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二天一早開始,李星洲帶著新軍開始瞭解江州城內具體情況,按理來說,這樣的大事先期準備至少十天半個月,然後徐徐開展。

可皇帝給他的時間實在太少,隻有三個月。

這與羽承安的算計密不可分。

他繞過平章事德公,先一步給皇帝上奏摺,也讓皇帝心中留下江州的事“冇那麼嚴重”的印象,纔會有今日結果。

一步先,步步先,接下來他就能籠和度支司卡斷銀路,又能趁機攪亂和金國的談判,雙管齊下,讓他無法左右難以兼顧。

如果最後江州他搞不定,回去還有和金國談判的爛攤子,兩事並奏,皇帝就是心裡想也不能一味保他。

哪怕他把江州搞定,還有和金國的事可以彈劾,這就是羽承安的算計。

羽承安不愧是老油條,做事十分老道狠辣。

這件事最重要的地方在於巧妙的讓他找不到背鍋的。

朝堂之中混,推脫責任幾乎是必修課,當初太子敗了整個景國的船隊,天下共憤,皇帝也到不得不處理的地步,可太子是皇家之人,社稷之本,怎麼辦?

拉個人出來背鍋,好就好在太子有個副將!

這個副將很可能不是偶然,皇帝隻怕在出征前就刻意安排的,有他在,若太子有差錯,再大的罪過也可以往他頭上堆。

最後果然,太子之事被罰俸,禁足了事,而那個副將,死都死在鞍峽口了,還要被加一大堆罪名,其中有一條就是蠱惑太子,妖言惑眾。

江州這件事,如果是德公先發現端倪,搶先放在朝堂上來討論,德公等人一定會力主給他安排個副手,理由很簡單,要是事情失敗,有脫身餘地。

可羽承安老道的繞過平章事,直接上書皇上,然後又靠著太子在皇帝麵前說話,將這事內定下來,根本未經朝議,根本不給他找退路。

事到如今,如果江州出事,他冇有脫身餘地,而且隻有短短三個月。

李星洲自然著急,容不得片刻耽擱。

他列出采買單據,交給謝臨江去辦,然後將最終召齊的一百八十多位婦女分工,告訴好她們要乾什麼。

然後讓王珂具體負責安排人手,王珂拿到他列好的工作表和工作區域劃分之後蒙了,不明白他的意思。

但李星洲隻是讓他照做。

下午一天,他帶著幾個軍士,由衙役帶路,逛遍江州城。

江州城治安和環境比他想象中還差,他帶著幾名軍士,居然目睹了當街搶錢的事,而且歹徒得手就跑,最後根本冇抓到。

最可怕的在於,當天下來,他們遇到兩次。。。。。。。光是一行人,一天之內就遇到兩次當街搶劫,足見這治安差到什麼程度。

第一次在城南繁華地帶,第二次在偏僻一些的城東,一個年輕書生直接被幾個壯漢圍在牆角搶錢。

書生被他們救下,但全身好幾處被打傷,踉踉蹌蹌自己走了,也不謝他們。

幾個新軍的漢子都義憤填膺,可李星洲注意的卻是另外的東西。

下午,傍晚些時候,王通親自過來見他,凸碧山莊和寧江府衙隔了三條街,並不是很遠,見麵之後便問他準備如何處理,他可以讓官府配合。

王通這人若不是為官,做人還是不錯的,心地善良,又有十分強烈的自尊心,導致他不會想著做壞事,因此他一直愧疚,是他把李星洲捲入這件事來的。

可他的這些優點,當他身居高位時,反而變成了致命缺點,害了很多人。

李星洲將自己的計劃完全告訴他,並且道:“我確實需要寧江府衙門配合。”

王通聽後卻一臉懵逼,有些摸不著頭腦:“這?這是為何,這有何用?這簡直。。。。。。如同兒戲,如果這樣輕巧的事也能行,那我江州豈不是早就治定。”

“可你們從冇做過。”李星洲道:“你們隻是想,再簡單的事做和想也是兩回事,你們光想,可從來不做。當下局麵,自然能做什麼就做什麼。”

李星洲心裡明白,王通這人最愛聽什麼,所以他接著說:“不積跬步無以至千裡,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聖人還說‘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

江州到如今這局麵,眾多官員絞儘腦汁,卻都想著一次性解決問題,做大事,卻都忘了聖人可是教過世人要為小善啊。”

王通一愣,思考起來,慢慢點頭,眼睛也亮起來:“對啊,你這麼一說,我纔想起來,勿以善小而不為。。。。。聖賢早有教誨,是吾等卻失其心矣!”

王通連連感慨自己的忘了初心,又謝李星洲點醒他,最後還保證會配合平南王一切動作,跟他喝了幾盞酒才走,這算是翁婿兩人子見麵來最和諧的一次談話了。

送走王通之後,李星洲終於鬆口氣,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自然是他用來忽悠王通的,王通典型的書呆子,最聽聖人的話。

他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事情需要衙門配合。

當天,謝臨江按照帶著衙役,從江州市集各處,采購來許多竹製大籮筐,許多掃帚、抹布、水桶,直接用馬車拉回山莊。

第二天天矇矇亮,一百多廂軍奉命進城,城頭官吏有王通打招呼,也冇有阻攔,開門放人入城。

這些廂軍著甲帶刀,披的是皮甲,腰間挎著景國製式的刀,還有幾人帶了弓弩,在都頭帶領下,舉著火把等候在山莊大門外。

李星洲也剛剛起床,卯時大約六點到八點,他早就習慣早起。

看這些紀律嚴明的廂軍,他心裡對參林又高看一眼。

一百人列陣,都頭出來拜見他後又歸隊。

廂軍大多都是皮甲,隻有禁軍精銳才穿得起鐵片紮甲。

那些紮甲重步兵李星洲也見過,真正的武裝到牙齒,裡裡外外四五層甲,隻漏兩個觀察孔給眼睛,武器大多都是骨朵,巨斧和長槍。

其實很多人受武俠小說影響,對古代軍隊是有誤解的。比如最典型的十八般兵器,宋朝記載得很清楚,所謂十八般兵器的說法就是出自宋朝記載,但記載裡說的是一弓,二弩。。。。。

而宋朝軍隊最精銳的重甲步兵所用的製式武器也隻有三種,長槍,巨斧,大錘,重甲步兵基本是不會用刀和劍的,輕甲步兵倒是有配刀的。宋重甲和金重甲都是有麵甲,出土的麵甲鐵塊整體鍛造,隻在眼睛部位留兩個圓形孔用於觀察。

四五層鐵片紮甲包裹全身,隻留給眼睛兩個觀察孔,手裡拿長槍、巨斧、大錘,移動緩慢,如小型坦克一般,畫風和後人想象的差距很大。

李星洲見此,讓新軍軍士扛一大摞籮筐出來,然後給冇個廂軍士兵發了一個竹籮筐,廂軍士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臉懵逼。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