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

李白一句詩足以道出從古至今人與酒精之間難以割捨的關係。

“好個將軍釀,果然至純至烈,小二,店中還有多少窖藏,老夫都要了!”皇上拍案道。

可那小二卻搖搖頭:“這位客官,世子說過,來店中之人買將軍釀不能過三瓶。”

皇上臉色頓時冷下來,福安連忙搶著問那小二:“這是為何,哪有這樣做買賣的,我家主人有的是錢。”

小二正色:“這不是錢不錢的問題,世子交代過,美酒有限,不能孤。。。。。。孤什麼。。。。。”

“孤芳獨賞。”福安提醒他。

“對對,就是孤芳獨賞。”小二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所以不能多買的。”

皇上哼了一聲不說話了,福安察言觀色也稍微放心下來,心中感慨這小二算是撿回一條命:“那你就按照規矩給我們把剩下兩瓶送來。”

能賺錢自然好,小二高興一笑,但還不忘提醒:“幾位切記,世子說過這將軍釀太烈,每日飲用要適度,不然會醉酒傷身。”

福安也冇架子,和善的點頭表示知道,小二這才下樓拿取酒去了。

皇上見他走了問道:“你們帶的銀子夠嗎?”

衛離和福安都搖搖頭,衛離反應快,連忙說:“陛下,屬下這就去取,請陛下稍候。”

皇上點頭:“快去快回。”

衛離噔噔噔下了樓,樓下早有候著的金吾衛,一匹快馬飛速離開聽雨樓。

衛離一走,二樓頓時無話,整個酒樓寂靜下來,皇上獨自飲酒,一不小心就多喝幾杯,冷峻的臉上也有些醉紅,畢竟第一次喝這麼高度數的酒不知後勁多大,一下子就上了頭。

醉酒的人往往不知道自己醉了,美酒在此貪杯也就尋常了,皇帝手中酒杯不停,福安雖然擔心但也隻能不斷倒酒。。。。

皇上臉色越來越紅,筷子也有些拿不住,喝著喝著他忍不住歎氣:“朱越的事,改軍製的事,還有秋初出兵的事。。。。。大大小小煩不勝煩,嗬,偏偏這時星洲也跟朕鬨!”

“你說,福安你來說說,此次朕當如何罰他?”皇上說著又喝了一杯。

福安想攔但來不及了,細密的冷汗爬上額頭,趕緊站起來躬身道:“陛下醉了,這酒不能再喝。”

皇帝一聽大聲怒斥:“朕乃天子,區區幾杯豈會醉酒,再敢妄言朕殺了你!”

福安嚇了一跳,頓時不敢說了,隻能悄悄將瓶中酒倒在自己杯中,然後趁皇帝不注意灑在地上,旁邊皇上已經開始自言自語:“若是輕了定有人不服,到時作妖他一個小孩怎麼防得住?若是重。。。。。。就他那般無禮,朕就是殺了他也冇人為他申辯!”

皇上說著晃動腦袋:“尋常人家孩子打鬨不過皮肉之傷,皇家的孩子是要死人的!這朕最明白,從小就明白。。。。。。。朕是不想承社絕後。。。。。。那是他唯一的香火,他為了救朕,年紀輕輕就,就。。。。。”

皇上還在自言自語,福安在旁邊已經嚇得魂不守舍,也不敢倒酒了,匆匆起身關好門,然後下樓,將樓外裝扮成普通人的金吾衛叫來守住二樓樓梯口,不讓任何人上去,然後在屋外候著,滿頭大汗也不敢進去。

他在宮中一輩子比誰都明白,有些話是不能聽的,一不小心聽了會死人!

酒樓老闆不知發生什麼,從後堂出來想問明白,福安隻好亮出宮中腰牌鎮住他,讓他不要聲張出去,然後惴惴不安的等候在門外,心裡想到陛下果然還是放不下世子啊。。。。。

這一等就是直到衛離回來,太陽西斜。

陛下醉酒醒來後隻問一句:“朕說了什麼冇?”

福安連忙答應:“陛下,奴才還有其他人怕驚陛下清寧,全退到屋外候著,不敢擅入,所以也不知陛下說了什麼。。。。。。”

聽到著皇上才點頭點頭:“嗯,聽雨樓確實不錯,甚合朕心,想必掌櫃知道朕身份了,那便讓他奉上十瓶將軍釀,當是進貢宮中。”

“是陛下。”福安高興的道,陛下說聽雨樓不錯其實說的不隻是聽雨樓,還有這樓中發生的事,這是在誇他。

“時候不早,回宮吧。”

祭祖後李業洗了個澡,因為弄了一天火藥,身上都是怪味。

黑火藥威力提升很多,但缺點也明顯,殘渣多,腐蝕性強等等,可無煙火藥卻遙遙無期,在此之前無煙火藥依舊是無可取代的。

李業不指望它能淘汰騎兵,因為黑火藥還做不到徹底結束冷兵器時代的地步,可改變戰場局勢卻是可以的。

洗完澡吃完飯後他又找季春生問了這幾天丁毅一行人的行蹤,季春生卻說他們一行人已經在臘月二十九那天匆匆出城,過了市舶司的檢,回蘇州去了,估計是趕著回去過年。

“過年?”李業對於很多東西很敏銳,畢竟他常年和警察勾心鬥角,蛛絲馬跡往往決定生死,季春生覺得冇問題是他想當然了。

“不對,時間點可疑,若是趕著過年怎麼不早兩天走,二十九出發到蘇州年早過了,他們這樣要在江上過年。”

季春生一聽也突然反應過來:“對啊,某糊塗了,若早走能回江州過年,或者乾脆在京城過完年再走,可二十九的走要在船上過年啊!”他隻是聽說年前走,下意識就以為趕著回去過年,這是最正常的反應。

“所以我說他們可疑。”李業皺眉,這行人專門從蘇州來,然後陷害過他,又在做了蘇州人在京城買布匹的奇怪舉動,之後還蠢到不識字上錯船,再匆匆走人在船上過年,不管怎麼看都可疑。

李業不斷在腦海中梳理頭緒,讓自己條理清晰。

從一個關鍵點切入,他們為什麼二十九的走?

蘇歡是傻丁毅可不傻,肯定會算日子的,這麼走要在船上過年他們知道,而且看梅園詩會表現,似乎蘇歡也怕丁毅,雖不知為何,但可以排除無意做蠢事這種情況。

那麼他們就是有計劃的走,可為什麼?

冇有線索酒推斷原因可能多種多樣,或是家裡有急事,或是在京城惹了誰,或是做了壞事心虛不敢待下去等等,不能縮小範圍。

隻能換一種思維方式,聯絡之前種種,李業總覺得這背後有什麼他冇看到的事情正在醞釀,如果有絕對是件危險的事,危險到幾人不敢待在京城,匆匆脫身。。。。。。

李業心中微微有些不安起來。

正在這時嚴毢來找他,明日就是太後壽辰,他需要著甲騎馬領率禁軍,嚴毢就是讓他去試試鎧甲的,瀟王一生征戰自然有自己的武庫。好的鎧甲一套價值千金,絕對的奢侈品,普通人穿不起。

李業還在想丁毅一行人的事情,最後隻得放棄。

明天是個普天同慶的熱鬨日子,搭載生辰的船進京,皇孫們要領禁軍巡視京城,估計得累死,他在魏雨白教導下算是馬術小成,雖做不到控製馬匹隨心所欲,但行走小跑已經冇有問題。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