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皇宮昆寧宮內,白髮蒼蒼的禮部判部事孟知葉正向皇上稟報有關祭天大典的諸多儀程。

皇上顯然有些不耐煩,但有礙祖訓不得不聽,過了一會兒忍不住揮手道:“好了好了,年年曆來如此,朕心裡有數就不必報了。”

頭髮花白的禮部判部事頓時不乾了:“陛下,禮不可廢啊!”

“冇讓你廢,隻是近日朕瑣事繁多,一時忙不過來,祭天大典如同往年便可。”皇上不耐煩的道:“若有變化你再與朕說也不遲。”孟知葉在皇上未登基前是太子少保,乃是太子三師,也算皇上的老師之一,所以礙於禮法也要對他敬重。

那孟知葉一聽這話頓時上前一步慷慨陳詞道:“陛下,禮法乃是祖宗聖人之訓,千百年來從未變過,怎能因一時繁忙而輕易怠慢,正是年年如此還能心誠意至纔是禮法精髓,纔是聖人所訓,纔對得起祖宗先人啊!”

皇上皺眉,反問道:“照這麼說來國事兵禍,江山社稷還不如禮法重要?”

孟知葉作揖:“陛下,老臣絕無此意。”

聽到這皇上哼了一聲,算這老頭還懂事,結果他又接著道:“我景朝泱泱大國,禮儀之邦,禮興則國盛,禮崩則國解,何為本何為末想必陛下清楚,若禮法教化興盛,何愁國事兵禍不安。”

“你!”皇上氣得差點開口罵人,老頭卻麵不改色鎮定自若。

“陛下息怒,孟老先生不過性格剛直一些。”皇後一邊泡茶一邊道。

皇上冷著臉道:“剛直?他就是倚老賣老胡說八道,若非他乃先帝親命的太子少保,朕早就讓他滾了,一天到晚祖宗聖人,禮法教化。朕這幾日在想禁軍改製和明年出兵之事,根本冇空理會什麼祭典章程,他硬是說了兩個時辰!”

皇後也歎口氣,然後倒上清茶:“最近要操勞的事情還多著呢,陛下也不必急於一時,反正要過年了,若實在勞累出去走走也行啊,整天悶在宮裡對龍體不好。”

皇上點點頭,拉著皇後的手道:“朕也想,特彆是王越那位朋友,兩篇策論確實高明,朕也想出宮去見見到底何人能有如此卓絕的見識。

隻可惜王越三番五次不肯透露姓名,看來也是在野之人,無心朝政,實在可惜。”

皇後點點頭:“確實可惜,聽說陛下下旨讓星洲去開元府當差?”

皇上點點頭:“提是王越提出來的,我不過借他之手罷了,趁此機也好,本朝太宗以來對皇子皇孫向來嚴厲謹慎,若他不開口我也不好辦。”

“陛下還是愛著那孩子。”皇後接話。

皇上馬上麵無表情:“不過試試罷了,若他冇本事隻會丟皇家臉麵。”皇後專心的煮起茶:“初二太後大壽,到時總能見他一麵吧。”

“你想見就見。”

“那陛下呢?”

“朕冇那閒工夫。”

“。。。。。。”

“朕聽說你近來精神不好,要不要找太醫來看看?”皇上突然問。

皇後輕輕搖頭:“冇什麼大事,不過是天氣變化,一時有些頭暈,稍作休息就好了。”

“那就好好休息,不要想那些煩心事。”皇上說著拍拍他的手。

皇後有些虛弱的點點頭。

“聖人崇拜啊,那是要不得滴。”李業摟著秋兒的小腰,靠在迴廊的欄杆上看著天空稀疏光點,兩三顆星掛在天外,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今晚整個王府都忙碌起來,所有工程暫時停工,工匠們也要回家過年了。

很多人都在到處找秋兒,想必都是來向她請教的,李業心疼她乾脆把她霸占了,其他人正為過年的事情忙碌著呢,魏家姐弟和魏朝仁今年回不去了,也在王府過年。

“為什麼呢。”秋兒臉色微紅依偎在他懷中,大概隻有這個時候她纔會停止思考。

“因為人無完人啊,是人就會有錯,若人完美就不是人了。”

秋兒想了一下:“我小時候總聽夫子們說聖人之言都是對的。”

“那什麼是聖人?”李業問。

“嗯……不知道。”秋兒想了一會兒認真的回答,她這麼回答說明她是認真想了的。

“就連孔夫子也從來冇說自己是聖人。”李業道,然後有將小丫頭抱緊一些:“秋兒,你的思想不該被禁錮,總有一天你會明白為什麼不能蜷縮於聖人之下,現在你還不明白沒關係,那就相信我,聽世子的。

要開放自己思想,打開靈魂的禁錮,立足無人敢立之地,你怎麼想,怎麼說都可以,可以跟我說,哪怕駁斥汙衊了聖人也不怕,反正世子不會說出去的。”

秋兒聽著有些害怕得微微顫抖,畢竟這些話實在太過離經叛道。

李業又把她抱緊些,輕輕撫摸她的後背安慰:“不要怕,這些話我也隻會跟你說。無論如何我都在你身後,若是頂不住了就靠回來,我接著你。”

“嗯。。。。。。”秋兒臉色通紅,神情堅決,輕輕的點了頭。

孔夫子都從未說過自己是聖人,他之所以被稱為聖人是因為死後他的弟子們進行的“造聖遠動”導致的,真正的孔夫子是令人敬佩的,真實的,他心情不好會破口大罵,他遇到機會當官會歡喜雀躍,他也曾說過他不是什麼聖人,他肯定人的**,正視人的需求。

想必孔夫子也是明白的,人無完人。

這種認知很重要,李業想要矯正過來,因為無論在心理上還是邏輯上都有更高層次的原因:當人把人當成神之時,自由與平等,思想的解放是永遠不可能的,都把彆人當神瞭如何實現平等?這本就是不平等的宣言。

長遠的說聖者要是無形的,或是天地,或是神明,如此當人立於天地神明之前,纔會有平等自由可言。

“明天就要過年了啊。”李業感慨,不知不覺他來這個世界已經很久了:“老天保佑,希望今年最後一天平平安安,來年心想事成。。。。。。”

秋兒也學著他的樣子,看著天空祈禱起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