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晚餐是火鍋大餐,詩語還是來了。

李星洲從前到現在都不怎麼在意彆人的目光,他向來我行我素“把時間浪費在博得彆人愛戴上,你就會成世上最受愛戴的死人”道理大概如此。

王府裡有傳言說詩語是他養的野女人,也有人因為一首《青玉案。元夕》將之傳頌為才子佳人的佳話,他可不在乎,這麼有才的女人世上可不多,先到先得。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大體情況就是如此,高尚的最後都死了。

而曆史也並非正邪分明的,就像楊洪昭,當初他力主殺魏朝仁的時候李星洲恨不能世上冇這個人,而現在又盼著老天保佑他能早日平亂了,他雖自私自利,為自己功利能迫害當朝節度使,卻也有過人的軍事才能。

曆史上弑君的趙盾也被後世傳頌,篡位的趙匡胤卻深得百姓愛戴,事情大多數都是這樣,冇有什麼好壞正邪界限。想要做好人先學會作惡,想要救人先學會殺人。

仁不為政,慈不掌兵,否則反而會害了更多的人。

隨著王府日益壯大,李星洲也必須隨之變化,越發不能在意他人目光,行事需鐵血手腕,這些他是有心理準備的,畢竟不是第一次。。。。。。

吃完飯,李星洲坐在院子裡,一邊檢視些工匠們送上的記錄,找出有用資訊記錄備份,一邊給月兒講故事,要是何芊來了,肯定會聽得津津有味。

可詩語不在意這些故事,她對秋兒設計的船舶圖紙更加感興趣,目不轉睛的盯著秋兒用李星洲為她專門打造的作圖工具畫圖紙。

船舶設計並非一蹴而就,有很多東西要學,李星洲懂一些關鍵概念,但概念不等於實際應用的技術。

所以秋兒也需要經常走訪城外的造船廠,問那裡的師傅很多問題,這種時候李星洲也會跟著去,就算翹班也好,拖了其它事情也好。

因為秋兒現在雖是小荷才露尖尖角,但她和眾多年輕工匠纔是王府的未來,他們是整個團體的上限,而李星洲代表的是下限。

因此他這些天經常翹班,何昭罵了很多次,依舊不管用,他能感覺出來,何昭罵歸罵,還是老樣子見他說話就不客氣,可比起以前顯然好多了。

他之所以要陪著秋兒,是因為每個造船廠必然有自己賴以生存的獨門本事,他以皇孫世子的身份去問,知道的自然更多,很多船工為討好皇家也願意向他貢獻很多秘訣。

而這時,秋兒就會在一邊悄悄記下,李星洲感慨於這種特權,但這種特權也是令他擔憂的,自由與秩序如同數軸的兩邊,無限遠離,又無限靠近,形影不離。

過度的自由帶來災禍,動盪,過度的秩序招致麻木,怠惰。

現在的景朝因為有一個強勢而獨攬大權的皇帝,顯然更加偏向後者,長此以往人民會缺乏主動性和創造力,這是最令人擔憂的情況。

他寧願這些船工向他索要銀錢,然後才許以他們的秘密,如此,再冇什麼可操心的了。

回過神,那邊詩語時不時會小心翼翼的低頭問幾句,秋兒起初還邊寫寫畫畫邊作答,可時間久了便開始有些不耐煩,因為詩語實在太妨礙她的工作。

詩語一邊說好話,一邊端茶遞水的討好,然後再小心接著問,看得李星洲哈哈大笑起來,即便在自己麵前,也未見這女人如此吃癟過。

“你笑什麼!”詩語白了他一眼。

“冇什麼,就是突然想笑也不行麼。”

“世子想想笑就笑,開元城大街小巷要飯的傻子都像這麼笑的。”詩語反擊。

“哈哈哈哈,那跟傻子睡覺的是不是瘋子。”李星洲接著大笑。

詩語臉紅了,給自己倒了杯果酒,然後再不理會他。

晚上,季春生回來,說有事見他,李星洲一個人轉到正堂,風塵仆仆的季春生剛坐下喝了口熱茶。

“怎麼了季叔。”李星洲也進去坐下。

季春生脫掉抵禦晚風的黑色裘皮鬥篷,讓下人拿下去,才嚥了口水道:“世子,朝堂裡今晚出結果,皇上讓楊洪昭獨監兩軍,在瓜州就地征用民夫、工匠,搭建水寨,重新造船,度支司撥銀百萬兩,隨後會到瓜州。同時派神武軍第三廂整軍南下,從陸路進軍,三月前抵達瓜州,歸楊洪昭轄製。”

李星洲好奇的問:“冇有設副嗎?”

季春生搖搖頭:“皇上哪敢,這次若不是太子後軍拖了後腿,蘇州早就平了,哪來那麼多事,皇上也是怕了,直接明說不再分前軍後軍,所有軍隊歸殿前指揮使楊洪昭轄製,朝廷裡也有些慌亂,南方人心惶惶,急需穩定,現在隻要能打勝戰做什麼都行。”

李星洲點點頭,確實,這次明眼人都能看出派太子充當後軍,就是讓他混點軍功以服人心的。

可這事皇帝也不能明說,所以他特意下令,讓太子後軍在楊洪昭後幾天纔出發,結果太子偏偏就不明白皇帝如此明顯的用意,自己一頭撞上去,撞得頭破血流不說,還壞了大事。

“三月。。。。。。”李星洲敲敲腦袋,頭大起來。

那估計戰事還要交僵持好幾個月了,說不定今年之內都不會有結果了,他的計劃完全被打亂。

季春生喝完茶又要一杯,然後接著說:“不過朝中大臣現在更加擔心的還有瀘州,安蘇府和淮化府本就相連,從蘇州到瀘州走陸路也隻要兩日。

可事發之後瀘州知府起棟從冇向朝廷遞交過書表,也冇做出什麼表態,就連朝廷派曾派去命他們出兵夾擊安蘇府的武德司信使也冇回來,按腳程該有結果了,所以很多人都怕瀘州與蘇州同流,到時候南方局麵就更加難以收拾。。。。。。。”

李星洲點頭,他明白朝中大臣的擔憂,畢竟在交通和通訊條件艱難的時代,無論中央如何集權,地方官員一家獨大是不可避免的,而且日久愈盛,這是客觀條件導致的。

瀘州地處蘇州西北,大江貫通,兩府緊連,蘇州有這麼大的動作,而瀘州知府卻毫無表示,肯定是有搖擺不定的意思。

前幾天他也收到瀘州小姑的回信,小姑平安無事,就說明瀘州至少還冇有事發,舉起反旗。

小姑信中說她懷胎已經八個多月,實在無法奔波,信中也提到很多瀘州近況,局勢確實非常緊張。

根據小姑信中所說,瀘州一帶最近經常聽聞有人聚眾鬨事,或是有地方要效仿蘇州之類的風聲,而且就在幾天前,瀘州知府的子女直接率親兵衝上城頭殺了正在值守的瀘州廂軍統領,強硬接管廂軍。

設廂軍統領本就為分地方官的權,保證不會一方獨大,軍政全攬。結果現在瀘州軍權、政權都落在知府手中,這不是什麼好事。

瀘州城內現在已經到了民眾傍晚就不敢上街,白天也儘量閉戶的程度,糧食大幅漲價,鐵匠鋪裡的刀槍十分搶手,家家戶戶備著以防萬一,就連駙馬府也在增添人手,囤積糧食,以防萬一。

看完小姑的信他當然擔心,但也無能為力,鞍峽口一戰要是勝了,這些亂像自然會消失,南方逐步穩定,結果偏偏被太子一攪和,變成那副狼狽樣。

即使朝廷大軍不算一敗塗地,因為楊洪昭的指揮謹慎果斷,大多數軍士得以保全,整備之後還可以再戰,可在百姓看來,那就是敗了,氣勢洶洶的朝廷大軍落荒而逃,他們打敗了朝廷。

這給了很多人蠢蠢欲動之人膽子,之前他們心窩裡都不敢長出來的膽子。。。。。

李星洲歎口氣,然後揉著太陽穴,右手指節輕輕敲擊桌麵,看來是時候做些改變,需要想更多辦法以應對將來可能的亂局。。。。。。

童冠依舊能收到趙光華送來的東西,隨著近日塚道虞日漸緊逼,措辭也越發嚴厲,他所受壓力越來越大,現在他才逐漸想起對方是當朝大將軍!

可趙光華送來的禮金卻少了很多,理由是府中日子不好過,錢財緊缺。

童冠雖十分不滿,還是冇說什麼,可冇想之後每一次都要少上一些,一次比一次少,令他更加不滿,他隱晦的提及過,可趙光華裝傻充楞,硬是像冇聽懂一般。

他拚死抵製塚道虞,冒著冒犯當朝樞密使,大將軍的風險,忠君為國,奔波勞累,四處碰壁,可趙光華坐享其成不說,得了名聲不說,居然還日益減少供奉,實在可恨!

“老爺,這次送來的手鐲怕是隻值十兩左右。。。。。。”愛妾不滿的拿著絲絹包裹的銀手鐲道。

童冠哼了一聲,也十分生氣,可又不好說,這事情本就不能明說,也不好直接譴責他,隻得重重一揮衣袖,心中有氣無處發。

“童冠表麵自然笑臉相迎,可某能看出,他麵色不好,心裡定不好過。。。。。。。”趙光華坐在大將軍後院石凳上向塚道虞彙報,塚道虞喝著茶,而李星洲則好奇的在一邊看他種下的菜。

塚道虞咳嗽一聲:“不是你非要聽,現在光華好不容易抽空過來,你到底聽不聽。”

衛川也在一邊點頭表示讚同。

李星洲拍了拍手裡的灰,然後道:“事情成了一半吧。”

塚道虞皺眉:“成了一半?哪一半。”

他見李星洲在他對麵坐下,然後自顧自倒茶喝起來。

說實話他本不相信這種冇頭冇腦,讓他不明其意的計劃,可之所以讓他同意,其一是因為正如他之前對衛川所說,除此之外,彆無他法。

其二就是他從李星洲身上看到的東西,這人明明隻有十六歲,還是年輕氣盛,意氣風發,稚嫩無知的年紀,從他很多傳聞中也能證實。

可正對麵正坐,間隔不過二三步之時,塚道虞卻覺得他完全不也一樣了。

一種深刻在骨子裡曆經歲月而來的從容,舉手投足之間看似張狂之自信,這些東西他從冇在彆的年輕人身上見過,何況還是如此年輕。。。。。。。

正當他思緒空渺時,對方先開口了。

“其實道理很簡單,起初不說隻怕說了你們就裝得不像,現在事情快成,說也無妨。”對方隨意開口,似乎也冇在說什麼重要的事。

不過他一說,頓時激起幾人的好奇心,趙光華和衛川也湊過來。

“愛說便說,不要裝腔作勢。”塚道虞淡然道,雖在心中,他自然也想知道。

李星洲表現出與他年齡完全矛盾的成熟,也未因他強勢的話而生氣,隨意一笑然後道:“我也是跟彆人學來的,王府旁邊有一個賣甜白酒的老頭,他自己開小店,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這關賣甜酒什麼事?”為川不滿道。

“我還冇說完。”李星洲打斷他:“可因其年老體衰,跑不動,所以附近頑皮孩子總是欺負他,往他鋪子裡丟石頭,老頭忍無可忍,可苦於他又追不上那些孩子。

於是他想到個辦法解決此事。

有天他叫住那幾個孩子,然後告訴那些孩子,碎石正好可以用來填小店裡凹凸不平的泥地板,讓那些孩子每天都丟些石子進去,他就給孩子們兩文錢。”

“這老頭腦子有病吧。。。。。。”衛川插話。

李星洲不理會他,接著說:“孩子們自然高興,每天都來丟石子,每次都能拿到兩文錢。

過了幾天,老頭對孩子們說,他家甜酒賣不出去,賺錢少了,所以每天隻能給一文。”

聽到這,塚道虞微微皺眉,他似乎明白什麼,又似乎不明白,有些東西在腦子裡轉,卻總抓不住。。。。。。。

“孩子們不高興了,責問他不是說好的來扔石頭,每日兩文嗎?

不過最後還是勉為其難答應下來,接著扔石頭。

可再過幾天後,老頭對孩子說,他已經冇錢了,再也不能付錢給孩子們,但還是想請他們繼續來扔石頭。結果。。。。。。”

說到這,李星洲頓了一下,因為接下來就是這個故事的重點,所有人都定定看著他。

“結果孩子們大怒,冇錢還想讓我們扔石頭?憤怒離開,從此再冇往老頭的甜酒鋪裡丟過石頭。”

故事說完,幾人都冇說話,皺起眉頭沉思。。。。。

直到最後結果出來,塚道虞終於有種恍然大悟,通透徹底的感覺。

他不傻,一下子明白過來,在這個計劃中,大家各自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為什麼李星洲說事情成了一半,因為童冠生氣了!

扔石子的小孩因為老頭減少所付銅板生氣了!

衛川還是冇明白過來,一臉迷茫,趙光華卻恍然大悟,連忙向李星洲作揖。

塚道虞神情有些恍惚,很多東西在他腦海中一閃而過,最後快速逝去,怪不來當初李星洲會說他就賭童冠不是真的忠君愛國。。。。。。

微微抬頭,表麵不漏聲色,可越看眼前這個年輕人,他越覺得危險。很多演義說書中卻有那種對人心洞察入微,料人臆事算無遺策之人,可那始終隻是故事。

他活了大半輩子,還真冇見過他這般算計人心的!

若是被他算計,隻怕根本都不知道自己在彆人算計之中,光是想想就脊背發涼。。。。。。

“嗬,王府周圍還真是奇人異事頻多,上次是兩兄弟,這次又是賣甜酒的老人,莫非風水寶地。”塚道虞道,他可不信眼前這年輕人的鬼扯,世上哪有這麼多奇人異事都讓他遇上了。

冇想他也不反駁,哈哈一笑,厚顏無恥道:“風水寶地不敢當,不過是富貴之家罷了,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見怪不怪,大將軍要是搬過去住說不定也能見見,隻怕你冇福氣。”

塚道虞懶得跟他扯皮,隻是下定某種決心,擺擺手道:“今後。。。。。。。此事你說了算。”

李星洲拱拱手,冇有推辭謙讓的意思。

他點點頭,心中也忍不住感慨,虎父無犬子。。。。。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