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狄至,肅清道路,本王親自上山!”李星洲一揮手,大聲道,狄至小聲道:“王爺,屬下上去就行,這實在太過危險。。。。。”

李星洲卻一笑:“不礙事,本王親自去看看那普世大仙何方神聖,到底敢不敢見我。”

這時高大的起瑞也豪氣的趕馬出來:“某也隨王爺去。”

李星洲點頭默許,隨後打馬上前,帶著狄至和起瑞向山上走去,神機營士兵都準備好三段射擊,在上下列陣,他不敢帶人,因為人一多,怕那什麼普世大仙狗急跳牆。

李星洲表麵笑嘻嘻,可心跳儼然加速到前所未有的速度,拉住韁繩的手指在微微顫抖,周圍無數目光彙聚到他身上,爬在地上瘦骨嶙峋的人不斷為他讓開道路,前方,嚴申舉著平南王大旗,還在高聲喊話。

人群十分不友善,死死盯著他們,暫時冇人動手。

馬兒一路向上,就在這時,起瑞的馬被踩了路邊鬆軟土,一下打滑,差點翻到,周圍百姓被嚇一跳,還以為他要動手,一下子衝上來,還好狄至瞬間出刀,一聲怒喝嚇住眾人,這纔沒動起手來。

虛驚一場之後,眾人喘著大氣,氣氛更加緊張。

李星洲繼續向上,道路兩邊山坡山都是瘦骨嶙峋的百姓,死死盯著他們,很多人吃喝拉撒都在此,臭味熏天,又臟又亂。

很快他見到廟前半人高的觀音像,這就是自己破土而出的石像,也正因如此,百姓們都認定普世大仙佛法強大,法力無邊。

李星洲仔細看觀音雕像四邊隆起的土堆,更加確信自己之前的猜測。

山腳到山頂隻有幾百米的距離,他們在觀音廟外的空地上停馬,前方就是觀音廟,四周百姓都緊隨其後圍靠上來,將他們團團圍在中央,目光不善,隔著五六步的距離不敢靠近。

狄至和起瑞緊緊護著他,與眾多狂熱的百姓對峙,嚴還在高喊著:“天子皇孫,朝廷平南郡王,召見普世大仙!”

可前方寺廟冇有半點動靜。

李星洲深吸口氣,捏捏手指,心裡咬牙,我tm今天就是來賭命的!

他乾脆利落的翻身下馬,把幾人都嚇一大跳,畢竟下了馬若出事可不好跑。

他一下馬,就大聲道:“給我接著叫!”

嚴毢點點頭,繼續大聲道:“天子皇孫,朝廷平南郡王,召見普世大仙!”

果然,很快觀音廟的大門緩緩打開,裡麵走出一個四五十的笑麵老和尚,他麵帶慈笑,長相十分慈祥,**半身,披棕黃袈裟,身後跟著兩個小和尚,雖然冇頭髮,又裹了胸,李星洲卻一眼能看出這是兩個年輕貌美的女子。

李星洲本來心中還緊張,正在不斷籌劃接下來如何應對,見他出來,心裡頓時大定。

他明白老和尚的心理,自己在馬背上他就出來,豈不是低人一等,現在自己下馬他纔出來,既不得罪皇家,又不低人一頭,看似聰明,不過。。。。。。

其實他一出麵就已經輸了!

他會出麵,說明他心裡還是害怕皇家,冇有破釜沉舟的毅力,李星洲忍不住在心裡搖頭,人就是如此,事到如今,他還有退路嗎?普世大仙身在局中,根本看不清楚。

李星洲本以為能夠欺騙數萬百姓的邪教頭子,怎麼說也該是號人物,現在看來雖算人物,可比丁毅之流差多了。

若丁毅是他,絕不會出來,即便被困死在裡麵也不出來。

“阿彌陀佛,老僧見過平南郡王。”他隻是雙手合十,也不行大禮,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表明自己身份,他一開口,周圍百姓都紛紛跪下,口中唸唸有詞,頂禮膜拜。

見他如此自大,連朝廷平南王也愛理不理,嚴申生氣的就要拔刀,李星洲悄悄上前按住他手臂。

李星洲從見到他起,就一直盯著普世大仙的脖子,現在看來果然如此,他的猜測是對的。。。。。

很多障眼法看似高明,可總會有破綻的,他要是在京都玩,百姓大概率會給他挑出毛病來,可在瀘州局勢之下,百姓絕望,毫無精神寄托之時,這些障眼法就成了矇蔽人心的手段。

李星洲哈哈大笑:“普世大仙天庭圓滿,佛陀福相,看來果然名不虛傳,本王的爺爺,當今皇上聽說大仙有不食不休能度日之術,駐顏養生,十分仰慕,派本王不遠千裡前來請教,請大仙賜教。”

他這話一出,周圍跪著的百姓都議論紛紛,連皇帝都知道普世大仙的本事,還派孫兒來請教,大仙果然好本事!

一時間,周圍百姓對他們的敵意也少了許多,至少說明他們不是來害大仙的。

普世大仙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點點頭道:“本仙其實早已料到今日小王爺會來,故而避之不及,皇上貴為天子,至尊之軀,這小小仙術相傳自然也是應該。”

說到這他突然話鋒一轉:“不過命有定數,天機不可泄露,皇帝尊貴,終為凡人,上仙之術凡人不可駕馭,強行學也隻會害他。”

這下狄至怒了。

他這話的意思就是皇帝隻是凡人,而他是仙,雖冇明說,可也是隱晦告訴李星洲,他比皇帝還高一等!如此大不敬的逆反之語,狄至聽懂了其中含義,自然怒氣沖沖。

無形的交鋒之中,氣氛再度凝重,李星洲卻不在意一笑:“那還真是遺憾。”皇帝地位關他屁事,他想要的是更加宏偉的東西。。。。。。

“不過既求不得仙術,本王也有一事相求,想求大仙贈物給皇上,做驅災避邪之用,仙人之物,可為法寶,我看大仙脖子上的念珠就不錯,大仙不會吝嗇吧。”李星洲誠懇的道,說著雙手合十。

普世大仙第一次有些失神,愣一下說:“此乃本仙元神法寶,不好。。。。。。。”

“不好什麼,大仙可聽說過天子一怒,伏屍百萬,皇上雖是**凡軀,殺起人來隻怕比仙人更厲害吧,數千裡赤誠相求,結果空手而歸,皇上會如何想?

朝廷禁軍百萬就在離此地千裡的瓜州,大仙可要想好了再說。”李星洲一變臉色,冷冷的道。

“確實,嗬嗬,阿彌陀佛,確實如此,庇佑天子,也是功德,對本仙修行有利。”他一下子改口,然後小心翼翼的將手中念珠交給李星洲,還不斷交代:“王爺小心,此物仙家法寶,精貴不同凡品,可不能磕碰。”

李星洲接過念珠瞬間,頓時放聲大笑起來。

眾人都不解的看向他,李星洲突然無禮的拍了拍普世大仙的肩膀,把這老人家拍得呆愣當場。

“現在,你完了。。。。。。”李星洲嘴角帶笑,輕聲說道。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