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六月中旬,北方再次傳來訊息,遼人又南下了。

在戰報到京三日前,李星洲便收到魏輕雨的秘信。

裡麵說了遼人南下的詳細情況,以及情報來源。

魏朝仁以金銀收買邊境的契丹遊牧民,讓牧民為他們作探子,牧民會說契丹話,四處遊牧,也不會引起懷疑,所以率先知道大軍南下。

根據魏輕雨的說法,遼人南下數十萬眾,不過遼人每次都是如此,因為遊牧,打仗拖家帶口的來,真能打的就冇那麼多,她倒表示不是很擔心。

後麵幾天,朝廷也下旨,反響比南方叛亂平靜許多,大概一來早就習慣,而來南方大勝鼓舞人心。

朝廷迅速動員,調派江州的江閒軍,雁門等地的廂軍北上,據城而守,遼人很難攻進來,百年來都是如此,去年破城,隻因魏朝仁出城迎戰結果被不知哪裡來的女真人繞後偷襲。

李星洲搖頭,這日子還真是不太平。

不過隨即也明白過來,是了,這可不是後世有核威懾,大家小打小鬨都不敢真動手的年代,戰敗的代價小,所以打仗幾乎是家常便飯。

他有更重要的事,那就是接手新軍。

新軍在編一萬五千人,樞密院直轄,而如今有被皇上交到平南郡王、冠軍大將軍手中。

雖如此一來,李星洲便入樞密院之職,屬樞密院官員,可明眼人都知道,樞密院怎麼可能管得了平南王,他是朝廷王爺皇家之人,皇上又加個正三品將軍。

這些有恩寵成分,可也有為讓平南王不受樞密院轄製的成分啊。

如此一來,這新軍就是真正落入天家掌控了。

李星洲自然高興,他不在乎皇帝和樞密院之間的權力角逐,這是一支真正屬於他的武裝力量!

因為所有禁軍都是三衙養訓,樞密院調動,也就是樞密院能調兵但不能統兵,而三衙能統兵卻不能調兵。(所謂三衙便是殿前司、侍衛軍馬軍司、侍衛軍步軍司,首官分彆為殿前指揮使楊洪昭,侍衛軍馬軍指揮使趙光華,侍衛軍步軍指揮使童冠。)

樞密院為全國最高軍事指揮機構,軍隊調防、戰爭動員、戰爭的指揮等都是樞密院的職責,同時也領導兵部事務。

下設十二房:關北房、京西房、支差房、在京房、校閱房、劍南房、兵籍房、民兵房、吏房、知雜房、支馬房、小吏房。

十二房大多數是根據事務分類設立,而其中幾房則是專門戰事而設立,以便快速應對,比如關北房、劍南方,就因為關北、劍南兩路戰事頻發,所以特彆設立此兩房,以準備應對隨時發生的戰事。

而京西房則因京西是京最後一道屏障,京西雖劃爲一路,但並未設節度使,其中寧江府眾多州縣都劃歸京西,而在京西也駐紮有一軍,號為江閒軍,保護景國最後大門。

而新軍不屬三衙養訓,直屬於樞密院,這就意味著統兵調兵之權都是統一的!李星洲身為樞密院的人,又是新軍統帥,他不隻能養訓新軍,還能調動新軍。

李星洲到樞密院領兵符時,就準備好如何應對塚道虞的為難,畢竟兩人關係並不愉快,他們還有恩怨冇有清算。

嚴申跟他到了樞密院大門外,門口兩座石獅子高過人,兩個身皂青軍服的士兵把守門口,周圍清淨無人,即便在德公家門前也有不少想上門拜會的,所以常會見一些衣著華貴之人在門口徘徊。

可這樞密院大門口,卻不見半個人影,想想也是,誰敢來著饒舌說情啊。

李星洲說著下馬,嚴申過去遞上腰牌,兩個看門的軍士連忙行禮開門,不一會兒他們就進入內院。

樞密院辦事處很大,擺設也式分解簡陋,還不如德公家中精緻,待過天井,進入正堂之後,塚道虞已等候在那,李星洲也不客氣,自己坐下拱手道:“許久不見,塚大人可好。”

“托王爺洪福,老夫尚且健朗。”塚道虞也麵無表情回道。

“大人不準備上茶嗎?”

塚道虞搖搖頭:“小事而已,不用盞茶時間,何必上茶,王爺今日是來領兵符公文的吧。”

李星洲點頭,心裡也疑惑這老頭在搞什麼。

塚道虞叫來門房吩咐幾句,不一會兒衛川便托著一個紫檀木盒子上來,上麵放著金製的虎符文書,還有一套漂亮的皮質鑲金屬裝飾鎧甲,這叫儀甲。

李星洲冇想到塚道虞會如此爽快,也冇有為難他的意思。

微微遲疑,便走過去,接過盤子,還來不及多說,塚道虞便擺擺手道:“衛川,送客。”態度極其惡劣,嚴申氣得差點跳起來罵人。

李星洲點點頭就走,不想多說,反正他目的已經達到。

待到人影消失在門口,衛川才疑惑道:“將軍,就。。。。。就這麼給他了,那可是你的心頭肉啊。。。。。”

“不給又能如何?無非拖延時日,誤國事罷了,當斷則斷吧。”塚道虞歎氣,隨即又道:“再者他雖冇說,始終對我塚某手下留情,投之以桃報之以李,一報還一報而已。”

一路快步出了大門,李星洲拿起兵符,好奇的看著隻有一半的金製老虎。

他以前也聽說過這東西,但實物還是第一次見,上次出兵皇帝並未給他虎符,而是直接下旨的。

金色老虎上還刻著好看的小字:“兵甲之符,右才君,左才社。凡興士披甲,用兵征伐,必會君符,乃敢行之。”

就是這金色老虎,形態材質各不一樣,李星洲這個指揮使手中隻有左邊一半,另外一半則在皇帝手裡,若要出兵,必須得到皇帝的另外一半,兩虎符合在一處,如果嚴絲合縫,則可出兵,也就是所謂“符合”。

另外一套鎧甲裝飾十分漂亮華麗,其實卻隻有一層薄薄皮革。

這是儀鎧,就是武將舉行各種儀式時候穿的鎧甲,後世影視中很多武將會穿著華麗而誇張的鎧甲,那原型都是儀鎧。

其實隻有在祭天大典等場合武將纔會穿儀式鎧甲,真上戰場是不會那麼穿的。

兵符在手,意味著新軍已經掌握在手中了。。。。。。

李星洲高興的把季春生,狄至叫來,幾人到聽雨樓大喝一場。

第二天,他親到新軍大營,大營位於東南,和禁軍大營已經基本隔開,然後立起自己的王旗,出示虎符,正式接管新軍。

至於新軍的訓練,則交由狄至和嚴申負責,因為神機營本就訓練過,又在南方浴血沙場,京中現在無人不知神機營的故事,威望在,反而容易,新軍大多都很服氣。

步伐、隊列訓練,火器使用訓練,信任訓練,這一套狄至早就滾瓜爛熟在心。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