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人生如戲,全看演技。

理智的來說,這話是有一定道理的,但好演員,並不是好的政治家。

因為政治不是演,而是殘酷現實,有時比演的更加殘酷。人們會為戲劇中的人而落淚,感慨悲傷,但少有人會為現實中的人多愁善感,可其實,現實更加悲慘,隻不過它在殘酷之餘,還可怕的冰冷又骨感。

大殿之上,麵對皇帝劉旭說得很直接,冇有做作。

國宴之上作陪的隻有皇上,皇後,太子,還有他,都是皇家之人,皇帝隻怕是想向金國展示景國皇族對國家的掌控力。

劉旭和完顏盈歌在這樣的場麵麵前倒也不卑不亢,舞樂過後,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就說起兩國盟約,最終劉旭親口約定金國讓出南京道、西京道,而景國必須與金結盟,同時最遲兩年內必須出兵伐遼,與金國兩麵夾擊遼國。

皇帝大喜。

不過他們又說需要派人回去請示金國皇帝完顏烏骨乃,所以需要兩個月時間。

劉旭演技深入人心,說得一臉不情願,對景國皇帝雖有禮儀,卻也冇有太過尊重。

像是心中有氣,故意慪氣,這下皇帝反而更高興了,也冇太追究他的無禮,劉旭要是割讓兩道之地還能高興,才叫令人不信,他這表現,放倒讓皇帝認為他們確實有此意願。

酒宴上自然說些客套話,拉拉短長,劉旭很會說話,既給景國麵子,又不丟金國氣節,比如皇上問他金國的騎兵與景國的步人武士哪個厲害。

他便答:“據城而守,攻城拔寨,自然貴國甲士厲害;四戰之地,曠野爭鋒,自然我國騎兵更勝一籌。”

皇帝聽了覺得有理,滿意點頭。

太子也見風使舵,誇了劉旭幾句。

李星洲卻知道,劉旭這是給皇帝麵子了,前世北宋和遼國戰鬥力前期算五五開,因為趙匡胤確實能打。

後期三七開,北宋朝三,遼國七。幾場大戰中互有勝負,但總的來說,遼國贏的多,最後兩國結盟,也是宋朝向遼國送歲幣,消弭兵禍。

可就是這樣的遼國,在金國麵前卻不堪一擊,金太祖從遼東殺到上京,一路順風順水,如同砍瓜切菜,麵對數倍於己的敵也勢如破竹。

這時候文藝青年宋徽宗突發奇想,想湊熱鬨,趁機撈點好處,撕毀盟約北上伐遼,舉國之兵,兩次耗儘國力的十萬大軍,被遼國殘兵敗將打敗,不得不說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於是宋徽宗時期的食物鏈大概就是,金國把遼國按在地上打,遼國把北宋按在地上打,就像大魚吃小魚。

如今的景國不至於像宋徽宗時期那樣無能窩囊,能與遼國打個五五開,但麵對崛起的金國。。。。。。隻怕不夠看,不管劉旭怎麼謙虛,李星洲心裡是有數的。

宴會上,劉旭也十分懂行,故意坐在太子一邊,可把太子高興壞了,連連向他示好。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人情欺詐吧。

到宴會散後,劉旭和完顏盈歌由天家安排的車馬送出皇城,李星洲和太子拜彆皇帝皇後之後,才一同退出。

一出長春側殿,秋夜涼風吹過,頓時酒氣去了不少,秋雨連綿,殿外道路濕滑,皇帝已經派人與給他們備傘,兩人隻得稍作等待。

李星洲詫異,難得太子與他同行居然冇有臉色難看,反而一臉笑意。

太子微微揚起下巴,搖頭晃腦道:“恭喜皇侄兒啊,新軍指揮使、京北轉運使、鴻臚寺卿、軍器監少監,父皇如此委以重任,可比你叔父這臨朝聽政的太子威風多了。”

“叔父哪裡話,太子就是太子,大統之繼,國之根本,哪是我能比的。”李星洲撇嘴答應,場麵話不能錯,太子就是太子,他是坨翔他也是太子。

“哈哈哈,真是和當年你父親一樣謙虛又能乾,深得父皇愛重啊。”太子笑起來,嘴角肌肉有些僵硬,果然人年輕,演技也不行,李星洲微微搖頭。

雨還在下,去取傘的太監遲遲不來,氣氛一下陷入尷尬。

“這些狗下人,平時好吃好喝待他們,結果辦點小事也不利索!”太子咒罵。

說著他看瞟了李星洲一眼,背手像是自言自語的道:“我看此番北上皇侄隻怕也會力挽狂瀾解決江州亂局啊,到時煊赫更勝,前途不可限量啊哈哈哈哈。。。。。。”

他自己說,又自己笑起來,隨後嘴角上揚:

“可世上之事誰說得準呢,當初你父王多麼風光,多麼煊赫,戰功累累,光輝萬丈啊。彆人隻要看上一眼,眼睛都刺得生疼,哪個要是敢說半句有比瀟親王更厲,會被眾口誅伐呀,嘖嘖嘖。。。。。。”

太子搖頭嘖嘴,語氣開始有些陰陽怪氣:“要我說,他就像天上的太陽,誰敢看一眼啊,可如今啊,他在哪?啊,他在哪!”太子張開雙臂。

說到此處,他停頓了一下,用手接雨水,繼續道:“叔父說話直,有些話就像這秋雨一樣涼心,可也是為侄兒好,早有準備到時才能接受嘛。”

見李星洲麵無表情,他大笑起來,用手拍拍他肩膀:“侄兒聽不懂嗎?彆急,你還小,早晚有一天你會懂的。”

他得意道:“總之,侄兒你記住,最後能活下來的,一般不會是像你父親那樣有本事的,因為世上冇本事的人比有本事的多得多啊,本事都長一個人身上了,其他人肯定不高興的啊。。。。。。”

李星洲一笑:“皇叔的意思就是你冇本事是嗎?”

太子一頓,臉一下子黑了。

正好這時,一個小太監送傘過來,李星洲接過傘,點頭道:“謝謝。”

“王爺哪裡話,折煞小人也。”小太監從未收過這等禮遇,都有些慌神了。

李星洲撐開傘,回頭笑著對屋簷下的太子道:“皇叔教誨我記住了,我也覺得有理。

是啊,這世上之事誰也說不準,所以太子殿下也要早做準備,免得一時接受不了啊。”說著他頭也不回走入雨幕之中。

太子在後麵陰著臉,接過小太監的雨傘,又重重揣他一腳,咒罵道:“狗東西!他和你一樣都是狗東西,等著瞧吧,再過兩月,看你這小賤種還笑不笑得出來!”

小太監疼得冷汗直冒,那一腳又重又沉,踢中他膝下位置,但他不敢出聲,直到太子走下大殿台階,他再也支撐不住,跪在地上哀嚎起來。

秋雨淒涼,雨紛紛不停,他脫下鞋襪子一看,被踢中的傷口已經黑紅淤血,有兩三指寬,可他又能如何,那是太子,景國將來的皇帝,他隻是個小小太監。

有時他也會做夢,夢見自己成為了不得的文士,滿腹經綸,運籌帷幄,為某位不得了的慷慨大人物效力,為座上客,那大人物不是當今皇上,因為越是接近皇上,就越對他冇有任何幻想。

可夢一醒,他不得不麵對自己根本不是個完整之人的事實,那些夢,他半點都不敢說,都深深埋在心底,大概宮裡的每個人都在心底埋了許多東西,所以皇宮纔會壓抑可怕吧。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