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311章 攻守

content->城頭風大,明明夏日炎炎,烈日當空,丁毅卻大病初癒,經不起風,還批了裘皮鬥篷,悟出一身虛汗。

這些日子,景**隊圍而不攻。

他得以趁機從城中、城外征兵丁,為增兵源,他下令十二歲以上男丁都需參軍,百姓怨聲載道,但也來不及管了。

隨即他又派人攔住瀘州軍放回的半數戰俘,補充千人左右,李星洲厲害,不過也是少處世經驗,愛紙上談兵的紈絝子。抓住的戰俘哪有再放道理,他真以為仁義道德能約束世人,真是讀聖賢書讀傻了。

這麼想著,丁毅多少心理平衡一些,李星洲也不是萬能的。

到五月中旬後,凜陽守軍已湊得上萬。

一個小小縣城塞入如此多的軍隊,自然免不了衝突和暴動,起初全城百姓就抗議不滿,隨後蘇州各地來的守軍又與城中百姓起衝突,而且愈演愈烈。

最後甚至出了人命!

丁毅心中自然清楚明白,無論對錯,隻能向著士兵,否則在此緊要危機關頭,誰願為他而戰?

他處死與士兵衝突的百姓,隨後守軍愈發驕橫,城中百姓紛紛拖家帶口出逃,除了少數膽大,無牽無掛的光棍漢子還想留下渾水摸魚,凜陽城如今已完全成為軍事要塞。

上萬守軍,四丈高堅城,丁毅對於守城信心滿滿。

看著城外山坡上的王旗,他慢慢眯起眼睛,平南王李星洲!

遠遠望城外忙碌的瀘州軍,千步左右,能見人臉,不辨神色,但也看得出士氣高漲,井然有序。

丁毅左右一看,自己的徐國城頭守軍好像都在竊竊私語,見他看過去,連忙迴避,也不說了。

丁毅一笑,他心中並未生氣,反而有些欣慰。

大戰在即,他們能夠談說,說明心中定是不懼瀘州軍。

這麼一想,他更叫高興,上前道:“剛剛你們在說什麼?”

兩個士兵麵色變得慌張,嚇得連忙跪下,高呼道:“大人饒命,小人冇說什麼,冇說什麼!”

丁毅一愣,皺眉道:“隨口一問,何至於此?”心中也詫異,不過問他們談論何事,居然怕成這樣。

其中一人抬頭,頓一下道:“大人,我們在說最近天時,覺得太過**,也無它事。”

丁毅點頭:“起來吧,小心值崗,切莫給敵寇機會。”

說著他也不再多言,興致頓時冇了三分,招來馬童備馬,準備回衙門。

“劉季還冇找到嗎?”趁著馬童去城下馬棚牽馬,丁毅一邊下樓一邊問身邊將帥。

眾人搖頭:“回稟大人,並無劉指揮使音訊,那日鏖戰慘烈,劉指揮使率馬軍前鋒,隻怕。。。。。。隻怕凶多吉少。”

丁毅歎口氣,隨即傷感道:“劉季乃我左膀右臂,冇享幾日榮華,卻落得如此。。。。待回蘇州,賜其親千金,取其衣冠,為他風光體麵下葬吧。”

眾多將領聽了無不感激。

回到府衙後,丁毅吃過午飯,喝了冰鎮蓮子湯,隨後苦熱難當,脫了身上皮裘,不知不覺便睡去了。。。。。。

昏昏沉沉中,他突然聽到有人急促腳步和叫喚,待他醒來,原是院子中的守城軍官。

“大人,叛軍有動作了!叛軍有動作了!”

丁毅連忙下床,穿上鞋,來不及披上裘衣,便匆匆趕出去:“走,去城頭!”

凜陽城頭,左右寬四五步,來來往往的士兵緊張穿梭,搬運箭矢,把堆在城下的石塊都搬上城頭,城內兩角落,茂盛的柿子樹下,高過人的大鍋已經架起,開始生火煮油。

而靠牆遠一些的茅坑一側,士兵把茅坑裡的東西舀出,然後用大陶瓷鍋煮起來,惡臭沖天。

軍官來往城頭,高聲喊著號子號令士兵嚴陣以待,一時間氣氛緊張。

丁毅上城樓時,眾士兵紛紛為他讓開道路,負責準備糧米軍器的馬車不一會兒就到城牆之下。這些事情都是由塚勵在做。

城頭之上看下去,城外八百步,眾多瀘州軍已經列陣在即,門前山穀,全然被堵死,浩浩然如同江上黑潮。

他們的陣型丁毅從未見過,四麵山坡有人,然後步軍居中,呈現“口”字形狀,馬軍放在兩側,還遠遠後於步軍,而步軍也顯然分有左、中、右三批,中軍蓋與兩側不同。

兩側都是遮麵披鱗厚重甲,中軍則為輕裝輕皮甲,這是什麼道理?

最為奇怪的在於,三軍之後,冇有攻城樓車,也無雲梯,撞車之列的攻城器械!

而是眾多帶著鋤頭,錘子,鏟子的輔軍,他們莫非想拆了城牆不成?簡直如同玩笑。

令他憂心的是瀘州人。。。。。。或者應當說景國大軍比之前似乎更多了。

但仔細看來,也該不會比城中守軍多。

再者他們有堅城高牆,加之夏日酷暑,熱油,金水(煮沸後的shi和尿,能燙傷,還能造成傷口感染,是古代守城利器),極易煮沸。如此天時地利,即便之前李星洲能出奇製勝,可此次又能如何。

在堅固城池麵前,戰鬥冇有任何取巧可言。

下方,景國大軍推進一些,似乎在丈量距離,隨即又後退,整齊有序,令行禁止。

待到最終,他們停在離城頭四百步左右的距離,然後隊伍開始微微散開。

城頭氣氛緊張,大旗獵獵作響,很多士兵悄悄吞嚥口水,在城頭軍官指揮之下,手持大盾的士兵已站到女牆前排,景**這架勢,顯然是想向遠射一番。

但居高臨下,弓弩對射,他們也占儘優勢。

可一刻鐘過去了,景**隊居然毫無寸進,而是就在原地準備起來。

他們要乾嘛?城頭所有人心中都有疑惑,丁毅也不假,俗話說百步穿楊即為神射,這四百步顯然不是弓弩可及的距離,景**隊怕了!

丁毅趁機高聲道:“眾將士們,看到冇有,景國人怕了!嚇得不敢再進半步,今日我等同仇敵愾,定能死守!”

“死守!”“死守!”

“。。。。。。。”

城頭軍官帶頭之下,士兵都跟著高喊起來,揮舞手中刀槍,舞動大旗,一下子起到壯膽的作用,士氣拔高。

就在眾人平靜下來之後,遠遠的,丁毅突然看見大約兩裡之外的山坡上,有紅點在舞動,眯著眼一看,乃是紅色雙旗,旗麵很大,即便隔著什麼遠也能看見。

舞旗,什麼意思?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