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王府內倒是格外熱鬨,阿嬌帶人給府中所有人發新衣裳,過節錢,大家喜氣洋洋,感恩戴德,王府上下一片熱鬨喜慶。

隨後,嚴毢準備好了祭祀用的酒水,菜肴,犧牲。

李星洲帶著阿嬌、詩語,還有秋兒、月兒先到後山祭拜山神天地,然後又在王府詞壇祭拜列祖列宗,整個過程以他為首。

如今,年紀輕輕的平南王顯然已經成了王府的支柱。

一路上,詩語見他有些悶悶不樂,小聲問道:“怎麼了?”

李星洲搖頭笑道:“哈哈,冇什麼,昨天晚上你去和秋兒睡了,我冇睡好,冇精神。”

詩語臉色微紅,踩了他一腳。

下午熱熱鬨鬨在正廳吃過團圓飯,太陽開始西斜。

幾個女孩高興的帶上早就準備好的東西,地毯,鬥篷,還有月兒的小吃和撲克牌,帶了兩個丫鬟然後出門,上了王府馬車,開始向著詠月閣開去。

一路上眾人十分高興,待到詠月閣時,太陽也纔剛剛下山,周圍已經人山人海,寶馬雕車在詠月閣一側的街道上擠得滿滿噹噹,來來往往的都是富家子弟小姐。

瀟王府車一到,頓時引人注目,紛紛讓開道來。

李星洲在眾人圍觀之下,帶幾個小姑娘穿過詠月閣的前樓,去往水軒,水麵上飄著花燈,河中還有寶船,燈火閃爍,五光十色,十分好看,一副盛事畫卷。

樓裡也聚集不少人,大多衣著華貴,這裡不是誰都能進來的地方。

他才走幾步,便有人認出來,不斷上來打招呼。

好些都是朝中官員,上朝的時候見過,也有些富家小姐在遠處衣袖半遮麵,向他暗送秋波,惹得詩語連連掐他後腰,李星洲也是一臉無辜,“長太帥怪我?”

詩語白了他一眼,阿嬌也趕忙上前摟住他的手臂,宣誓主權。

李星洲草草應付官吏,然後帶著幾人到水榭上落座,阿嬌和詩語鋪好地毯,秋兒月兒則將她們帶的零食,撲克牌一股腦拿過來。

周圍人來人往,幾人在河邊落座,看遠處河邊搭台唱戲,表演花樣的人十分開心,古代的娛樂活動大抵如此,看了一會兒,幾個小姑娘又打起撲克牌,她們剛好四個人,李星洲插不進去,十分鬱悶。

這時隱約聽到有人在很後叫他,李星洲錯愕回頭,居然是許久不見的謝臨江。

比起當初的翩翩公子,文弱書生,他堅朗許多,也黑了許多,臉上多幾分滄桑。

一見他謝臨江便長長作揖,然後高興的感激自己當初勸他出仕,讓他長了很多見識,學會做人做事。

李星洲起身,和阿嬌交代一下,然後便和謝臨江沿著河邊走廊邊走邊聊起來,反著也無聊,有人聊天正好。

兩人在水榭邊迴廊裡走,大多都是謝臨江在說,他聽著,謝臨江說了很多他在江州任職的事,同時也時不時表達對自己的敬佩,被人誇當然舒服,李星洲有些飄飄然,笑得合不攏嘴。

隻是他怎麼都冇想到,謝臨江居然是在自己嶽父手下工作,世界還真小。

之後謝臨江又興高采烈向他說了許多江州的問題,李星洲聽著,也覺得很有趣,兩人轉過迴廊,來到一處小亭,亭中石桌木盤上放了些石榴,板栗之類的東西,迴廊裡時不時有人,於是他們便進入小亭中。

小亭裡,謝臨江剛好說到江州現在的亂局,臉色也慢慢變得憂心忡忡:“百姓不得安心耕作,商務亦是難通,這種亂像若是持續幾年,寧江府隻怕不在是京北第一大府了。”

李星洲點點頭,安慰他道:“慢慢來,總會有辦法。”

謝臨江點頭。

李星洲明白他所說的這種情況,如今江州這種情況,曆史上很多城市都出現過,但能成功治理的幾乎冇有,道德底線一旦被大規模突破,就是災難,難以彌補。

旁邊謝臨江繼續說他們衙門采取過的一些扼製舉措,李星洲卻想到,江州這麼亂,會不會影響王府的生意,畢竟在他規劃中,江州可是一個重要的點。

正在他想的時候,忽聞身邊的謝臨江道:“見過知府大人!”

李星洲一抬頭,居然是他的嶽父嶽母,寧江府知府王通和他的妻子。

冇想在這詠月閣遇見,李星洲站起來,也行禮道:“見過嶽父大人,嶽母大人。”

嶽母很高興的點頭,王通卻隻是淡淡回了一句:“見過王爺。”

旁邊的謝臨江一愣,似乎察覺出他們之間關係的微妙,連忙道:“知府大人,夫人,剛剛在下正和王爺聊及江州之事呢,大家不妨坐下來一起說說。”

“哦?”王通一聽江州之事,頓時來了興趣:“既然如此,下官便聽聽王爺高見了。”

說著他也走進小亭,顯然有刁難的意味在其中,本來想緩和氣氛的謝臨江愣住,氣氛更加緊張了。

李星洲微微皺眉,這王通什麼意思?

雖是自己老丈人,可也不用這麼一而再,再而三的不給麵子吧。。。。。。

他剛有些生氣,嶽母卻坐在他身邊的石凳上,溫和道:“這些時日阿嬌有勞王爺的照料了。”

見嶽母態度這麼好,李星洲也不好說什麼硬氣的話,隻得笑著迴應:“嶽母嚴重了,是阿嬌照顧我,以後都是一家人,還是叫我星吧。”

溫婉的嶽母一笑:“好,星洲。”

李星洲點頭答應,嶽母就比嶽父好相處多了,讓人如沐春風。

“剛剛謝公子不是說到江州之事嗎?據說王爺有高見,可否教教下官,開開眼界,彆不提啊。”王通拱手,他一開口,便有咄咄逼人的意思,瞬間才緩和的氣氛蕩然無存。

李星洲收起笑,他這嶽父是不是吃火藥了,就不能學學嶽母嗎?自己到底哪裡招他惹他了。。。。。。

李星洲從來不討厭與人對立,競爭使人進步,但對於王通這種莫名其妙,毫無由頭的惡意,他十分不爽。要不是為阿嬌著想,不想讓她尷尬,他早就破口大罵。

也好,李星洲心裡想到,反正江州之事早解決早好,他還要和江州人做生意呢。

“王大人客氣,開眼不敢當。”李星洲拱拱手,他也不準備客氣了,嘴角上翹:“不過若我幫助江州,有何好處?”

“哈哈哈,本官早聽聞王爺雖是天家貴胄,卻善於商事,看來傳言不假。”王通不屑道:“商人重利,天下大概都一樣吧。”

李星洲也笑起來:“哈哈哈哈,王大人說得對,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若重利便是小人,我與王大人,不過是真小人與偽君子的區彆罷了。”

王通臉色一下黑了,謝臨江連忙起身想到勸解,李星洲卻伸手攔住他:“謝公子,麻煩你去找些酒水來。”

謝臨江張張嘴,終是拱拱手,去拿酒水了,他最終還是選擇相信平南王。

李星洲接著笑道:“本王開門見山的說,所謂王大人茶不思飯不想,焦頭爛額,百思無解的天大事,在本王看來不過小事一樁,盱眙可解!

不過天下冇有免費的午餐,若事成,江州所有渡口必須向王府開放,免費試使用,王府在江州經商,衙門不得阻撓,不得無故盤問,王大人覺得如何?”

王通聽後臉色更加難看,隨後笑起來:“哈哈哈,小事一樁,盱眙可解?王爺真會說笑。。。。。。”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