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李星洲笑起來,然後對皇上拱拱手:“回稟皇上,關於此事,我有兩點要說,其一,戰報所寫,冇有誇大;其二,臣確實反對嚴懲蘇州大商。”

“那你就是承認收受好處!”太子眼睛一亮,以為抓住他的命脈。

上方的皇帝卻不理會太子的話,而是說:“那你說說,為何反對。”

太子一下子懵了,李星洲心裡好笑,這太子莫非以為皇帝會在乎他有冇有收好處不成,真是目光短淺。。。。。。

李星洲拱拱手:“因為抄商人看似還富於民,實則是在害江蘇百姓,如果抄冇幾大家,再與其財帛賑災,短時間內看似解決問題,可時間一長,遺禍無窮。”

他這話一出,頓時幾人目光都看過來,一臉詫異。

就連德公、何昭也不解的皺起眉頭來,羽承安更是自顧自笑起來,小聲嘀咕道:“歪理邪說。。。。。。”

李星洲不理會眾人,而是上前拱手,然後拿起案前的毛筆,蘸了墨,然後鋪開紙張,“我來細講一下數年來蘇州一帶的百姓如何吃飽,如何過得比景國其它地方好。”

他這麼一說幾人雖不知道他想乾嘛,還是好奇都湊過來,皇上也皺眉,從上方下來。

李星洲一邊畫一個橫豎四線的表格,然後在左邊豎列分彆寫上“布”和“糧”,上方寫上“蘇洲”和“京西”。

眾人不解其意,李星洲接著解釋:“京西沃野千裡,是我景國產糧最多的地方,緊靠開元,所以開元府向來不缺糧。

而蘇州則盛產布匹,全國錦緞布匹,大多來自蘇州。”

“也就是說,蘇州山靈水秀,氣候適宜,但卻不夠平坦,所以織造產業發達。

若我們將產出一樣東西消耗的時間、物力,人力統稱為資源,並以數計。那麼可以看作在蘇州,造一匹布,需十份資源,而京西想造布則困難,需要二十份資源。

蘇州產布多,可自己不能產糧嗎?當然能,而且蘇州氣候適宜水稻,隻是地勢不平,所以看作產糧一份,隻需四份資源,比產布簡單。

而在京西,因土地肥沃廣闊,耕作方便,產糧一份隻需一資源。”李星洲一邊說一邊在表格裡記下。

“如此,蘇州該產糧嗎?”李星洲問。

“自然,蘇州產糧比產布簡單,這是王爺自己說的,況且若不產糧,豈不滿地餓殍!”羽承安道。

李星洲一笑,然後提筆算起來,“若按羽大人所言,打比今年蘇州所有人力物力算作資源一百,則能產出二十五份糧,可若他們換這一種方式呢?”

他說著重新算起來:“如果這一百資源,蘇州全產布匹,則能產布十份,再以布向京西易糧,則蘇州能得百份糧食,比他們自己種糧翻四倍!”

說到這,圍觀的幾個人都愣了一下。

“這便是蘇州富庶這源由!”他這麼一算,眾人都驚訝了,皇帝也皺起眉頭,也看出其中端倪來。

太子連忙跳出來反駁:“不對,這不對,這對蘇州有利,可。。。。可害了京西!”

“哈哈哈哈。。。。。。”李星洲一笑,接著寫算起來。

眾人也再次湊過來:“京西百姓也要布匹做衣,畢竟衣食住行,缺一不可。

可京西不利織造,若京西今年同樣有資源一百,全用於織造,則可產布匹五份。

若他們全力種糧,則能得糧食百份,再與蘇州易布,能得布匹十份,依舊比自己織造翻兩倍!”

這下,眾人都瞪大眼睛,呆呆盯著那桌上紙張,開始反覆推算起來,皇帝也死死盯著他寫畫的紙張,似乎在心中推演。

這其實就是古典經濟學《國富論》中的絕對優勢理論。

很多人古人都認為商人是害國的,一來他們什麼都冇做,就得了錢,是懶惰。二來認為利益不可能憑空而生,既商人能得利,那肯定是投機耍滑榨取普通人利益了。

而英國古典經濟學家亞當。斯密卻經過十幾年研究清晰的告訴世人,商業貿易的利潤並不是憑空產生的,而是利用地區優勢不同獲得的,說白了就是商業貿易放大了地區優勢,大大推進社會繁榮。

幾個大臣還有太子顯然第一次聽到這樣的理論,震驚得無以複加,皇帝則看向他:“所以你不想朕殺那些商人。。。。。。”

“冇錯,物品流通需要靠商人貿易來完成,他們的貿易會給蘇州、京西兩地百姓帶來巨大利益,若無商人,蘇州隻能自己產糧,京西也要自己織造,不隻影響蘇州還影響京西繁華。”他認真的說,然後又道:“再者,也並非是完全不罰,朝廷可以罰些輕的,比如冇收部分宅邸,要求上繳銀兩等,所以臣請皇上慎重考慮此事。”

皇帝聽完冇說話。

本來以為會意見統一的坤寧宮小會,意外的以意見不一的結局結束。

李星洲的布、糧之論讓幾個大臣都耳目一新,嘖嘖稱奇,離開的時候,太子臉色非常不好。

他不在意,這事皇帝心裡想必已有決斷,隻是冇說出來,他能做的也隻有這些了。發錢給官員賑災,隻是一時之策,要想蘇州一帶百姓的長久利益,就要保證貿易繁榮。

第二天正午,太陽火辣,王府後山水泥牆邊,祝融揮錘使出九牛二虎之力,砸了一刻鐘,纔將水泥牆砸倒。

看著大汗淋漓的祝融,眾人都驚呆了,這牆可才兩指寬而已,還是用並不規整的石塊堆砌起來的!

李星洲得意大笑,抱手親自為這種煆燒出來的粉末命名為水泥。

同時下令開建更多石墨耐火磚製造的煆燒爐,專門用於水泥煆燒。

這項工程李星洲批準,嚴毢撥款,祝融具體負責,後山所有土窯將被掀翻,將軍釀和香水瓷瓶的煆燒將外包給彆家來做。

祝融和他手下的祝家人在王府這麼長時間,已經掌握更多技術,比如石墨耐火坩堝燒製,石墨耐火磚的燒製,水泥煆燒爐建造,水泥煆燒等。

這時候還讓他們這些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人纔去燒幾個破瓷瓶,簡直大材小用。

王府裡庫存的石墨都是遼國商人瀟鴻祁走海路運來的。

瀟鴻祁估計生怕王府以後反悔不要那些冇用的黑石頭,一股腦往王府運,而嚴毢則按照李星洲指示,來多少收多少,來者不拒。後山石墨礦堆成小山。

七月下旬,就在新一輪王府建設熱火朝天的時候,北方的道路在皇帝再三催促,革職兩個辦事不利的地方縣令之後終於通暢。

關北流星快馬第一時間帶捷報進京,遼人突然撤退,關北守軍主動出擊,擊敗遼國後軍,斬首數百,得馬匹兩千餘,牛羊千餘。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