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452章 轉變

content->聽雨樓三樓,平日來的都是文人騷客,筆墨上佳者得上,但有時也會例外,比如今日之客,若來人是東宮太子,朝中重臣,即便聽雨樓掌櫃有平南王背景也不敢阻攔,何況如今王爺不在京中呢。

“嘖嘖嘖,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好詩,著實好詩!平南王好文采,可惜這麼好的文采,這麼好的樓,以後。。。。。。”張讓話到一半,冇有繼續說:“近來不是有人說平南王乃京中第一才子麼,可惜第一才若隻有詩文好,其它卻平平無奇,不由令人意興闌珊啊。沙場殺敵悍勇,其餘建樹平平,難成大器。”

眾人都微微笑起來,心照不宣。

“昨日王府當家的女人還帶重禮匆匆跑了一趟驛館,想必是去求金國使者了。”參勝道。

“臨時抱佛腳又能有什麼用,不過徒增笑料耳,不過平南王始終還是年輕,沉迷酒色,竟以一風塵女子為家中主事,如此荒唐,也不怪我等。”魏國安撫須笑道,找失敗者的毛病,特彆是手下敗將,能增加自身成就感。

在座眾人,隻有太子笑得最為開心,其餘人多少收斂,越是勝利麵前沉穩從容,越能體現自身風度,隻有薛芳一言不發,隻顧喝酒吃菜。

羽承安邊與眾人說笑邊叮囑:“事情已到尾聲,諸位切莫放鬆,要儘快輔佐皇上落實此事,懲奸除惡,之前若非陳鈺,此事早就定下,現在出了些變故,雖說板上釘釘,但也要完全定下才行。”

眾人紛紛表示讓他放心,唯獨薛芳還是一言不發,似乎在想著什麼。

在平南王的地盤飲酒作樂,眾人有心中有莫名的成就感,宴會十分熱鬨。

薛芳卻皺眉,冷不丁的道:“昨日皇上召見了鴻臚寺同知包拯,今日又召金國使者進宮赴宴,諸位不覺得此事蹊蹺嗎?”

“小小鴻臚寺寺同知能有何作為?”太子不在乎嗆話道:“金國使者與我太子府,魏大人,張大人來往密切,交情深厚,進宮又如何。”

薛芳皺眉,臉色很不好看但冇有回話,氣氛一時十分充滿火藥味,張讓連忙圓場:“太子的意思是自有遠慮,早就安排妥當,薛大人不必憂心。”

薛芳不說話了,自顧自吃喝。

酒宴到一半,薛芳自己離席,他近來難以入眠,因為越想越覺得事情似乎哪裡不對,可明明確實進展順利,平南王幾乎已到絕境,差的隻是一張聖旨,若不是陳鈺抗命,聖旨早就下去了。

可即便這樣,他還是覺得疏漏了什麼,他其實不喜歡與太子那些人為伍,隻不過不得已而為。

事情快要結束,他自然忍耐不住,到底哪來不對呢?

這時,府裡的馬車來了,車伕是他鄉下親戚,不懂大事,但是老實。

他待下人與同僚不同,他與下人更加親近,聊得來,因為鄉下人說話樸實,冇那麼多彎彎道道,於是便隨意說起來。

說著說著從家中瑣事,說到天下大事,都是暢所欲言,車伕自然不懂那麼多大道理,但經常會說些街頭巷尾聽到的事,這與他的見聞是兩個世界,聽起來也十分有趣。

說著說著車伕突然說:“老爺,跟你說件不得了的大事,前麵在南方殺了十萬叛賊那個平南王,在江州又查貪官,查到一百多萬銀子,過幾天就要運來到京城來。”

薛芳一愣,隨即皺眉:“你哪聽來的?”

“說書的到處都在說啊,我今天中午在城西茶樓聽說書的說的,下午又在城南聽了一回,剛剛老爺你們在裡麵吃飯,樓外還有人說哩。。。。。。”車伕高興的將自己知道的講出來。

薛芳心頭狂跳,他說哪裡不對,現在他終於知道哪裡不對了!

他是度支使,國庫收支如何他心裡一清二楚,一百萬兩!經曆一年戰亂,如今國庫彆說一百萬兩,若不是今年秋收剛湊上來,就是三十萬兩也拿不出來了!

而現在到處有說書的在說平南王有一百萬兩臟銀要押進京城。。。。。。。

再聯想到之前皇上前一天明明怒火中燒,說要治平南王的罪,若不是陳鈺抗旨,早就定下。

可今天早朝,皇上依舊任由眾官員陳斥平南王之罪責,卻冇發怒,也冇在提及治罪之事。。。。。。。

車伕一天聽了三回,隻怕京中百姓,人儘皆知!那些說書的說不定。。。。。。

薛芳越想越是心頭狂跳,腦袋發暈,頭皮發麻,手指開始顫抖,連忙叫停馬車:“改道,先彆回家了,去府衙,去我度支司府衙,快!快!快!”

車伕被老爺突然變臉嚇著了,連連點頭,然後用力抽打馬匹,向著皇城方向飛奔而去。

薛芳心裡卻在怒罵,什麼風塵女子,這世上居然有這麼狠辣的女人!

長春側殿,宴會進行正酣,既是接待他國使者,自然是國宴規格。

古代國宴可比後世國宴豪華奢侈太多,根據記載,宋朝時大臣招待皇帝的宴會,主廳皇帝席一百八十八道菜,次席眾官員桌一百三十二道菜,到廳外隨行官員九十二道菜,還要安排眾多隨行人員,下人等上千人吃喝,絕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的。

招待外國來使,宴會自然更加豐盛,眾多菜品由皇上賞賜,堆放滿劉旭和完顏盈歌身前大桌,確實是堆疊在一起,否則放不下。

桌前大紅繡金地毯上,還有宮女舞樂,其樂融融,陪同金國使者宴飲的除去皇帝、皇後,還有鴻臚寺少卿湯舟為,同知包拯。

湯舟為笑彌勒一個,放倒是包拯表現得體,不卑不亢。

宴會進行到一半,撤了舞樂,皇上問起一些不痛不癢的話。

劉旭回答得體,既尊重景國皇權,又不折損金國威望,宴會本來融洽,也無其他,就是規規矩矩的外交宴會,可說著說著上方皇上突然漫不經心道:“聽說兩位使者與我國幾位重臣交往密切,來往繁多,可有此事?”

金碧輝煌的大殿一下安靜下來,剛熱絡的氣氛瞬間急轉直下跌入冰點。。。。。。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