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心理學者做過很多與此有的心理實驗。比如說在一條行人稀少的街道停放不上鎖的自行車,然後觀察自行車被盜竊的概率,結果非常令人震驚。

當街道牆壁乾淨,街道整潔時兩天下來幾乎冇有自行車被盜。

當實驗者在街道牆壁上塗鴉,在街道牆角丟上垃圾後有趣的事情的事情發生了,兩天後半數以上的自行車被盜。

還有很多類似的實驗,比如停放整齊的自行車旁的垃圾桶,人們大多會將垃圾準確放入桶內。而停放雜亂的自行車旁的垃圾桶,很多人隨手一扔導致垃圾亂飛。

這些都表明負麵的印象對人的行為影響起著巨大的作用。

所以,任何高階奢侈的產品都是精益求精,不允許瑕疵的,瓶蓋要是做不好就會成為街道上的塗鴉,會招致一係列負麵後果。

第二天已經到年關,聽雨樓生意火熱,很多人都訂了酒席。

嚴昆也按時上門取走第一批包裝精緻的一百瓶蒸餾酒,李業取名“將軍釀”,因為這酒有烈又純,還是在聽雨樓賣,配合聽雨樓一首《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正合適。

不過當嚴昆聽到李業讓他每瓶賣一百兩銀子的時候差點驚掉下巴。

李業其實一開始不打算賣這麼貴,他隻想賣十兩銀子一瓶。

但突然想到過年還要拿它送禮,說不定要送到宮裡,不抬抬價這麼好意思送出手,於是先把價格抬高,能不能賣出去年前也不急。

李業拍拍他肩膀:“冇事,不是讓你賣,就是讓人知道有這種酒就行。”

嚴昆這才放下心連連拜謝,李業還詳細給他交代:“這酒金貴,賣不出去也要存好,輕拿輕放,還有每個瓶塞上都有字,各不一樣,你就跟那些客人說,瓶塞上的字湊齊‘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上下半句其中一句便可免費兌換一瓶。”

“啊,世子這可是一百兩的酒。”嚴昆肉疼的道。

“讓你怎麼做就怎麼做,彆婆婆媽媽。”

“是是是,老奴一切都按世子說的來!”嚴昆拱手道,然後帶著人小心翼翼的把第一批“將軍釀”帶走了。

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李業欣慰的點點頭,其實對於嚴昆這種人他是放心的,圓滑一些並不是壞處。

很多人可能從小就有一個疑問,為什麼電視劇裡總說那些兩袖清風,穿著補丁衣服吃著粗麪窩頭的官是好官,可長大後稍讀曆史發現,每個時代就冇幾個那樣的人,正史上也冇驚天動地的功績。

其實很簡單,把自己弄得乾乾淨淨,兩袖清風的人大多是不懂人心的,而國家是由一個個具體的人構成。不懂人心的人不懂民心,不懂民心的人不懂民情,不懂民情也就不懂國情,所以那種人是不能做大事的。

嚴昆這樣的人就不錯,他有自己的私心和那麼一點小圓滑,但能辦事。

下午和魏雨白和魏興平去禦史台接魏朝仁,關北的事情水落石出,他也昭雪了。

而且算因禍得福,本來關北戰敗就是過失,雖罪不至死但也難逃責罰,可皇上看在他蒙冤如此之久的份上冇有責罰,還賞賜百金讓他在京中過個好年。

因為避嫌李業不能去,閒來無事他就帶著季春生上街逛逛,看看店鋪,所到之處人們都避得遠遠的,還有人在指指點點,說什麼“抄詩賊”“欺世盜名”之類的話。

季春生氣得差點動手,李業及時的攔住他,瑪德要打也是老子自己打啊。。。。。。

這時有幾個書生似乎要效仿故事中國子監生魯明義舉,臉上慷慨赴死的表情上來攔住他張口就罵,引經據典精彩無比,而且臉色漲紅彷彿說著說著要**。

就在此時路邊突然衝出兩隊穿著皂青公服,腰間帶刀的開元府的衙役,分開圍觀人群三下五除二就把幾個書生拿下拖走。

那些書生一臉懵逼,還要開口叫罵直接被衙役抄起他們的長袖塞住了嘴,所謂秀才遇到兵大概就是這情況。

衙役拖走了幾個讀書人,又轟走圍觀群眾,李業這時才反應過來發生什麼,這又是哪出?

那帶頭的衙役上前抱拳:“多虧世子幫我們出的好計策,兄弟們這麼多年來頭一次好好過年,世子放心以後隻要在這開元城內,哪個不長眼的敢找世子麻煩,兄弟們第一個不答應!”

“計策?”李業一時想不起,不過這衙役倒是不錯,出於好意提醒他道:“那些書生可彆弄出人命,不然不好交差。”

“世子放心,小人省得,對付酸腐文人我們最有辦法!”他得意的道,說著抱拳走了。

“世子,看起來他們似乎對你敬重得不得了啊。”季春生也一臉懵逼的道。

李業攤手:“莫名其妙。”不過總歸是好事,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開元府這些天天巡視京城的衙役就是最大的地頭蛇。

他這次出來主要閒極無聊想看一些好的店麵,因為以後王府的店麵不可能隻有聽雨樓這一家。

“胡鬨!不行,老夫說不行就是不行!”何昭黑著臉道。

武烈一臉為難:“可老爺這是中書起擬、門下準行、尚書親發的文書,那就是聖旨啊,你這是。。。。。。這是抗旨啊。。。。。。”

“抗旨?抗旨又怎麼。。。。。。。總之就是不行!”說著他四處打量一下,確認女兒不在才小聲拍桌子道:“你說那李星洲,他人在瀟王府都能把芊兒騙得天天往瀟王府跑,他要是來了開元府還得了!這不是把賊往家裡請嗎。”

“可這有什麼辦法,抗旨可是要滿門抄斬的。。。。。。”武烈小聲道。

“嗨呀。。。。。”何昭也越想越氣忍不住拍桌子,最後沉默許久無奈的歎口氣:“武烈啊,你讓人把開元府後院裡的石頭都給我扔了,不要扔在門口,給我扔遠點。”

“啊,老爺那不是按你的命令好不容易搬回來的嗎?”

何昭老臉不好看了:“叫你扔你就扔,哪來那麼多廢話!”

“是是是,我這就去辦!”武烈說著匆匆走了,何昭才小聲嘀咕道:“可不能讓那小子見著了,不然老夫臉麵往哪擱。。。。。。”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