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魏朝仁執掌邊關數十年,魏家在關北根深蒂固,擁持武力而據守一方,若不趁此次上京城的機會將他除去,日後恐成我景朝心頭大患,可不曾想卻突然殺出個何昭。。。。。。”羽承安歎氣搖頭。

“再說塚道虞的軍中改製,雖正如他所言,廢除三衙,樞密院執掌禁軍,能省去諸多繁雜關節,大大增強禁軍戰力,可也不過短視之言,隻看眼前不看後世!”

說到這羽承安怒斥起來:“塚道虞一屆武夫,他可曾想過,禁軍一旦落入樞密院手中,禁軍掉髮差的不過皇上手中兵符一道,樞密使從此位高權重,如此一來,能保景朝社稷世世代代安定?

他塚道虞是忠臣,可他已是半截身子入土之人,可能保證下一任樞密使是何人?”

說著他又罵一句:“武夫誤國!”

“嶽父高瞻遠矚,為國為民,小婿佩服。”參勝拱手誠心說。

“不過嶽父也不必著急,楊洪昭不在,三衙中還有童冠和趙光華,改軍製之事必不容易。而瀟王一脈,小婿已設法讓魯大人將瀟王府大量買入鐵石之事報入宮中,有他們好受,如此一來已無大患。”

羽承安點點頭:“瀟王一脈向來戾氣殺伐,當初瀟王也是,如今的李星洲也是,皇上過三省加他官身,說明心中還是愛重那李星洲的,所以老夫久久不放心。

隻是不知那李星洲在搞什麼,皇上才遇刺,此時疑心最重,可他偏偏在此關頭買入幾千斤鐵石,這不是自找猜忌,莫非是傻子不成。。。。。

既然他自己犯傻那便怪不得老夫,再過兩天,老夫就進朝參他一本,私購如此多鐵石,還是在京中,若被外臣得知,皇上就是想保他也難了。。。。。”

“一切全聽嶽父的。”

羽承安回頭拍拍參勝的肩膀:“參勝啊,你雖是我女婿,我卻待你如子,我家中的幾個不孝子若說天賦才學,統統都比不上你。你要切記,武亂禁,文安邦,以武治世必不長久,以文安邦則國泰民安,曆史上多少王朝興衰都是如此。

老夫會儘力栽培你,將來若你身居高位,定不能迷戀武功,耀武揚威,當以尊崇禮法,教化世人,富庶天下為首任。”

羽承安語重心長的說道,他說完,參勝放下酒杯,重重作揖道:“小婿謹記嶽父教誨,日後必定尊從。”

一大早,李星洲請來城外祝家莊的家主祝融,一個四十多的寬肩膀大漢,常年在窯口做活導致他全身皮膚棕黑,看起來十分健壯,卻很懂禮數。

這次找他來不是為定製將軍釀需要的玉淨瓶,玉淨瓶短期內已經夠用,而是另有其事,想要祝融幫忙在王府後山開幾處窯口,這些窯口將用於煉製石墨坩堝。

很多人對鐵和鋼有著非常大的誤區。

簡單的說天然鐵礦中有大量雜質,比如硫、矽、碳等,而直到十八世紀英國人使用石墨坩堝煉製出液態鋼之前,冇人能做到除去鐵礦中除碳外的其它雜質。

鐵越純潔,熔點越高,理論上純鐵熔點可能到達一千五百多度,古代是達不到這種溫度的。

古人的鐵一般有兩種。

一種生鐵,將鐵礦在爐內加熱融化成鐵水,然後凝固,天然鐵礦中含大量雜質,這會降低它的熔點,使之在一千度左右就融化。

生鐵含大量雜質,硬度不錯,可強度低,十分脆,加工簡單,目前李星洲用來做手榴彈外殼。

另一種是熟鐵,通過不斷攪拌鐵礦石融化成的鐵水實現脫碳,這個過程中,因為碳脫離,鐵水越發純淨,熔點變高,溫度慢慢不夠,然後就會隨著脫碳凝結。整個過程幾乎不可控,不可逆。

最終得到的固體混合物叫做熟鐵。

熟鐵碳含量大多在0。2%上下,十分低,可它隻做到脫碳,其它雜質比如硫、矽等都還在。

更大的問題在於碳含量變低,熟鐵很軟,硬度低。同時因為脫碳,鐵變得更加純淨,熔點上升,凝固後在古代根本做不到再次將熟鐵變成液態,更何況除去其中的其它雜質。

真正的鋼需要儘可能除去其它雜質,同時控製碳含量在0。2~2%之間,這是一個複雜的過程。古代最靠譜的方法就是通過不斷的鍛打除去鐵中雜質,所謂的百鍊成鋼,可效果也有限,產能更是低得可怕。

這就是為什麼古代好的兵器價值連城的原因,因為一點不誇張,除去運氣外還需投入大量人力物力。

可以這麼說,在十八世紀英國人發明坩堝鍊鋼之前所有的鋼都是“假鋼”,因為即使通過各種方法控製了碳含量,對於鐵中的其它雜質依舊束手無策,特彆是矽。

直到十八世紀,一個英國人發現石墨這種東西的妙用,發明坩堝鍊鋼法。這是世界上第一種液態鍊鋼法,也煉出第一種能當工具鋼用高碳鋼材。

其強悍效能,也為日不落帝國的崛起奠定堅實的基礎。

石墨坩堝不止因為石墨的強悍耐熱耐腐蝕效能讓生鐵加熱到液態狀態,從而使得其中大量雜質浮出液態鋼表麵,而且因為石墨是碳單質。

在加熱過程中碳和鐵中的一氧化矽發生反應,從而除去雜質矽。

同時石墨中的碳還能與氧化鐵發生反應,使鐵實現脫氧,還原成純淨鐵。

加溫到一定程度後,各種雜質浮出液態鋼表麵,接著石墨中的碳會使鐵碳含量增高,最後得到的就是真正的鋼!

當初這種鋼第一次出現後,彆說用來做槍管炮管,就是用來做工具鋼,切割和打磨其它金屬也綽綽有餘。

而這些正是李星洲準備做的。

隻要有石墨礦,這些都能實現,冇有任何技術上的難題,隻差經驗。

他對黏土石墨坩堝的煉製不熟,所以才找來祝融,他們一家是專業人士,有豐富經驗,比起他這個半吊子,好多了。

祝融早就有心攀上王府的大腿,以求庇護,聽了李星洲的要求,雖然不明白王府為何要開窯口,可還是二話不說就高興的答應了,並且拍著胸脯保證。

第二天一大早,就帶了七八個祝家族人過來要開工。

李星洲不能讓他白乾,讓嚴毢按人頭支給祝融工錢,嚴毢卻不太樂意,他觀念與李星洲不同,普通人為皇家做事那不是義務嗎,天經地義之事,就好比徭役,開錢乾嘛。。。。。。

可李星洲堅持讓他給,他有他自己的模式,在他的地盤上,所有人都要按他的規則來轉。

在這天下午,德公也派人上門帶話,告訴他,元宵一過就找皇上說黑火藥之事,讓他準備好說辭,至於能爭取到什麼,到時全看他本事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