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八月二十五日,京都風平浪靜,秋收之後,全國上下都沉浸在一片喜慶之中。

京中民眾,各地百姓都樂開了花,而關於平南王各種各樣的傳奇事蹟,伴隨北方商人陸續傳來的訊息似乎熱度也有所停落。

茶餘飯後的談資也慢慢變成北方戰事,各地趣聞,而北方大戰的訊息隨著遼、金一代的商人慢慢傳入,不斷豐富,幾日後也在全國各地炸開了鍋。

令所有人大跌眼鏡的遼國大敗!

女真人順勢占據中京道,包圍上京城,遼國皇帝耶律術烈被困,兩萬擊敗十幾萬精銳等種種訊息隨風而來。

景國上下也一下陷入微妙的氣氛中,既有幸災樂禍的高興,又有對女真人的恐慌。

那可是遼國啊!去年才犯邊的遼國,在女真人麵前居然如此不堪一擊。

很多人談之變色,不由在想女真人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是不是長著三頭六臂,又或是比漢人多隻眼睛,居然連遼國也那麼不堪一擊。

最近,女真人慢慢替代平南王,變成人們口中最熱門的話題。。。。。。

隻不過與平南王的崇拜敬仰不同,每每談及女真,很多人都是麵帶懼色,心有恐懼的。

新王府工業區已破土開工,開始建造,坐落在靠近城東北位置,由祝融負責,從下水道和明渠建設開始,引大江之水儲存水壩,然後形成可控水流,從而驅動水輪。

新水輪將會用鋼鐵作為軸承。

王府東麵那一片,上百人同時開工,最近都變得熱火朝天,灰塵遮天蔽日,幾日不散開。

而且有了黑火藥,破石雖然還不那麼容易,但開山綽綽有餘,大大加快工程進度。

水泥不怕水,新鋪的水渠兩四五天後就能過水,而且堅如磐石,如此效率之下,工程一日千裡。

而最難的下水道係統也不成問題,因為水泥的粘合性讓下水道穩固,想修多寬敞就修多寬敞,同時不懼水流,以至不需要造價高昂的陶瓷管道。

祝融自然興奮,因為他從未見過這樣的東西,這幾乎改變了他對建築的認知,同時他也想到,若是這些東西能夠運用,建築規則幾乎都將改寫。

八月二十五日下午,起芳帶著第一批南下的兩艘大船回來了,還運回新軍的第一批五千套新軍服。

李星洲和詩語在到王府渡口迎接,第一批新軍軍服很快就會列裝,主要突出簡潔和方便。

就軍事而言,最強大的並非刀兵,而是觀唸的轉變。

當想著拚刀子肉搏的時候,有人已經想到百步之外乾掉你;當想著幾百步外乾殺人的時候,有人已經想到用堅船利炮對射;當終於想起堅船利炮,便再也看不到敵人了,有人想到在幾百上千公裡之外決勝。

先人一步的戰術觀念轉變,才能占據絕對先機,穩穩把控戰局,讓落後的戰術毫無勝算。

因此,每半個月,李星洲都會召集新軍都頭以上乾部開會,並且不斷強調火力優勢的重要性,以密度和速度替代精度的理論,事實上在冇有膛線的情況下,想要以精度取勝是不可能的。

隻能以密度彌補,通過連續而密集的火力,讓敵人無法靠近,抬不起頭就是新軍的首要戰術目標,一切作戰訓練都要基於這個觀念去實施,而精度則冇有那麼高的要求。

如此一來,射速和熟練度也就是眾人追求的終極目標。

在這種觀念激發之下,不隻是將士做出改變,趙四等工匠也在這方麵開始煞費苦心。

所謂需求牽引軍事科技發展,為加快射速,順著當初將炮彈和發射藥用軟木連接固定的思路,趙四等人很快也研究出一種新的子彈。

那就是將子彈從圓形做成錐形,用浸潤過油的薄紙做成圓柱形狀固定發射藥在子彈後方,如此一來,填裝時不用先裝火藥再裝彈丸,而是彈丸火藥一次填裝,大大提升射擊速度。

趙四親自來找他彙報這件事,還信誓旦旦跟他說,發現長形彈丸的威力比圓形的大。

李星洲聽他說,又看了他寫了好幾頁的報告用於闡述長形彈丸比圓形彈丸的好處,比如精度更高,威力更大,根據他觀測,速速也更快,四百步射程大概快了半息左右的詳細記錄。

忍不住跳起來拍拍趙四肩膀:“你他孃的真是個天才!”

隨後便讓賞了他一千兩。得王爺如此賞識厚待,趙四非常高興,他以前不過是個小小的木匠,隻因遇到平南王,一下子變得春風得意,如魚得水,才一年便腰纏萬貫不說,最重要的是在王府他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想那些以前他不敢想的東西。

李星洲更是欣喜若狂,長形彈的發明可謂是槍械史上的一次革命,趙四之所以感覺長形彈丸威力更大,是因為重量相同時,長形彈丸的直徑要比球形彈丸的小得多。

且它頭部還可做成尖形,減小飛行時的空氣阻力,可大大縮小槍的口徑,減輕槍的重量,提高槍的堅固性。

其次長形彈丸同槍膛的接觸麵積要比球形彈丸大得多,能更好地嵌入槍管,增加氣密性,提高精度和威力。

這就是為什麼趙四測出子彈更快了,因為氣密性好,能量損失少,子彈動能增大,速度和射程,精度自然跟著增加。

以後還可以契合膛線使用。

李星洲以前也想過做長形彈,但他不是工匠,經驗不足,隻有一些理論,到具體操作環節就懵逼了,所以不像趙四那樣既能想出發射藥和彈頭一體的解決方案,又能實現具體製造。

趙四弄出的長形彈雖然有諸多好處,提高發射速度,威力,精度射程,但也有缺點,這兩點趙四也寫得清清楚楚。

一是紙張殘留有時會阻塞槍膛,二是有時候燧石的的火星有時無法燒薄紙點燃火藥,使得擊發會失敗。

但這兩缺點卻不能掩蓋它的優點,阻止新彈藥的使用,同時遂發槍因為不需再後裝火藥,火藥池隨之減小,王府生產子彈的流水線工坊也隨之需要改進。

但不管如何,這是一個大進步。

這幾天朝堂上並冇有什麼大事,最近幾次上朝大多都是關於北方戰事之事,很多人聽了北方戰報之後,都覺得金國和女真會打好幾年,因為這是舉國之戰。

李星洲卻從中聞到不一樣的味道。

因為據北方的戰報,金國皇帝完顏烏骨乃就如當初的完顏阿骨打一般,破城之後冇有燒殺搶掠,而是安撫百姓,減輕賦稅徭役,肅清牢獄。。。。。。。

最可怕的事情來了!

遼國是一個多民族國家,漢人、契丹人、女真人、蒙古人、高麗人、西夏人等等都有,百姓並不關心誰做皇帝,隻關心誰對他們好。

這也是當初完顏阿骨打幾千人上萬人就橫掃帶甲百萬的大遼,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如入無人之境的重要原因之一。

如今金國皇帝一旦對百姓好,就會大得人心,受夠遼國皇室壓迫的眾多百姓都會紛紛倒向他。民心所向,這纔是最可怕的。。。。。。。

不怕他能打,就怕他知道如何得民心!

要說能打,當初項羽用兵無敵,一生勝仗無數,結果越打越慘,最後還是死在能得民心的劉邦手中就是最好的例子。能打的並不可怕,就怕能打又有腦子的。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