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這行人中劉旭帶頭,其餘還有完顏盈哥和術虎兩人,剩下都是大金勇猛武士。

完顏盈哥乃是完顏皇帝五女,女扮男裝,也是沙場悍將,在合併女真部族和攻破遼國遼陽的戰爭中有赫赫戰功,這次跟來無非是想見識一下父親口中推崇的中原大國。

而術虎則是完顏盈哥賬下猛士,在女真部族中出名的勇武,曾徒手獵虎。

“南方果然不似北方苦寒之地,物產豐富。”劉旭感慨。

完顏盈哥不屑道:“這些地要是我大金的多好。”

劉旭一驚,連忙攔住她:“公主,此話在這可不能亂說。”

“不要叫我公主,我是將軍!”完顏盈哥不滿道。

劉旭看了身後離得很遠的景國官員,然後才鬆口氣:“將軍,此話不可亂說,這是在景國。”

完顏盈哥皺眉看他一眼:“你們景國人就是婆婆媽媽,瞻前顧後,什麼都怕!”說完自顧自往前走。

劉旭搖搖頭,心中有火氣,可又不好發。

他知道自己推薦完顏烏骨乃實行漢製,以漢字為基礎創造女真自己的文字,貶黜很多女真野蠻的習俗和風氣,確實幫助女真部族變得更加強大,積蓄力量,可也得罪很多傳統的女真人,認為他是在糟踐他們的先祖,恨不能除之而後快。

完顏盈哥就是對他最不滿的人之一。

劉旭心裡清楚,隻要完顏烏骨乃皇帝一死,他隻怕也活不成了,不過他如今已年過五十,又有幾年好活呢?幫助女真,不過為報完顏烏骨乃的恩情罷了。

他們一行人奇裝異服,自然吸引很多人目光,很多身著華貴服裝,手執紙扇的景國公子對他們投來鄙夷之色,圍過來評頭論足,如看招搖過市的猴子一般。

一行人中,隻有他和完顏盈哥懂得漢語,這還是她的父皇逼著她學的。

聽這些人的話,完顏盈哥大怒,差點動手,劉旭連忙攔住,幾人看儘城中繁華後,完顏盈哥也忍不住承認:“北方苦寒之地,確實見不到這番景象。”

隨後幾人在景國驛館官員帶領下,進入一奢華酒樓,徑直上了三樓。

完顏盈哥和眾女真勇士從未來過如此奢華之地,一路上倒有些拘謹,引來景國驛館官員輕笑,然後善意道:“諸位不必客氣,南北風俗不同,大家相互見諒便是,但可暢懷,無須拘束。”

完顏盈哥臉色這纔好些,劉旭也鬆了口氣。

待精緻菜肴美酒上來,眾人都被吸引,特彆是那清冽如水的美酒,剛一倒出,便吸引她目光:“這莫非是將軍釀!”

官員一愣:“這位公子也知將軍釀?確實如此,這正是將軍釀。”

完顏盈哥大喜,暢飲一杯,嘖嘖嘴便想換碗來喝,可被劉旭不著痕跡用手壓下。

“不錯,這美酒在我們那千斤難的,是我喝過最好的酒。”

官員笑起來:“將軍釀在應天府一百一十兩一壺,若是到開元,便是百兩,若公子喜歡,可帶些回去。”

“哦,居然這麼便宜!”完顏盈哥道。

“自然,此美酒產自我景國開元,要到北方需渡海北上,所以在這買比北方便宜。”官員自豪道。

完顏盈哥不說話,卻小聲哼了一聲:“這種地方居然能出美酒。”

眾人正吃得高興,卻突然聽聞樓下有抑揚頓挫的聲音。

“話說那叛軍,氣勢洶洶,賊首丁毅手中馬步軍十萬餘,列陣冷風箐以南草原,黑壓壓一片,徹地連天,用夏日茂草作掩,就等平南王上鉤。。。。。。”

聲音是從樓下傳來的,但因樓下安靜,卻連樓下也異常清晰起來。

十幾個金國勇士,還有術虎不懂漢話,聽不懂,隻知埋頭吃喝,劉旭和完顏盈哥卻聽得清楚明白,來了興趣,一邊喝酒一邊也豎耳聽起來。。。。。。

“待見到平南王馬軍出了樹林,過了冷風箐,一下子掩殺過來,叛軍自以為人多士氣高漲,平南王馬軍節節敗退,隻知逃命,那賊首丁毅見此大笑,‘哈哈哈哈,什麼平南王,不過無知小兒!徒有虛名!’

說罷便以為贏定,轉身要先行離開,就在這時,一聲晴空霹靂響!平南王早就料定賊人會如此,一千神機營軍士,已經埋伏在冷風箐北岸,待叛軍前鋒馬軍過河減速,一下子殺將出來!”

“。。。。。。那千人神機營人人身著紫青霹靂雷光甲,頭戴亮銀盔,手持金剛伏魔棍,瞬間腰挎冷光削鐵寶刀,一下衝入敵陣,殺得鬼哭狼嚎,屍橫遍野,人馬儘碎,屍首瞬間堵住冷風箐,乃至河水斷流。。。。。。。”

“。。。。。叛軍一路向南逃竄,前後踩踏,平南王騎著眉雪寶馬帶頭追趕,一路直趕殺凜陽城下,斬首數萬,俘獲兩萬餘,那邊方要走的賊首頓時嚇破膽,不鑽入城中敢回頭。。。。。。”

下方說書的說得興起,時不時引來眾人一陣叫好。

完顏盈哥卻皺眉問:“這說的是什麼?”

官員自豪道:“他說的是我景國平南王的故事。”

劉旭點頭:“就是那個以一千破十萬的十六歲王爺。”

“正是!”

“哼,我便不信這鬼話,十六歲?一千破十萬?你聽他說那些話,什麼紫青霹靂雷光甲,什麼金剛佛魔棍,上了戰場棍子哪能害人。”完顏盈哥不屑道:“十有**是編出來騙人的鬼話。”

官員皺眉道:“這位公子,南方叛亂,叛軍十數萬,確實是平南剿滅,景國上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怎麼會是假呢。”

“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莫非你也跟著那什麼平南王如何殺敵了不成?”完顏盈哥反問。

官員一下子啞口,無言以對,劉旭見情況不對,連忙站出來圓場,扯開話題,氣氛微妙,眾人隻管吃喝。

待出了酒樓,回到驛館,完顏盈哥還是不屑:“莫要讓我見到那什麼平南王,不然我就用拳腳告訴天下人他不過是個騙子。”

劉旭無奈,隻好耐心告誡她不要惹是生非,景國一行當以和為貴,不過完顏盈哥似乎並冇有聽進去。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