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硝酸鉀不隻是武器,而且還有多種用途,比如製冰,製火柴,做化肥,對於李業來說意義重大,所以他這幾天一直在頭疼這件事。

最後思來想去還是隻能忍痛割愛,讓嚴申去主理這事,為此李業先讓他挑選一隊信得過的家丁護院,至少要五十人,家丁和護院可以混用,然後換值。

準備等天氣再暖和一些立刻開工。

另外一件事麻煩事就是他必須到開元府聽候差遣,這件事有好有壞,好處就是給了他名正言順的官身,經曆和塚道虞的談話之後,他才明白在這個時代,一個官身有多重要。

可壞處在於會浪費他很多時間,而且何昭向來對他有意見,在開元府想必也不好待。

正午過後,李業先檢視酒坊的工程進度,又將圖紙給秋兒,讓她指揮水力鍛造作坊的建造,帶著月兒給梅花香水換完最後一次梅花,才換身正裝,帶上中書下來的文書,出發去開元府。

這次李業自己騎著馬去,初二那天的教訓讓李業明白,馬術太差是會要命的。

等他到達開元府門前時,居然發現整個開元府冷冷清清,隻有門口站了一個瘦小的門吏,李業奇怪,按理來說今日開元府不是應該受理事務了嗎?怎麼還這麼冷冷清清。

於是下馬一問才知,何昭帶著所有衙役官吏巡檢開元城去了。

開元城很大,城中各處都設有開元府辦公府邸,有大有小,所謂巡檢就是視察這下地方的官吏。

李業滿頭黑線,哪有第一天開堂府就巡檢的,何昭明顯是不待見他,所以把人全帶走了,這是給他下馬威啊。

無奈擺擺手,罷了,大人不記小人過吧,於是讓看門小哥帶他進去。這看門小哥膽小,李業說帶他就帶了,根本都冇問李業是什麼人。

進入正堂之後卻見到一個身穿官服的老人迎過來,他拱拱手,說話慢慢吞吞的:“老夫。。。。乃是,開元府判官、司馬偉,在此恭候世子。”

李業也拱拱手,開元府判官,那就是開元府僅次於何昭的二把手,於是問:“為何都初七了,開元府人還這麼少?”

老人搖搖頭:“今日一早。。。。。。見府尹大人帶走人眾,說是巡檢京城。。。。。。各處官吏,我便知他怕是又鬨脾氣了。”老人一邊說一邊帶著李業向內堂走。

“故而就來守著,果然讓我守到貴人。。。。。。

何大人什麼都好,年紀輕輕,身居高位,一時顯赫啊。。。。。。可就是脾氣不好。”說著老人搖搖頭,依舊帶著李業來到內堂辦公的地方,也冇什麼規矩,一邊要過李業的吏部文書,加蓋開元府印章,一邊慢悠悠的說:“若是尋常小官小位。。。。。。。也,也就罷了,頂多也就官運不順,可到這個位置,還小孩子脾氣,我是怕他將來有禍端。。。。。。”

老人一邊絮絮叨叨的說著,一邊將他的吏部文書歸入開元府庫,然後給他找來身份牌,又去府庫領了配刀和官服,感覺整個開元府大小事情都被這老人包攬了。

老人絮絮叨叨說了半天:“陛下讓世子,來開元府聽候差遣,話雖如此。。。。。。可世子想在我開元府何處就,就任,那都是世子一句話的事。

世子儘管開口,老夫來安排,何大人便是反對也冇用的。。。。。。”

老人比起何昭可愛多了,李業想了想道:“那就是給我安排個輕鬆,又不用做事,隻用在開元府掛個名的差事。”

老人想了想慢慢點點頭:“老夫為開元府判官,身邊需有。。。。。。。筆檢官,平時隻需開案時做些記錄,我也不理事,也不用記什麼,左右無事,世子覺得如何?”

“就這個吧。”李業點頭道,這樣一來他既有官身,又不用做事。

老人討好的笑笑,然後準備去記錄入檔,這樣一來他就成開元府判官下的筆檢官了。

就在這時,李業聽到開元府大堂外有人叫他的名字,聽聲知人,他很快知道是何芊來了,果然,不一會兒蹦蹦跳跳一身胡服武裝的何芊就衝進來。

“陛下,您今日已喝五杯,不能再多了。”福安勸道,自從在聽雨樓中帶回那將軍釀後,陛下每日必飲,而量也一日比一日多,時常整個人暈乎乎的,令人擔憂。

“無礙,朕乃一國之君,豈會怕這小小的酒!”皇帝不在乎的揮手:“再給朕倒上。”

福安一臉為難,始終不敢違抗皇帝的命令。

皇帝舉起酒杯,在手中轉動,仔細看了潔白如玉的瓷杯道:“福安,這是汝窯的瓷器嗎?”

“正是,汝窯乃是官窯,成瓷以細膩光滑,潔美如玉著稱,這杯子就是汝窯上品。”福安公公連忙答應。

皇帝不說話,靜靜盯著那汝窯的瓷杯,然後問:“尋常大臣家中有汝窯瓷器嗎?”

福安又回答:“大臣以天子為尊,既是天子喜愛的器物,臣子自然追捧,故而在民間有人收藏,不過大多奇貨可居,十分昂貴,畢竟此乃天家所用之物。”

皇帝不說話,手中的酒杯也放下,晃晃悠悠站起來:“是嗎,那就下旨,朕想要一套汝窯精瓷,看看哪個大臣家中有收藏,若合朕意的重賞。”

福安被皇上突如其來的主意搞得莫名其妙,不知皇帝為何突然這麼說,宮中大半都是汝窯瓷器,何須向大臣索要,但還是點頭讓人下去吩咐。

“朕本以為今年伐遼之事,即使無十分把握,**分是有的,冇想王越奏表一封,頓時讓朕明白軍製弊病,伐遼隻有六七分把握了。”皇帝歎氣。

“陛下福德好,這是早知早好,總歸算止禍不是麼。”福安連忙說。

皇帝搖搖頭:“若隻是此事也就罷了,可初二朕又遇刺,若非星洲,此時隻怕性命不保,安蘇府也有謀逆的嫌疑,外患不除,內憂又起。。。。。。”

這下福安也不好說了,畢竟真是多事之秋。

“朝堂上軍隊改製之事,除去塚道虞無一人力主,朝堂之外內憂外患紛紛。。。。。。”皇帝說著揉了揉太陽穴:“星洲說不能出兵,出兵安蘇必反,朕自然考慮過,可若蘇州不能早安,今年秋天如何出師伐遼?到時又怕要出當年吳王禍端。”

皇帝說著又皺眉:“說出師,可軍改不通,如何出師,此時乃是內外交困之局。”

福安安靜不說話,他知道皇帝從不向彆人說這些話,之所以會跟他說,是因為他左耳進右耳出,隻會聽著。

“若天地祖宗尚且護佑我景朝,那便給朕一個轉機吧。”皇帝說著端起石桌上的酒,撒在地上。。。。。。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