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有人嗎?過來兩個人。”李星洲站在門口喊道,不一會兩個小丫頭就穿過院子匆匆趕來。

兩人年級估計十三四歲,根本不敢抬頭看他,戰戰兢兢跪在門前:“世子有何吩咐。”

李星洲倒是想把兩人扶起來,這纔多大孩子就這麼跪來跪去,不過一想這一扶估計能把兩人嚇死也就放棄了。

隻是言語溫和的道:“進去給裡麵那位姑娘按按腰背,舒筋活血,她叫你們做什麼便做什麼,再吩咐廚房弄點吃的過來。”

“是。。。。”兩個小丫頭大概是冇想到世子居然這麼說話,頓時都反應不過來,不過手腳卻很麻利,一個去了廚房,一個進去給裡麵的姑娘按摩。

餓一夜肚子早在叫了,裡麵的姑娘估計也是。

在院子裡稍微活動筋骨,風一吹,腦子也活絡起來,全身疼痛去了大半,這時他纔想起整理腦中的記憶。

不過這些記憶零零散散,非常雜亂,畢竟不是自己的,隻有集中精神想一個關鍵詞時才能將有關記憶反映出來。

比如想到妓院時便會把這小子所有關於妓院的記憶呈現出來,厲害的是這些記憶居然多得不行,居然占據大半!

真特麼是個人才,他也不知道怎麼說自己這前身了。

不過他很快想到了皇上,因為李星洲身為瀟王世子,但瀟王已故,之所以他能如此跋扈也全仗著皇上恩寵,他可不是之前的草包,皇上寵愛乃立身之本,問題要看得透徹。

隻是奇怪的是李星洲持寵而驕橫跋扈,這寵就是皇上的寵,但在他記憶中皇上的身影居然不清晰了。。。。。。。這是何故?

結果越是回思越是心驚冷汗直流,李星洲這是快死到臨頭他自己還不知道。。。。。。

他這個前身不愧紈絝子弟酒囊飯袋,所有才能都用在女人肚皮上冇半點腦子。在李星洲記憶中,年幼時他的皇爺爺時不時將他召進宮中玩耍考校。

他心中自然十分不爽,但皇帝在他印象中威嚴無比,李星洲十分懼怕。

後來他的父親戰死,母親憂鬱而終,皇爺爺對他更加寵愛,若不是禮部一班官員成天嚷嚷不合禮法,他幾乎被接進宮中。

皇帝隻好讓李星洲六叔李昱收養他,待到虛冠之年再自立府邸。

李昱是個閒散皇子,並未封王,平時愛好風月詞賦,胸無大誌,是個老好人,冇時間管他,加之李星洲性子頑劣,他也管不動,久而久之愈加跋扈張揚,王府上上下下對對這個小瘟神敬而遠之。

李昱睜隻眼閉隻眼視而不見,知道李星洲受父皇寵愛,隻是他霸道跋扈,越來越不成體統,家中老小找他哭訴無數次,不能再坐而不視。

最終李煜隻得將他送回蕭王故邸,讓李星洲單獨去住,同時差遣人眾照看他。

李業忍不住搖頭,他這前身真是個瘟神。。。。。。。。

但最可怕的在於後來皇帝依舊招他入宮,但他越加放縱跋扈,經常招惹是非,皇帝為此斥責過好多次,但次次無用,他左耳進右耳出,久而久之,皇帝就不再斥責他了。

李星洲以為這是皇爺爺寵愛他,依了他,更加得意忘形,但李業卻明白,皇帝這是放棄他了。。。。。。。

果然之後他很少被招入宮,在外愈發跋扈,招惹是非,橫行霸道,皇帝也不管他,他卻以為皇爺爺縱容自己,為自己撐腰。

之後皇帝將當朝“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王越孫女王憐珊許給他。

景朝類似宋製,有些地方不同,但大抵差不了多少,這平章事可以說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宰輔之重,他更是高興得不行,以為皇爺爺對他寵愛勝過他人。

李業感覺頭大,這李星洲果然是頭號二世祖,不僅跋扈,他還冇腦子。

他以為自己倍受恩寵,其實早就是皇帝的棄子,至於何時拋棄他,大概從不再訓斥他開始,皇帝也對他失望了。

不過這皇帝真狠,一旦拋棄即使自己的親孫子也毫不留情。

李業經曆得多自然明白。

首惡必誅,這不止是句口號,更是一種手段,拉攏大部分,打壓一小撮,而這“首惡”就是那一小撮。

開元是京都,權貴無數,跋扈者何止他李星洲一個,民怨必定很深,隻是他李星洲的跋扈無人可及,於是人們就記得李星洲了。

槍打出頭鳥,他就像一塊磁鐵,京中所有民怨,不滿,或多或少都彙聚在他身上,久而久之他就是那個“首惡”了。

京中隻知李星洲跋扈,記不得其他跋扈的權貴。

如果安然無事自然是好,他可以跋扈一輩子,平平安安榮華死去。

但倘若真有一日,民怨四起再也壓不住出了亂子,皇帝隻要將他這個親孫子一辦,天下百姓無不跪地高呼“聖上英明”,無不奔走相告歡喜雀躍,歌功頌德。

平日皇帝越寵李星洲,到時天下人就會越覺得皇帝聖明,大義滅親,貴在親啊!

隻是百姓冇想過,除了一個李星洲必然會有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因為根本矛盾擺在那。

但對於皇帝來說用他一個李星洲換取民心無數肯定是值的,拉攏大部分,打擊一小撮,天下人就是大部分,而他李星洲,自以為皇爺爺最寵他的李星洲早就被劃爲一小撮。

至於丞相之女許給他,肯定有更深層次的原因,李業不知道,因為李星洲腦子裡裝的都是屎,有用的記憶半點都冇。

唯一知道的就是這李星洲早被拋棄,隻是不自知罷了。

他搖搖頭,來到異界第一件事居然是保命,想要保命隻能低調行事,越低調越好。

不隻是他已經成為“首惡”,還因為老皇帝年紀大了。

過幾年他皇叔就要繼位,而李星洲的父親早已去世,無依無靠,這時候低調是為保命,他可不是草包。

“我隻想做個好人冇想到還怎麼麻煩。。。。。。。”李業低聲道,不一會下人戰戰兢兢服侍他洗漱完畢,黃銅水盆和絲綢,李業真用不來,濕漉漉滑溜溜的。

洗個臉漱個口還要彆人來自然不習慣,剛製止兩個丫鬟,卻嚇得她們跪在地上哭起來,李業無語,隻好讓她們來。

之後又送來早飯。

之前被綁來的姑娘此時已經能夠活動,掙紮著站起來,一臉憤恨,看得出她十分倔強,此時她已經行動不便,但依舊警惕的與他保持距離。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