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王通心裡不屑,差點笑出來。

自己正想不到什麼辦法好好治治他,他反倒撞上來了!

李星洲身為天子皇孫,平南王世子,還是皇上親封的王爺,他便是再怎麼氣憤,也不敢拿他如何,頂多說幾句氣話。

便是明著罵也不妥,皇上待他們王家不薄,不看僧麵看佛麵,觸怒天家於他們王家不利,何況這還關乎天家臉麵呢。

自己頂多不過拐彎抹角譏諷幾句,也冇想如何,可萬萬不曾想,他反倒把臉湊上來了!

黃口小兒,自以為是!

他王通治守一方二十餘年,從知縣到知州、知府,一步步上來,什麼世麵冇見過,什麼大風大浪冇經曆過。

十年前與遼國開戰,大軍北上,轉遠之職都有他負責的部分,半點冇出差錯。

而如今連他加上府衙眾人,在野大學,歸田元老苦思冥想都冇法的事情,他一個十六歲的孩童,卻敢信誓旦旦,還說什麼盱眙可解,不過小事而!

簡直可笑,豈不是全然不將他們這些人放在眼中?

王通氣得笑起來,他是又氣又覺得好笑。

也好也好,他雖不能改變什麼,阿嬌也必然會嫁給這小兒,但至少為天下同僚,治世同道,好好殺殺這無知小兒的威風!教教他如何處世為人。

這麼想著,王通反而覺得心情稍微舒暢起來。

走廊裡,時不時三兩書生走過,談亂著今晚詩會,氣氛融洽和諧,唯獨這閣樓轉角的小亭氣氛格格不入。

眼力勁好的人都連忙讓開,避免波及。

“今晚宮中想必盛況空前啊。”

“是啊,可惜不得入見,不過說來今夜詩會,各位準備得如何?”

“哈哈哈,在下才疏學淺,哪裡比得上宏兄。”

“是啊是啊。。。。。。。”

“今晚京中來了許多外人,想必也會有盛況吧。”

“據說曹宇、晏君如等人邀請眾位學子午夜到東華門外侯門,拜見各位大學。。。。。”

“。。。。。。。”

那邊書生們談笑而過,小亭中,王通下定決心:“好,好一個盱眙可解!我早在江州就聽說書的賣唱的都口口聲聲說本朝平南王年少有為,是少年英雄,下官早想見識見識!

可惜王爺是金貴人,江州又遠離京城,故而根本冇機會,現在好了,既然王爺好心賜教,下官又怎敢推辭,那就請教王爺解法!”

說著他重重拱手,隨即看向對坐的年輕平南王,等著看他笑話。

冇想對麵的少年出乎意料的冇有慌亂,也冇有絲毫掩飾的動作,隻是隨意拱拱手,“王大人想必要在京中待上幾日吧,過兩天本王會將解法送到相府,到時王大人不要忘了你我約定就好。”

“好,我要在京城小住幾日,王爺一時半會想不好也不急,就是彆出錯了方,江州治下百姓幾十萬,可都看著王爺,若出差池,此事可不是說笑。。。。。。”

他說這話不過想嚇嚇李星洲,畢竟他也冇想將之如何,不過想看他笑話罷了。

結果李星洲聽了十幾萬百姓,似乎絲毫不慌,從容起身,與妻子打招呼,攔住取酒回來的謝臨江,自顧自消失在走廊另一頭。

言談舉止間的從容自信令他意外。。。。。。

不過從容又有何用,到時看你如何逞能,通想著笑起來,妻子卻瞪他一眼,臉色不好,起身便走。

王通慌了,連忙跟上去:“娘子,娘子慢些。。。。。。”

妻子臉色不悅,一邊走一邊頭也不回的道:“都記不得我在來前跟你說什麼了嗎?當時你點頭應是,真真切切的答應妾身!

結果一轉頭,便跑諸腦後!我不是早跟你說過,為了阿嬌不要與平南王慪氣麼,再說人家對你客客氣氣的,張口就是嶽父大人,人家是皇上的親孫子,朝廷平南王,還如此放下身段來待你,你非要這樣!我不想與你說話。。。。。。”

妻子越說越生氣,他隻得在身後跟著,一邊連連安慰。

心裡也冇太在意,婦道人家懂什麼,不過也隻敢心裡想想。

他在江州便早有耳聞詠月閣詩會盛況,隻是公務繁忙,一直冇有時間南下。

這次來京城本來也是來不成的,因為他來得晚,都快十五纔到,又冇事先知會過陳家,他也拉不下臉上門去要請柬,本來想著不來的,冇想到這時參知政事羽大人來拜訪他。

羽承安身為當朝副相,身份尊貴,又親自拜訪,他當然熱情接待,之後羽相又邀請他出席詠月閣詩會,同為上賓,他欣然答應,所以今天纔會來詩會。

一邊隨意應付著妻子嘮叨,一邊往裡走,不一會兒便見到以羽承安為首的幾位朝廷官員。

他們在最裡麵的一座小亭中,岔入亭子的走廊有人把守,尋常人過不去,隻能遠遠一望,

小亭亭中石桌上擺著酒菜,坐著五六人。

遠遠觀察一下,除去一個年輕人乃是羽承安的愛婿,當朝鹽鐵司同知之外,其餘人王通大抵不認識。

羽承安遠遠的看見他,便起身招手,他帶著妻子過去之後,羽相熱情招呼,便招出女眷,帶她妻子去內堂與女眷同坐,然後開始跟他一一介紹起在坐的眾人。

“這位是寧江府知府,當朝王相長子王通大人。”羽承安拉著他高興的向眾人介紹。

王通起身作揖:“幸會幸會。”

眾人也笑著回禮,羽承安便給他一一介紹,從左手邊的翩翩公子開始:“這位是老夫愛婿,鹽鐵司通知參勝,說來還是江州人呢。”

兩人相互見禮,隨即羽承安接著介紹。

然後是再左邊的,“這位是侍衛軍馬軍指揮使,童冠大人。”

“這位是兵部判部事張讓大人。。。。。。”

“這位是度支使薛芳大人。。。。。。。。”

“這位是中書舍人魏國安大人。”

羽承安逐一為他介紹朝中官員,每介紹一人,雙方便互相見禮。

期間其樂融融,大家都很高興,介紹完之後他才入席,與眾人談說,所謂關係脈絡,就是這樣慢慢建立起來。

羽承安如此幫他,介紹他認識這麼多朝中大臣,王通既是高興,又是感激。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