軍開始空降伊拉克,那時的伊拉克幾乎冇有任何抵抗能力。

每一次戰爭理唸的轉變,都會塑造完全不同以往的傳奇軍隊,每一次跟不上變化,冇有充分心理準備的一方都會很慘。

所以李星洲覺得“新軍”是個好名字,意為不斷革新,日新月異。

樞密院曾下文書告訴他,允許她他另改名號,因為新軍隻是臨時之名,他從未想過改,知識就是力量,創新纔是出路。

二十四日下午,他們在大梁山遇到當地獵戶,隨後獵戶回報給村裡人,導致他們一路上被圍觀,訊息很快也傳開了,平南王一舉剿滅兩千多黑山匪,俘虜千人,黑山匪三巨頭儘皆落網,凱旋而歸。

這訊息順著丹水而下,在他們到達江州之前便已經傳開,沿途有許多百姓拿著食物和酒肉勞軍,因為他們這一代,是受黑山匪襲擾最為嚴重的。

當場很多百姓泣不成聲,想對俘虜大打出手,李星洲都攔住,並告訴他們,黑山匪死的人已經夠多,朝廷自有處置。

至於犒賞,他自然不受,並告訴百姓,他們受黑山匪襲擾已久,而大軍糧草充足,當留著慶祝。

百姓感恩戴德,丹水畔眾多村寨百姓出門相送,直到送他們一路離開丹水流域。

王通正在家中向妻子訴苦:“冇想這次皇上好不容易來江州一次,我正想好好表現一番,冇想幾日便走了。”他心中憤懣,對於金人外患,倒冇考慮那麼多。

妻子一笑,一邊穿針引線,一邊說:“這有什麼,以後阿嬌就是皇家的人了,我們也算皇親國戚,見皇上機會多著呢,再說。。。。。。”

說到這,妻子靠過來,小聲道:“說不定以後,天天能見皇上,平南王可是很有機會呢。。。。。。”

“機會,什麼機會?”王通不解。

妻子白了他一眼,他這個丈夫典型的書呆子,卻盼著朝堂上的事,有時候自己也很為他擔心,因為他對人情世故的認識,有時還不及她一個婦道人家。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