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他帶人從後方一路向北,此時正是正午,從這到前鋒與女真對峙之處,大概兩三裡,但到左軍,估計要走上好一會,至少有五六裡路,甚至更遠,因為遼國多騎兵,戰線會拉得很長。

等見到舅舅,就請命為前軍,為大遼殺敵,耶律惇熱血沸騰的想,他胸懷壯誌,定要讓天下人看看,他大遼國威風,他這個遼國太子的厲害!

這麼想著,耶律惇連忙催促部下親軍加快馬速向北。

正當他們從人後奔跑,遠處許多軍士看向這邊時,突然聽到東邊傳來震天的喊殺聲,響徹天際,胯下戰馬也微微受驚,一扭馬頭嘶鳴著慢下來。

耶律惇趕忙向東方看去,隔著好幾裡地,無數人影,他根本看不清發生什麼,隻聽喊殺聲越來越響亮,戰鼓聲也開始響起來。

喊殺有他聽得懂的契丹語,還有他聽不懂,自然是女真人的話,耶律惇反應過來,開打了!

他激動萬分,連忙勒馬,也不往北趕去舅舅的左軍,而是九十度調轉馬頭,對準東邊:“各位兄弟,開打了,殺!隨我殺!殺光女真人!”

“殺殺殺!”身後的權貴子弟都高興跟著大喊,隨即一行兩百多人接連調轉馬頭,跟著大軍向東前進。

耶律惇在人群中激動顫抖,他不是害怕,而是興奮,建功立業就在此時,名揚天下就在此刻!

殺光女真人,大遼天下無敵!

聽前方震天喊殺,前鋒肯定與女真人交鋒,後方中軍部隊在領頭校官帶領下開始不斷加速。

耶律惇帶著親兵,跟著大部隊激動不已。

當他們慢慢前進一裡地,走了幾刻鐘後,陡然喊殺變得震耳欲聾,空氣中夾雜大量灰塵,瀰漫著血腥味,前方是一個小山坡,視野一下子變得開闊。

下了這個緩坡,再前進三四裡地便是主戰場!

放眼望去,心中激動的耶律惇一下子愣住了,因為遠處的形勢和他所想完全不一樣。

女真人已經越過廖白溪!

廖白溪是條小溪,水深不過腳踝,平時都用於牧民飲馬餵羊,之前遼國大營和女真大營就是以廖白溪為界,遼國駐其西,女真駐其東,可現在女真人已經殺過廖白溪!

廖白溪兩邊滿地殘屍,父皇的中軍被女真人撕出一個大大的口子!而且女真人還在推進,喊殺聲越來越大!

怎麼可能!

耶律惇呆呆站在山坡上,慌忙尋找找父皇中軍大旗。

最終他見到中軍大旗在他左前方一裡左右的位置,人馬紛紛,戰場混亂,他冇看到父皇,但若中軍大旗在,那他肯定在那了。

一回頭,他震驚的發現,遠處女真人矛頭狀的前鋒部隊已推進到離中軍大旗隻有兩裡左右的地方,還在往西殺。

又看遠方的北邊,舅舅的大片騎兵被山擋住,離中軍還有四五裡地,根本靠過不來,因為著急支援中軍,結果大片人在山腳衝撞一處,人馬踩踏,人仰馬翻,死傷者不知多少。

他又連忙看向南方,頓時鬆口氣。

好在南邊韓德讓的左軍正在擊退女真側翼,緩緩推進,遲早能從側後合圍女真人!

耶律惇大喜,雙手捏緊,定定看著,心中忍不住也跟著想堅持一下,再堅持一下。。。。。隻要等左軍合圍包抄,女真人就完了!

戰事慘烈,漫山喊殺不停。。。。。。

到太陽越過頭頂,女真前鋒不斷向遼國中軍不要命猛攻,而遼國左軍也在向女真側翼合圍。。。。。

耶律惇在後方看得清楚,甚至看得失神,雙拳緊握,屏住呼吸。

他似乎看明白了,這一場你死我活的較量,這場每時每刻都有人人死的戰鬥,比的是誰快!

誰快誰就能贏。

是女真人先衝破中軍,還是韓德讓的右軍先完成繞後合圍,誰快一些誰就贏!

他頭腦從未如此清晰過,甚至都忘記之前想的上前廝殺,而是定定看著遠處局勢。

隨即他高興的笑起來,激動得大笑,遼國贏了!因為從這看,方圓幾十裡的龐大戰場儘收眼底,他清楚的看出來——是韓德讓更快!

經曆幾乎一下午的廝殺,韓德讓的右軍幾乎擊退女真側翼,就要完成合圍。

雖舅舅的左軍被山攔住,毫無用處。

但他們人多!隻要韓德讓的右軍就能完成合圍,他們就能贏,女真人很厲害,中軍這麼多遼國精銳居然被他們硬生生殺出一條血路,可始終還是要敗,敗在他們人少。。。。。。

耶律惇終於鬆口氣。

突然,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了!

父皇的中軍大旗後退了!

女真前鋒勢不可擋,離中軍大旗隻有半裡,是危險,可東麵六七裡外,韓德讓大軍已經開始從後麵合圍女真人,隻要再堅持一刻,哪怕半刻,遼國就贏了!

可就在這時,中軍大旗開始後退。。。。。。

耶律惇懵了,中軍大旗一退,中軍也隨著後退!

本來列陣整軍都難以抵擋女真人,如今一邊後退一邊抵抗,瞬間中軍前鋒被女真人殺得落花流水。

見女真來勢更快,父皇的中軍大旗便退得更快,士兵也跟著退得更快,陣型越發鬆散,更加抵擋不住女真人,於是女真追擊速度越發快,中軍大旗也不得不加快後撤,士兵加快後退,陣型更鬆散,女真便殺得更快。。。。。。

惡性循環!轉瞬之間,幾乎短短一刻,黑壓壓的數萬中軍便由慢慢後退變成潰退!

隨即開始丟盔棄甲,漫山遍野逃跑,女真人喊殺聲越發高昂,先鋒很快殺穿中軍,追擊漫山潰軍。

形勢急轉直下!

耶律惇目瞪口呆站在山頭,心中驚駭萬分,他終於明白過來,打仗不隻比誰更快,還比誰更有勇氣!誰更有毅力!

父皇若是不害怕,若是有更有毅力,隻要再堅持一會兒,哪怕半刻他們遼國就贏了!

可冇有如果。。。。。。。

此時放眼望去,東麵韓德讓右軍已擊潰女真側翼,繞到女真人背後,可這些廝殺一天的努力都冇用了。

因為中軍已潰,女真東南被韓德讓包圍,可中軍西側卻開了一大個缺口,女真士氣大振,一路追殺中軍殘餘,然後重新集結,小半時辰後開始順著廖白溪北上,從側麵開始攻擊舅舅的左軍。

左軍因北邊山峰阻隔,本就擠成一團,方寸大亂,現在女真殺潰中軍,從側麵襲擊,被圍困山腳,根本抵擋不住,數萬人都冇堅持半個時辰,就開始向四麵八方潰散,很多人丟盔棄甲,丟下戰馬向山上爬。。。。。。。

耶律惇不由自主嗚嗚哭出聲來。

他從未見過這種慘像,從未見過他大遼國有此慘像!

身邊不斷有丟盔棄甲的殘兵跑過,一回頭,身後跟隨的兩百多人隻剩下五六人,茫然看著他,不知所措,其餘人不知所蹤,大概是逃命去了。。。。。。

女真大隊人馬擊潰北邊的左軍後又一次收攏,順廖白溪西邊南下,正向這邊衝過來。

漫山遍野都是女真人和殘屍斷臂,遠遠看去女真前鋒的人和馬已經完全染成紅色,耶律惇嚇得手腳發抖,嘴唇抖動,說不出話,身後的親兵又跑一些,隻剩一個。

他想跑,他害怕,怕到手腳不聽使喚,可他覺得不該走,他是遼國太子,他不能走。。。。。。

眼淚不斷從他眼眶流出,他努力按住騎槍,不讓它脫手,女真人馬兒疲乏,走得不快,可幾刻鐘後也快到了,離他隻有一裡,此時已到黃昏,太陽西斜。。。。。。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