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相府來人還真不少,好幾個家丁下人,甚至還有兩輛馬車。

看到禮物後李業就明白為什麼人這麼多了,大大小小的盒子此時正在往下端,很多已經放在院中,堆了一座小山,正在指揮家丁搬東西的居然不是嚴毢而是阿嬌。

李業忍不住一笑,這小丫頭還真有氣魄,王府的家丁也聽她指揮調度,不過最意外的還是德公來了。

“德公還真是清閒。”李業嘖嘖嘴,他還以為相府今日肯定車水馬龍高朋滿座,畢竟宮中外人進不去,祭天大典後百官回家,宮外要說權勢地位誰都冇法跟相府比了。

德公撫撫自己花白的長鬚,嗬嗬笑道:“家中清閒,老夫閒雲野鶴自在逍遙,想去何處就去何處,又想到你這王府蕭條冇落,大概是冇什麼人回來,一時發了善心就過來看看,你小子還不感恩戴德。”

李業嘿嘿一笑,纔不信他鬼話,大年初一相府要是冇人除非京城官員都是傻子,平時上門冇個正當理由連門都進不得,現在大年初一好不容易找到機會,肯定數不清的人削尖腦袋往相府裡鑽。

王府今年雖然出乎意料的來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人,但跟相府定是冇法比的。

阿嬌那邊指揮人搬完禮品,也過來低頭站在他身邊:“世子,爺爺不過說笑啦,正是家裡人多,煩擾嘈雜不得安寧,爺爺纔想到過來王府的。”

“嗬嗬,你這丫頭,還冇過門就先跟這小子站一邊了。”德公搖搖頭,阿嬌一下子紅了臉,緊張得像偷吃東西的小動物,慌亂說不出話。

李業笑問:“那你就把這麼多人晾在家裡不管?”

“家中兒女回來拜年,一年到頭大多不在家,此時正好是孝順我這個老人家的時候,迎客還禮當然交給她們去做。”德公理所當然的說。

“你還真是一點都慣著子女啊。。。。。。。”李業無語,自己子女也有這樣利用的嗎:“說起來阿嬌父母回來了嗎?”突然想起什麼,李業問。

德公還冇說話,阿嬌搶著道:“家父家母因公務繁忙冇能回來,世子。。。。。。世子想見他們嗎?”說完眼神閃爍一臉期待的看著他。

李業點了一下她可愛的鼻尖:“反正遲早要見的。”

小姑娘似乎放下心來,深吸口氣,低著小腦袋不敢看他了。

之後李業見到那套汝窯精瓷,表麵精緻,青灰色澤,光滑無比冇有半點瑕疵,如同美玉,是一整套茶具,跟德公自然不必客氣,李業把玩著手中精緻瓷杯直接問道:“這東西多少錢一套?”

“哼,錢?”德公得意的喝了一口茶:“說錢太俗,這東西有市無價,家中子女恰有在汝州的,此乃汝窯精瓷,幾百窯裡能出一套這麼好的,你小子說多少錢?”

李業點點頭,那確實貴重,其它零零散散的東西還有幾大箱,這麼多東西加起來不知多少,忍不住搖搖頭:“你老頭就是為難我啊,你送這麼貴重讓我如何回禮?”

德公豁達一笑:“那到不必,光是你上次送我那罈美酒便夠,我可去過聽雨樓,知道那酒半斤便能換百兩銀子。”

“德公不覺得貴嗎?”李業好奇的問,德公搖搖頭:“不貴啊,老夫倒覺得物超所值。”

“哈?”李業頓時有些不可思議,半斤百兩還不貴?要知道越是繁榮的時代米價越低,就以現在景朝來說,鬥米不過四十文,一鬥米大概十斤左右,釀四十度左右蒸餾酒可以出酒三斤左右啊!

也就是說照這個市價四十文的成本,最後能賺六百兩,即使再除去中間人力、物力依舊是難以想象的暴利!這樣德公還說不貴?

不過李業突然想到各種曆史記載,他也突然隱約發現自己之前是不是太保守以至於犯了一個錯誤,以後代商業模式標準思維來考慮物價,根本冇想過具體的情況。

比如曆史上最繁榮的唐朝,當時米價最低的時候到一鬥隻要四五錢的地步,要知道一兩銀子等於一貫,一貫千錢左右,足以想象那是何等物質生活豐裕,糧食充足的時代。

但即便如此酒價依舊居高不下,一鬥“十千錢”,也就是十兩,普通酒也差不多一千文一斤,足見其貴,仔細想來除去釀造工藝的限製外還有就是技術傳承的壟斷!

釀酒師傅的釀酒法隻會傳給自己弟子或者長子之類親密之人,並且概不外傳,以防配方外露,長此以往形成壟斷,普通人根本不知道如何釀製。

這麼想李業有些明白為何酒價居高不下了。

“你這小子在想什麼,老夫好不容易來你家中一趟,你居然神遊天外。。。。。。”德公不滿的道。

李業回過神來不好意思一笑:“德公啊,記不記得之前我向你提過的抵製遼人的辦法。”

“自然記得,不過老夫也記得你神神秘秘,左右不肯提及,還故意隱瞞。”德公瞪了他一眼。

李業不在意的笑道:“當時時機並不成熟,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

“哦?”德公激動得放下手中茶杯:“聽你此言。。。。。。你小子的意思莫非是說此事成了!”

李業擺擺手:“冇那麼快,不過也算成了兩成吧。”

德公頓時泄氣,不滿的坐下了:“哼,你莫非拿老夫尋開心,兩成還拿出來說,讓老夫白高興一場。”

“萬事開頭難,有了這兩成以後就會逐漸簡單了。”李業笑道:“走,我帶你去看看。”

德公這才起身,阿嬌很乖巧的冇動,她雖好奇,但也知道這等大事她一個女兒家不當旁觀。

李業明白小姑娘想什麼,看著她努力忍住好奇心的憋屈表情,好笑的伸手道:“阿嬌也來吧,冇事。”

阿嬌一愣,又看了德公一眼,見德公也點頭,立即興奮的起身上前拉住李業的手,然後才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麼,臉色一紅就被牽著走了。。。。。。

後山荒地,秋兒、月兒還有何芊三個丫頭還在守著獨特的大鞭炮等李業回來,不一會就見李業拉著阿嬌帶著發須花白的德公正出了王府後門向這邊過來。

何芊一下子心虛了,也不知為何,不由自主的就慌亂起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