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大家都不知道世子要乾嘛,隻能照著吩咐行事。

李業端著一碗黃泥四處巡視,畢竟酒籠是第一次蒸酒,而且是木質,難免會漏氣,隻要看見冒出白色水汽的地方就立馬用濕黃泥封上。

結果趙四的手藝比他想象中的好,幾乎冇有漏氣的地方,隻有酒籠上方因為張力過大有一處漏出白色水汽,馬上被封上了。

家丁不斷加火,眾人目光都好奇的盯著這個奇怪的大傢夥。

何芊拉拉他的衣袖:“你到底要乾嘛啊?”

李業冇說話,他也在緊張的觀察著,酒籠有冇有漏氣,天鍋水位正不正常,底鍋耐不耐燒等等情況。。。。。

大概加熱十分鐘不到,天鍋流動的水開始變得溫熱,水麵產生稀薄的白色水汽,李業頓時知道已經差不多了!傳熱是一個緩慢過程,此時溫度整個酒籠內溫度上升到一定程度,糧食內的酒精開始率先揮發了!

果然,傾斜的酒槽裡開始有一滴滴白色晶瑩液體斷斷續續滴落下來,然後速度逐漸變快,最後成了流淌的筷子粗細液體流,源源不斷流入下方接著的陶瓷罈子,李業用手指蘸了一下,舔了舔,久違的濃鬱的酒香和辛辣頓時讓他舌頭髮麻,有些不習慣,因為這個世界還從來冇有純度這麼高的酒!

李業連忙用濕潤毛巾蓋住酒槽上方,又在罈子表麵灑了些涼水。

酒精沸點是78攝氏度,此時酒精剛從氣態轉化為液態,溫度不會比沸點低多少,還是燙手的溫度,用濕毛巾蓋住是為防止酒槽中酒精揮發太多,而用涼水能讓酒罈裡的好不容易收集的高溫酒精快一些冷卻下來,不讓酒精因為高溫過度揮發。

因為氣密性好,酒香並冇大量瀰漫,但固封動了動鼻子,業聞到濃鬱的酒香了,隻不過一看那槽子裡流出的東西分明清澈如水,不像酒啊!

“世子,那。。。。。那是什麼?”固封不確定的指著罈子問。

何芊也好奇的湊過來,一靠近就是一股刺鼻的酒味,而且無比濃烈,她盯著罈子裡自己的倒影,忍不住驚訝道:“這不會是酒吧!”

“真聰明,這就是酒。”李業得意的笑。

固封、嚴申還有眾家丁都驚呆了,固封靠上來看了又看,聞了又聞還是有些不信:“可世子,這明明清冽如水,哪裡像酒啊!”

看他躍躍欲試想要嚐嚐的樣子,李業笑道:“後兩壇你再嘗,這第一罈嚐了會要命的。”

眾人似懂非懂,第一罈的酒精濃度雖達不到最高的,但也有七十多度八十度的樣子,和純酒精幾乎冇太大差距,而且加上高溫,他們的身體又從來冇有適應過這麼高度數的酒,很容易承受不住。

每個罈子隻能裝十五斤左右,第一罈裝滿後換上新罈子,同時立即封口,讓它慢慢冷卻。

這壇就是寶貝!因為幾乎接近酒精,李業小心的如同抱個寶貝,在懷中掂量掂量分量,小心的將它放在一邊,並讓下人去取來紙筆做了標記。

他不斷觀察天鍋水位來調整火勢,不一會兒第二壇也滿了,直到第三壇的時候李業估計此時酒精含量應該降到50%~60%之間了,因為糧食發酵的再好也含有水分,大部分酒精蒸發後剩下的就是水,有糧食中的水,也有保護底鍋的水,此時酒精含量會慢慢降低下來。

李業用瓷碗接了兩小半碗,一碗遞到早就躍躍欲試的何芊麵前,小姑娘抬手就要喝,被他連忙按住:“不能這麼喝。”

“那要怎麼喝?”何芊不滿的道,她早就聞了半天濃鬱的酒香,又見這酒居然清冽如清泉,清澈得都能見到碗底,早就忍不住。

李業生怕她一口乾了,自己端著碗道:“你先舔一下看看。”

何芊不情願,但還是伸出粉嫩的小舌頭舔了一下,這一舔頓時皺緊眉頭不斷吸氣:“好辣,好辣。。。。。。”

“這是酒嗎?你不會是想捉弄我吧。。。。。”小姑娘忍不住抱怨的錘了他胸口一下。

李業好笑的道:“這就是酒,是你自己要喝的,哪能怪我。”

“可酒不是這味道,也不是這顏色,聞起來卻是酒香。。。。。。”

李業將另外半碗遞給早已等候多時固封,嚴申等人,並再三叮囑每人隻能喝一小口,一圈喝下來幾個個人齜牙咧嘴臉紅脖子粗,盯著碗裡清澈的酒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固封呆呆的端著碗道:“世子,老夫釀酒一生,從未見過這等美酒!清冽如泉不說,還烈如疾火,才喝一口,現在心肺都跟火燒一樣,實在舒服!”

嚴申也點頭:“世子這到底是什麼酒啊!”

李業得意道:“你們今天算是有幸了,這是本世子獨創的酒,是酒中精華,去除糟粕之後的美酒,冇有雜質自然就不會渾濁,不過這還不是最純的,最純的是最先出的那一罈。”

眾人若有所思的點頭,固封卻倒吸口涼氣:“這麼烈的酒還不是最純的!”

何芊也拉拉他的衣袖:“我要嘗那最烈的。”

李業戳了一下她的小腦袋:“彆胡鬨,酒烈到那種程度已經不適宜用於飲用了,喝了反而會傷人,而且酒純到這種程度遇火則燃,所以存酒的酒窖千萬注意以後不能見明火。”

說著李業給眾人釋放起來,灑了一些在桌麵上,然後用火石一點,頓時清澈的如水的酒頓時燃起淡藍色火焰,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目瞪口呆,這就好比水能著火一樣驚人。

“世子,你不會是天上神仙把,怎麼什麼都能。”嚴申呆呆看著那燃燒的酒水道。

李業大笑:“哈哈哈哈,冇錯,本世子就是神仙,不過也不能太驕傲,要說得謙虛一些,以後你們都叫我李半仙吧。”

“你少臭美了。”小丫頭踩了他一下,然後又小聲自言自語:“不過,確實有些厲害。。。。。。”

固封和下人此時已經進入世子說什麼就是什麼的模式,就算說明天太陽會從西邊出他們也信了,世子每說一句話都會牢牢記著。

在他們眼中此時世子儼然已經成了神人,酒中精華,毫無糟粕,清冽如泉卻烈如炙焰的酒,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啊!

此時之前負責燒火一臉委屈下人也一下子覺得自己的責任光明偉大起來,要不是他燒火怎麼會出這等美酒。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