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侄兒不孝,侄兒有大罪過!冇想家中孽畜,居然做出這等事來,實在給叔父抹黑,壞我塚家門楣,是侄兒教子無方,請叔父責罰!嗚嗚嗚。。。。。。。”一箇中年書生,涕泗橫流,跪在塚道虞腳邊,不斷磕頭。

塚道虞聽了麵無表情,隻是閉眼不說話。

旁邊的趙光華和衛川卻臉色全變了,都成驚恐之色。

來者名叫塚武鳴,乃是塚道虞的親侄兒,塚勵親生父親。

雖從武字輩,但卻是個徹頭徹尾的讀書人,學經讀史,最後考功名也無大成。

但因其能識文斷字,家中給他某了個寧江府下的承發房小吏,負責應辦公文信劄、然後掛號,分發各房轉辦,順帶做些小生意。

最後娶了當地書香世家小姐,生塚勵這麼一個兒子,從小聰明伶俐,就請先生教他讀書,雖性格倨傲與同學不群,但確實有才學,最後還考上功名,到蘇州做官。

本來以為就此飛黃騰達一生,塚武鳴也向來以兒子為傲,冇想待今年五月底,有同在官廠的瓜州朋友拖信告知他家兒子塚勵在蘇州參與忤逆之事,已被擒獲。

他當時不信,可也擔心,便放下手中事,一路打聽,乘船南下到了瓜州,終於確認!

因當時剛好平南王大軍凱旋路過瓜州,招搖過市,囚車數十,百姓圍觀咒罵,其中他就見到披頭散髮,半死不活的自家兒子塚勵!

心疼歸心疼,他卻也知大事不妙,要知道他叔父乃是當朝大將軍塚道虞!塚家發家自此而始,若是叔父受到牽連,整個塚家都要出事!

來不及關心兒子,他連忙重金租船北上,趕在大軍到京之前尋到大將軍府來認罪,好有對策。

趙光華和衛川都是舊部,自然為塚道虞著想,兩人臉色不好,若是彆人還好,可落入平南王李星洲手中。。。。。。。

要知幾個月前,大將軍方纔背信棄義,算計了平南王一把,想必此時李星洲定然記恨在心,有這麼個把柄,怎會不大做文章。

“將軍,屬下南下,去半道截住求求平南王吧,平南王也不像難說話之人。。。。。”趙光華道。

衛川低下頭來,他隻會殺人,求人的事向來不是他長項,所以他纔不做官,而是跟著將軍。

塚道虞搖頭:“時也,命也,事到如今,求人無用矣。

此事就此作罷,以後勿論,當初既已決定算計,如今就不該再心存僥倖,種種事情,樁樁件件,皆是我選的,與你們二人無關,以後少來將軍府吧。”

“將軍!”趙光華急了,剛想說什麼就被塚道虞打斷:“不可做意氣之爭,你還年輕。”

說著他冷峻道:“此事皆因為我而起,是我與李星洲之間的恩怨,旁人不許插手。”話說得底氣十足,心底卻在哀歎,事到如今,平南王勢大,又有把柄在手,能少牽連些就是幸事。

六月初九一早,宮中內廷司便忙碌起來,造飯備膳,然後清掃宮中各處角落,牆角立起黃旗,暫時卸下太後大喪期間的白蠟素燈,換上喜慶裝飾,各處開始修剪茂盛草木。

宮女們私下議論紛紛,她們大多都是十五六年紀,是少女懷春時,又久居深宮,不知人間萬象,對十六歲的尊貴王爺,舉國稱讚受人敬仰救國救民的大英雄,自然是心中充滿好奇。

今日,大軍凱旋,皇上特下旨舉行凱旋儀。

一早,太陽還未爬上東宮房頂,禮部眾官員早早入朝,準備禮祭用品,犧牲(祭祀牛羊叫犧牲,分大小),皇帝皇後盛裝打扮,太子入宮作陪。

同時百官身著紫、紅官服,手執玉笏,在京官員齊聚午門,在外官員呈送賀表,歌功頌德,溢美吹捧不必多言。

數百官員以品級次序為列隊,徒步從午門出開元南門外十裡的凱旋亭,隊伍浩浩蕩蕩,其中還有自願加入看熱鬨的社會名流,知名人士。比如名為弔唁太後,實在軟禁宮中的眾多皇帝兄弟,子孫,南方一勝,他們也得自由,高興得不行。

開元府一大早派人清掃街道,灑水防止揚塵。

百姓歡天喜地,手捧花籃,香米,酒水夾道等候。

景國官員服青者袖口花鳥圖,服緋者袖口山獸圖,服紫者袖口祥雲圖紋,整齊羅列,在百姓歡送中出了南門。

禮部官員則不同流,而是乘車轎,從西門出,遵從聖遣,祭城郊神社、宗廟,遍祭群神,謁陵寢,於午時回宮稟報皇上。

宮中,皇上皇後身著盛裝,正等在長春大殿之內。

沉寂許久的開元城,今日上上下下轉動起來。

人就是需要一個契機,正如孔子所言,鬼神這種東西,該祭拜的就祭拜,但不用當真,是的,人需要的是一個契機,讓人團結和互動的契機,至於鬼神祭祀,各種儀式,隻是看破不說破的藉口,也是人不可或缺的。

其實兩天前,李星洲的大軍已到離京都最近的驛站,大概距離開元城二十裡左右,可當時禮部來人,說天時不對,占卜算卦的禮官測出六月初九為大吉,所以讓他們等候兩天,擇吉日入京。

而且入城受皇帝檢閱的人隻準千人,李星洲忍不住感慨,即便這種時候,皇帝還是謹慎啊。。。。。

想了想,就帶神機營入城,其餘七萬多人,已陸續開回禁軍大營受賞。

他們則在驛館中等候入城。

這驛站的官員也誠惶誠恐的伺候著,地方小,可都是些大人物,怠慢不得。

幾天前李星洲偶爾說過後,嚴申反而格外關心太子之事了。

“世子,你說這次凱旋儀太子會不會使壞。”二樓走廊,下方對著個小小魚池,方圓不過幾丈,養鯉魚和草魚,還能飲馬,這驛官倒是會過日子,精打細算。

這兩天閒著無事,李星洲就在這釣魚,驛館官員心疼得都快哭了,哪有在家養的池子裡釣魚的。。。。。。

聽嚴申問,李星洲懶懶伸了個懶腰:“大概不會,他要是使壞反而好了,他如果從容欣然,皇帝會更加看重他。”

“為什麼?世子立了大功,他該緊張些纔是。”嚴申不解,他想問題自然簡單,太子越是緊張,就越有成就感,畢竟他們和太子是對立的。

李星洲釣了一早上,魚就是不上鉤,氣得他有些想罵人,“看太子聰明不聰明,誠如秦皇漢武,武功被後世傳了又傳,說了又說,可哪幾場仗是他們自己打的?

太子要是想得明白,胸有溝壑,就能明白我就算打仗再厲害,到頭來還是為他打的,因為他纔是將來的君主。

身為至尊,手下打了勝仗,為他穩固江山,他當然應該高興,他今晚要是為我道賀,再敬三杯好酒,以後就能名留青史,我還要裝著孫子,笑眯眯跟他說話。”

李星洲說完也很不爽,但也冇辦法,因為他是太子啊。

“啊。。。。。。”嚴申一下子萎了下去。

李星洲笑起來:“高興些,想什麼太子不太子,打勝仗的可是我們,今天隻管放開吃喝玩樂就行,放著不花自己銀子。”

秋兒已被王府馬車接了回去,歸心似箭,他本來也想回去,去看看詩語,見見阿嬌、月兒,抱在懷裡好好揉揉。卻被前來的嚴毢勸住,說不合禮法,當先見天子纔對。

李星洲不滿,但也冇辦法,越是這時,越要謹言慎行。

正午,禮部來了快馬,說請他們回京,就地紮營的千餘神機營軍士,紛紛準備行裝,穿上精良輕甲,腰間挎刀,肩頭扛槍,雄赳赳、氣昂昂,以一種世人從未見過的姿態進京。

大軍旌旗招展,李星洲穿著瀟王留下的山文甲,可因天氣炎熱,隻穿外甲,要是全穿,估計能把他蒸熟。

大軍可不隻有神機營軍士,還有輔軍負責押解戰犯和戰利品。

幾個丁家戰犯,比如丁毅,丁家老太公,還有幾個叔侄,攏共十幾人,至於蘇家主心骨人物,早被丁家趕儘殺絕。

這些都是戰犯,需要獻給天子,以壯國威。

這種儀式曆代都會舉行,在中國強盛的漢、唐兩代,更是不少見。

不說一共多少,就說唐朝蘇定芳一人,便破東突厥、滅西突厥、平蔥嶺之亂、夷百濟、伐高句麗、定吐蕃,前後滅三國,皆生擒其主,送到大唐皇帝麵前讓他認錯,但認錯歸認錯,國家還是冇了。史無前例地將唐朝版圖向西開拓至中亞鹹海,國境直抵波斯,向東延伸至朝鮮半島南部。

蘇定方是唐朝名將裡頂級的人物,可也隻是強盛王朝的一個縮影,李星洲的功績雖然看起來厲害,可和曆史名將一比,頓時小巫見大巫,他也就傲不起來了。

而景朝也比不上強漢盛唐的雖遠必誅,動則滅國,把人家國主抓到京城去做客的強勢。

李星洲之勝,對於景國來說,已是大勝了。

除去戰犯,當然還有戰利品,繳獲的精良甲冑,刀槍,馬匹,丁家還有安蘇府庫房中搜刮出來的大量金銀珍寶,統統大批裝箱,這些都是要由輔兵押送,要展示給天子和百姓看的。

最令李星洲驚訝的在於,安蘇府地方不大,最後繳獲的良馬卻足足有四千多,這些都是戰利品,要知道在景國自丟失養馬之地後,向來少良馬,丁毅能弄到這麼多馬確實有目的,有遠見,可惜他對上了火器,不然勝負未可知。

騎著眉雪走在前頭,遠遠的李星洲看到前方的旌旗和設下的涼亭,知道是百官出來迎他入城。

李星洲做了激烈的思想鬥爭,歎了口氣,最終還是回頭吩咐道:“去兩個人,把塚勵拉走吧,帶他回驛館住兩天,兩日後直接送呈禦史台。就跟館官說,你們吃喝,加上他的魚,都記在瀟王府賬目。”

兩人領命,高興的去了。

到頭來,他還是冇做成冷血無情之人。

塚勵要是摻雜戰犯之中拉入京城,皇帝看過,塚道虞就完了,不說大罪,至少樞密使是坐不住了。

可又想到他一生征戰,為保景國立下汗馬功勞,不該是這麼個下場。

再說看他年紀,也冇幾年可活,李星洲自嘲,何時起,他也淪落到對一垂垂老朽下不去殺手的地步,大概是死人見多了吧,見人死得那麼容易,也就更明白生者艱難。

城外,各種旗幟飄揚,官道寬兩丈多,兩邊都是興高采烈,目光熱切的百姓,一見大軍來了,頓時奔走相告,高呼平南王,一時間聲勢浩大,震耳欲聾。

路邊凱旋亭旁,數百人翹首以待,威嚴儀仗陣勢擺開,所謂儀仗,由大隊身穿紅服,手執五明扇、方天畫戟的人組成。

按照景朝禮製,天子八扇,王爵六扇,紫服四扇,緋服二扇,所以今天迎接李星洲這個平南郡王的儀仗隊乃是兩個手執方天畫戟,頭戴金穗兜鍪的漂亮女子開道,後跟六人紅裝少年,持五明扇三對。

小亭中,文以許久不見的德公為首,武以塚道虞為首,已然等候在那。

這亭就叫凱旋亭,正好位於南門外十裡,李星洲下令停止行軍,在萬千百姓注目中,自己下馬過去,亭中已備好酒水,那邊百官翹首以待,待到微微走近,眾多熱烈目光彙聚在他身上。

數百官員齊齊作揖,“恭賀平南王凱旋!”

這上百人,有些熟悉麵孔,幾乎是整個朝廷了,一時間他也有些被鎮住,胸中豪爽之氣油然而生,直到德公雙手為他奉上一碗凱旋酒:“歡迎凱旋!”

李星洲端起玉碗,一口飲下!差點被嗆死。。。。。。

眾官大笑起來,德公板了半天的老臉也忍不住抽抽:“你這冇心眼小子,這是你家的的酒,哪能這麼喝。”

李星洲咳嗽半天,“哈哈哈,我這不是離家久了,哪還記得,德公不提醒我。”

“哼,你還知離家久了!”德公話音有些顫抖,像是想教育他什麼,但看身後目光炙熱,臉上寫著欣喜的眾多同僚一眼,大概想起這是應凱旋儀,最後拍拍他的肩膀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聽了德公這句回來就好,一時間,李星洲也恍若隔世了。。。。。。

白百官迎奉之中,鑼鼓喧天,鞭炮齊鳴,萬眾矚目之下,儀仗朝前,大軍進城!

城中百姓奔走相告,夾道相迎,紛紛來看那傳說中千人就能破十萬的神機營風采,整個開元城熱鬨非凡。

都說春風得意馬蹄疾,眉雪似乎也通人性,雖對胸前掛著的紅綢大花不滿,可也確實輕快許多。

看著攢動的人頭,目光火熱的百姓,叫喊著他的名字,高呼平南安之名,一時間,李星洲居然有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他從未體驗過的滿足。

下午,他們穿過街道,知道皇城午門前,將戰俘,數千戰馬和戰利品一一展示給皇帝看,皇帝看完大悅,由皇後斟酒,親自與平南王同飲酒,百官同樂,雖皇帝臉上表情依舊不多,但看得出很高興。

待到皇帝驚奇的巡視過神機營後,說了幾句勉勵的話,然後便命人在午門內設宴,款待上千軍士。

然後帶著李星洲祭拜天地祖宗,一一詳述從此出征功勞,並讓旁邊跟著的史官一言不漏記下,忙活完這些,已到下午,天色微暗,宮中慶功宴也準備好了。

於是百官大臣,眾多在京的皇家子弟都被邀請入宴,眾人同樂。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