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老人帶著少女再次回到聽雨樓,正見到幾個下人在門前扒雪刨地種竹。

他皺眉想要喝止,看了一會兒又冇開口,又換個地方再看,少女緊跟著他,老人在雪中走走停停,房前屋後轉了好一會兒又停在正門前。

站在那一動不動,忍不住“噫”了一聲,又仔細看那竹坑。

“爺爺,這。。。。。。。。”

老人擺手:“等到這竹發枝樓就活了,我本以為那紈絝子隨意搗弄會壞了這地,現在一看反倒有些門道。。。。。。。大概隨手偶得,運氣所致。”

說著他又仔細看一眼,越看越覺得喜歡,這一叢竹於這樓如同點睛之筆,令人歎服,隻可惜是蒙的,心裡且喜且悲。

“走吧,拿完荷包早點離開這裡。”老人說著便上了樓。

進了大堂空無一人,想必那李星洲又有什麼不正當差事讓樓裡夥計都去忙了,老人也不在意,帶著孫女自顧自上樓。

他年紀大,上樓有些慢,隻能輕聲輕腳,歲月蹉跎以至於此,不禁想起自己當初也是上過戰陣的人,而如今。。。。。。。。

轉過樓角,慢慢便到三樓,剛上樓梯口,就聽到隱約有些聲音,隔著迴廊的木壁卻聽不太清,小了些,依稀可以辨彆是李星洲的聲音。老人不想多見這紈絝子,輕聲道:“阿嬌,你去拿荷包,拿完我們便走。”

少女點點頭,才走幾步,寒風穿堂而過,她忍不住打了個冷顫,風吹開窗戶,聲音一下子清晰起來。

“嚴掌櫃自然可信,但並非可信就能說真話。秋兒也可信,比嚴掌櫃還要可信,可若我問你世子怎樣?世子是不是個好人?你定會跟我說世子很好,世子是個天大的好人是吧。但其實我不是好人我是知道的。”

接著傳來“噗嗤”一笑,是個女孩的聲音,“世子。。。。。。。哪有這般說自己的。”

“哈哈哈哈”李星洲大笑起來,“我隻是打個比方,對外人一定要說世子是好人,切記了。”

“奴婢記住了。”笑語盈盈的回答,顯然二人說得輕鬆。

“嚴掌櫃見到我必然心中緊張,若這時問他酒樓情況哪怕坦誠相告,下意識也會往好了說,請功避過。。。。。。

比如說器具陳舊,他能說這碗筷舊了,但用起來還是順手。也能說碗筷舊了,不堪再用。都是舊了,能不能用都是他說的,隻看他偏向哪一邊,實際到底能不能用,我並不知道,這樣一來我完全不知道這酒樓真正的近況。。。。。。。”

“世子,‘下一時’是什麼?”

“就是不知不覺的意思,他自己也冇察覺。”

老人在樓梯口站了一會兒,除去迴廊的說話聲,三樓靜悄悄的,他下意識竟又向前幾步,以便聽得更清楚些。

“可彆小瞧這種偏差,這種下意識的偏差是很致命的,一個酒樓還好,嚴掌櫃若是下意識回答和真實情況有所出入,最差也不過酒樓生意做不下去。但若再放大一些,到了家國大事呢?”

聽到此處,老人心思百轉,忍不住皺眉,心中仔細思慮,是啊若是到了家國大事呢?那會如何?

迴廊傳來的聲音很快就幫他解答了。

“如果南邊遭災,皇帝問及災情,當地知府可能並不想隱瞞災情,可真到回答時候,心中畏懼,有所顧忌,哪怕想好如實上報,事到臨頭也會下意識說些好的,可能知府本身並未意識到,隻是他就這麼說了。

這話聽到皇帝耳中就是另外一回事,他遠在千裡之外,不知實情,無論再招多少人問及,多少都會有下意識的偏差,跟知府關係好的可能故意說好,冇有關係皇帝親自問起心中一緊張,下意識也會說得偏差,到頭來成千上萬災民就會遭殃。”

“不止災情,匪禍邊患都會如此,若是層層上報更是,每個官員即使不結黨營私,也會有自己下意識的東西摻雜其中,真到皇帝案桌上的定然麵目全非。”

“這就是下意識的偏差帶來的壞處。。。。。。。”

聽到此處,老人忍不住微微張口,想要說什麼卻又說不出,全身顫抖,幾乎站立不住,少女連忙扶他輕輕坐下。

思緒變幻,無數東西在腦海中閃過,他這經曆那麼多,闖蕩那麼多,朝廷之上位極人臣,府邸之中,桃李天下。即便如此他隻有個朦朦朧朧的認知,他明白這些事的存在,刻意去避開,效果卻不大。

依舊摸不清,抓不著,想要掣肘,卻找不到關鍵所在,直到今日隔廊聽話,如同醍醐灌頂,讓他一下子恍然大悟,可不是嗎,這事可不是如此嗎!這人居然三言兩語便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世子,這可如何是好?”女孩的聲音再度響起。

是啊,如何是好!這也是多年困惑他的問題,日思夜想,嘗試諸多變革,依舊無效。

“這就是我今日要問嚴掌櫃那麼多話的原因。

他會下意識的回答我的問題,無非是因為初見時精力集中,思緒處於一種保護戒備的狀態,這時問話他大多會往保護自己,對自己有利的方向說,這是一種本能。

但集中精力是極度費神的事,人不可能長久維持這種狀態,所以你看我和他談了一個多時辰,初見時東扯西扯將話題引開,並不問我想問的東西,就是錯開他精力集中,思緒戒備的時段。

聊一些輕鬆話題,多說一會他就會放鬆下來,人不可能長久保持精力集中,待到他鬆懈的時候我若問起話十有**就是最真切的回答。

不過也不可接連問,問多了他又會進入下意識保護的狀態,所以要一邊閒聊無關緊要之事,一邊隨意岔一些話,他便會不知不覺間把真情實況透露給你。”

好一會兒,女婢才反應過來,驚訝道:“世子,你好厲害啊!”

“哈哈哈哈,一般般啦,畢竟是你的世子嗎,不厲害點怎麼教你這麼聰明的丫頭。”

“世子。。。。。。。”

“好了,說會正題,一般來說七成無用的敘述,外加三成有用的情報最為合理,不過還是要看隨機應變。

比如說談話之前可以先請人吃飯,吃飯時閒聊效果會更好,人腦需要分配一部分精力幫助消食,會讓人更加難以集中精力,容易進入無防備狀態。反之如果你要談事,酒桌之上就少吃東西,有助於思緒清醒。。。。。。。”

“秋兒記下了。”

“還有。。。。。。。。”

之後那李星洲又說了些,女婢不時提問,他在一一解答。

很多東西聞所未聞光怪陸離,但仔細想來卻極有道理,滿含深意,越是聽得多,這些東西聽得老人家背脊發涼。。。。。。。。。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