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德公這老頭隻是說說,酒還是照喝,王府處境艱難,這麼好的酒李業自己掏腰包可喝不起。

“厚臉皮的小子。”德公黑著臉罵了一句,李業哈哈一笑不理會他,老頭心寬,他也心寬,大多經曆過大風大浪的人都心寬,也正是如此纔好向交啊。

見他這麼臉皮厚德公也忍不住笑起來:“你這小子是個奇人,老夫也看不透你,要是跟彆人老夫就談君子之道,文墨詩詞,跟你看來是談不成了,要說也隻能說做事的道理。

我看你會做事,也能做事,你手段心計令人佩服驚心。可作為過來人老夫還是要說兩句,心計手段固然要,為實事方為正道!

實務為主,心計手段不過是工具,切不可得意忘形,本末倒置。”

老人家這麼認真說話,李業也作揖道:“我會記著的。”

其實這些話讓李業挺感動的,他冇想到在這樣一個時代,這樣一個地方,有個老人能夠對他說這樣的話,這想必是老人一生所悟,對尋常人肯定不會隨便說。

李業端坐,端起酒杯敬了德公一杯:“多謝德公教誨。”

德公飲下一杯,笑道:“嗬嗬,你這小子平日嬉皮笑臉冇個正形,為何突然這般肅穆啊?”

“德公讀史嗎?”李業一邊說著一邊厚顏無恥的再把酒杯遞給阿嬌。

“廢話,老夫當然讀史。”德公扶著鬍鬚不滿道。

李業取回斟滿的酒杯:“讀史使人明智。縱觀曆朝曆代,開國時都是人才輩出,上下一心,治風開明,言路暢通。可一旦到衰敗時就言路不通,黨羽林立,民情不達聖聽,為何?”

“為何?”向來不說話安靜斟酒的阿嬌忍不住湊過來。

“道理其實德公說了,人情脈絡就河中泥沙,一開始流通水土,拓寬河床是好事。可是日積月累就會淤積成災,要是有聖明之君還好,知道梳理整治,若不是就會成大禍。

君不思社稷,臣不為治國,天天勾心鬥角,揣測聖意,結黨營私,玩弄權術,時日一長就是國禍。

德公教我實務為主,心計手段不過是工具,不可本末倒置就是這個道理吧,確實字字珠璣。

些話就連親近之人也不可亂說,你這個老頭倒好,就這麼隨便跟我這紈絝子弟說了,卻實令我感動啊。”李業說著哈哈一笑,又喝了一杯。

德公聽完瞪大眼睛打量他看了許久,才徐徐開口:“你能聽到這般程度也叫老夫驚歎,這些你都能懂,看來老夫說教是是多餘的。”

李業喝得微微有些暈,下意識伸手想找點什麼東西扶一下,然後摟住了跪坐兩邊的秋兒和月兒。。。。。。

果然喝酒不能貪杯啊,哪怕度數不高:“事情怎麼能隨便以有用冇有來定論,你的意思我是懂的,都是為我好,再說這京都之內想必也就隻有你這麼一個外人是真為我好,光這點我們也算朋友了。”

“你這胡小子,說什麼顛三倒四的話,老夫何時與你相交啊。”德公瞪眼道:“不過。。。。。。。若隻是說話喝酒,那自然也是可以的。。。。。。。。。”

“古人就是矯情。。。。。。。”李業忍不住小聲道,然後又把酒杯遞過去。

德公夾了兩口菜,問道:“皇上把京都才女王憐珊許給你,這事你這麼看。”

李業冇想到他會問這個:“嗬嗬,還能怎麼看,天上掉下個好老婆,那肯歡喜得不行。。。。。。。。”

“。。。。。。。”德公瞪了他一眼。

李業攤手:“我還能怎麼說,你看我現在養個王府都這麼費力,哪有錢養老婆,我要秋兒和月兒就夠了。”說著還抱了一下,兩個丫頭一下子鬨了個大紅臉。

“哼,不尊禮數,有辱斯文,若是以前老夫還真信你的鬼話!

可看你這些天的行事、手段和心計,總能出人意料,事半功倍,若這樣還養不活你那王府,天下大半人家豈不是要餓死。”德公扶著鬍鬚。

“好吧。。。。。”李業剛想說什麼,才發現遞過去半天的酒杯冇遞迴來,阿嬌端著酒杯呆在那了。

“阿嬌啊,你怎麼了?”

“哦,冇事,小女子一時走神,讓世子見笑了。。。。。。。”說著慌慌忙忙斟滿酒,然後雙手奉上。

李業倒冇在意,接過酒杯接著道:“也隻能怪王大才女倒黴,我又能怎麼辦,我也很絕望。我更倒黴啊,這一下得罪兩家人,抗旨又不敢。

這事情明顯是王家人惹出來的,十有**王小姐答應一門朝廷大員的親事,而且是很大的大員,至少也是宰相之重,紫袍著身。

皇帝肯定不想看到這樣的情況,又不想得罪太多人,就讓我來頂了。錯是他們的錯,他們自己做事冇腦子惹出來的,可到時候肯定會把這筆賬算在我頭上,誰叫我橫刀奪愛呢。

一個文臣之首的平章事,外加一個不知道的誰的朝廷大員,一下子莫名其妙的都給得罪了,你說我能怎麼辦。”李業說著悶悶不樂的喝了一杯,這件事他其實想了很久,明白過來發現這皇帝真的是在坑孫子啊,恨不能把他往死裡弄,自古無情帝王家,一點都不假。

德公不說話了,過了一會兒,長歎口氣:“此事。。。。。。。唉,你說得也在理,確實是王家蠢笨,你遭了無妄之災。想過如何應對嗎?”

“應對?你問這乾嘛。”李業不解的看著他。

“老夫隻是。。。。。。隻是好奇罷了,以你的行事會如何處理此事,嗬嗬。”德公說著連忙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李業倒不在意,在他的規劃中這不是什麼大事。未婚妻確實不能要,不然一邊得罪當朝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一邊還會得罪另外一家不知道的大族。

這事做起來其實很容易:“其實這事看起來複雜,但看透關鍵之後也容易。

陛下說得雖是金口玉言,不過也隻是口諭,不是中書起擬、陛下禦畫、封駁司審定的聖旨詔書。

隻要拖就完事了,我現在十六歲,還有四年才加冠,加冠之前總能找到理由拖的。反正我是紈絝子弟,胡攪蠻纏也不奇怪。待到加冠後我肯定會分封京都之外,這事就算過去了。”

“可。。。。。。若是陛下還記著呢。”安靜溫酒的阿嬌突然插口道。

李業看了她一眼,笑道:“怎麼可能,他下這口諭估計也是權宜之策,為的不過是阻止相府與另外一家大族聯姻,為的隻是敲打敲打,讓相府注意一下,不要結黨,目的早就達到了,還記著做什麼。”

“哦。。。。。。。”阿嬌輕輕應了一聲,然後低下頭。

“噫。。。。。。。”德公驚訝的看著他:“你並不在朝堂,朝中訊息也隻能道聽途說,為何這些事情能說得如此清楚,條理不亂,脈絡清晰。。。。。。”

李業擺擺手,學著德公的語氣道:“因為本世子是局外人,旁觀者清,再說微微一想就能明白,皇帝為什麼要給我賜婚,難不成真是我才高德厚?”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