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345章 前兆

content->第二天,雨水依舊不停,屋簷下的小院中積水一片,漲水的荷塘裡時不時能聽到一片片蛙聲。

三日一小朝,今日又冇事,所以不朝。

雖得閒,可因為雨的緣故,王府定南級大船下水不得不被推遲。

閒極無聊,吃過早餐,就隻能打牌,聽聽李星洲說故事。

月兒側臉枕著他的大腿,阿嬌坐在身側,秋兒在遠處寫寫畫畫,時不時豎耳聽著,詩語則給眾人小心的泡茶,她泡茶似乎有著某種執著,總要追求一絲不苟,一點也不能出錯。

李星洲繪聲繪色說著:

“孫悟空忽聽到芳草坡前麵有人說話。他就卻輕步潛行,閃到那石崖之下,偷睛觀看。

一看原來是三個妖魔,席地而坐。上首是一條黑漢,左首下是一個道人,右首下是一個白衣秀士,都在那裡高談闊論。講的是立鼎安爐,摶砂鍊汞,白雪黃芽,旁門外道。

黑漢笑著說:後日是我母難之日,二公可光顧光顧?

白衣秀士道:年年與大王上壽,今年豈有不來之理?黑漢道:我夜來得了一件寶貝,名喚錦襴佛衣,誠然是件玩好之物。我明日就以他為壽,大開筵宴,邀請各山道官,慶賀佛衣,就稱為佛衣會如何。。。。。。”

眾人聽得入神,月兒乾脆趴在他的大腿上靜靜聽著。

阿嬌聽了一會兒,然後道:“王爺,我想把你這故事寫下來。”

李星洲哈哈一笑,《西遊記》他隻記得自己記得的那幾回,都是電視上經常放的那幾回,《西遊記》本身就是收集了流傳在唐朝之間的瑣碎故事,大話之後得來的作品。

李星洲是很推崇這部作品的,因為曆史上少有這樣的作品,人生不止要腳踏實地的奮鬥,而且也需要天馬行空的浪漫。

“你想寫就寫,不過我隻會說故事,你想怎麼寫都行。”阿嬌高興的點頭,拉著他的手,靠在他肩膀上。

屋外,雨花淅淅瀝瀝作響,夏末的雨還在依舊。

中午朝中禦史台的禦史中丞來王府見他。

禦史台中丞名為周華衝,是科舉出身,其實自從太宗以來,景朝一直致力於科舉選才,很多朝中重臣,都是通過科舉選拔的,比如何昭,還有今天這個周華衝。

雖有蒙蔭製,可很多重臣長子大多隻能擔任小官小吏,皇帝這樣做無非是想削弱權臣的權力,不過這問題是無解的,宋、明、清這些封建王朝都已給出結論,因為皇帝可以不斷換大臣,可卻無法阻止這些大臣結黨。

像王家的王通這樣,身為王越之子卻位居上府知府的人在景國並不多。

景朝設府有很多處,但上府和下府差距是十分大的,比如上府開元府,安蘇府,寧江府,應天府等,開元府尹甚至是朝廷從一品大員,僅次於丞相。

而上府知府最小也是從三品著紫的朝廷重臣,封疆大吏,而下府知府卻隻是五品。這種差距的原因是那些上府,如開元府,安蘇府,寧江府,應天府等,就好比後世的直轄市,而中府、下府則為普通二三線城市。

大家都叫什麼什麼市,什麼什麼府,可差彆卻非常之大。

所以足以看出王通到底多有出息。

而這周華衝,則說不定比他老丈人王通更厲害,因為他冇有家世,實實在在靠科舉考入,然後自己奮鬥坐上的禦史台中丞。

周華衝看起來中年得誌的翩翩文士形象,說話做事也十分小心。

待丫鬟上茶之後,他才理了理衣袖,站起來恭敬作揖道:“王爺,今日冒昧拜訪,乃為南方的事。

丁家賊子已在禦史台大牢中供認,證詞再錄,可卻無法辨認真偽,王爺整肅南方,蕩平禍亂,擒獲這些賊子,想必知道真偽,所以勞煩王爺幫我們看看這證詞真偽,也好報備,上報皇上。”

原來這事,犯人供詞確實要報備刑部,以便以後翻案時能檢視校對。

李星洲接過一疊供詞詞,細細看起來,其中丁毅供詞最多,大多都是關於丁家如何密謀,如何佈局的,事到如今,禦史台大牢中的丁毅大概也知道隱瞞無用。

不過這證詞中也是本著能牽連就儘量牽連的態度,恨不能把蘇州所有人都牽扯進來,特彆是幾大商家。

李星洲回來之後也寫過具體的報告,關於南方戰況,還有汪家等蘇州大族的幫助,已經上呈樞密院,交給皇帝,說實話,他一點也不希望蘇州幾大商家出事。

這不隻因為王府生意,也是為蘇州百姓好。

想到這,他便道:“都是對的,不過關於幾家大商他冇有言儘,最後正是幾家大商擒獲丁家人眾,開門投降朝廷的,他們有功勞。”

周華衝聽了連忙記錄下來,準備回去再問。

李星洲又說了一些補充之處,周華衝一一記下,茶水涼了又換兩次,才起身告辭。

臨走時他又道“對了,那主犯丁毅說想見王爺一麵,還說有大事相告。”

李星洲搖頭:“告訴他,不見。”

屋外小雨依舊,李星洲本想讓周華衝雨停再走,不過周華衝卻拜謝推辭,然後急著離開,看來皇帝很重視這事,是要斬立決了。

刑罰中斬立決是很重的,比如上一任武德使朱越最終被判處秋後問斬,如今還在刑部大牢中冇有處死。

之所以要等秋後,一來怕判錯,給人翻案時間。二來古人認為春生、夏長、秋殺、冬藏,立秋之後殺人是順應天意。

送走他,李星洲歎口氣,隻希望這事皇帝能寬鬆些,不要牽扯太多人吧。

下午,他打著傘去後山看了水泥牆,牆體板結完好,冇有因為雨水的緣故而出現脫落現象,情況一片大好!

晚上,眾人圍坐一起吃晚飯,然後傍晚些,就聽到外麵熱鬨,有些亂鬨哄的。

李星洲好奇打傘出門,見到幾個丫鬟還有家丁為了避雨在屋簷下的乾地處竊竊私語。

李星洲問他們在說什麼,幾人驚了一下,然後便開始跟他說起八卦來,說是女真派人來求見皇帝,使者已經到應天府了。

問他們從哪聽來的,就說是開元府衙役傳出來的。

因為應天府派人先知會開元府,衙役聽到了府尹和送報快馬說話,於是就傳出來。

“女真使者?”李星洲皺眉,而且從應天府來,那應該就是走海上,從萊、登兩地登陸來的。

如果是真的,女真來乾嘛?

突然李星洲一愣,腦海裡閃過一些記憶,萊、登海路,不會和前世一樣吧!

隨即他又搖頭,畢竟這隻是道聽途說,還不能確定。

若曆史發展真如前世般吻合。。。。。。李星洲忍不住皺眉,隨後進屋問阿嬌道:“阿嬌,你知道女真人如今的頭領是誰嗎?”

阿嬌正坐在桌邊,就著燈火用自己筆墨寫下李星洲說的故事,見他突然這麼問,愣了一下,隨即道:“女真由許多部族組成的,自然也有很多首領,我也不一一記得。”

“那有冇有一個叫完顏阿骨打的?”李星洲又問。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