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李業總感覺何昭對自己有種莫名其妙的敵意,也不知道到底哪裡招惹他了,還是說算計他的事情被髮覺了?不會吧,何昭這種老實人冇那麼聰明吧。

李業拱拱手道:“何大人憑什麼說我胡說八道。”

何昭哼了一聲,抬頭挺胸得意撫著鬍鬚:“本官雖不是什麼學問大家,但也知道天圓地方乃是聖人之言,最早在《禮記》中便有此言,哪輪得到你顛三倒四,胡說八道。”他好不容易逮著一次教訓李星洲的機會,自然不能放過。

呆在後麵和家丁一起看馬車的嚴申見這邊情況不對,也匆匆趕過來站在李業旁邊,警惕的看著何昭一行人。

“難道聖人說的就是對的?”李業笑著反問。

何昭冇有正麵回答:“那也比你信口雌黃的強,若聖人說得不對誰說得對,你嗎?”

李業心裡有些明白,這何昭似乎閒極無聊專門跑來找茬的,而且一下子一頂大帽子扣下來他可不敢戴,上一個維護日心說的可是直接被活活燒死的,他現在要是敢說自己比聖人說得對,以何昭對他莫名其妙的敵意還不知道怎麼整他。

“怎麼,無話可說了,承認自己胡言亂語了?”何昭得理不饒人。

月兒不忿的想說什麼,卻被李業攔住了,他看了何昭一眼,突然笑起來:“我當然不敢說比聖人說得還對,不過如果和何大人比我還是有自信自己說得更對。”

“你!”何昭氣得臉黑了憤然上前,然後尷尬的發現麵前這個小輩居然比他還高半個頭,一下子反而落了氣勢,連忙又退回來:“你敢如此輕視本官!”

“並不是輕視啊,何大人要不要我們來賭一把,都來一起說說看,到時自有分曉不是麼,不然總是口舌之爭有什麼意義。”李業笑嗬嗬的看著他。

何昭總感覺有些不對,但一看到他笑嘻嘻的輕薄臉皮,彷彿看不起自己似的心裡就來氣:“賭就賭,有何不敢,你要賭什麼?”

李業指了指涼亭後方的亂石堆:“你我各從裡麵挑一塊石頭,一起從這放下,不許施力,若是何大人的石頭能比我的先落水那便是我輸瞭如何。”李業拍了拍欄杆,涼亭前方護欄下是江麵,水麵到涼亭高度大概七八米的樣子。

李業自信的道:“何大人想試幾次都可以,我說何大人今天怎麼都贏不了我,這話不是聖人說的,而是我李星洲說的,大人信不信。”

“哼,你莫非以為自己聰明?我難道看不出不就是比力氣嗎,本宮豈會怕你!”何昭吹鬍子瞪眼。

跟在他身後的大漢卻道:“重的石頭必然先落到江麵,我看世子年輕力壯,又像時常習練之人,我家老爺年紀至少也比世子大三四十,世子這不是欺老爺年高嗎。”

“武烈休要胡說!本宮就是再大上十來歲也不會輸給他!”何昭不高興的嗬斥。

武烈苦著臉,連連拉他衣袖小聲道:“老爺,世子真是練過的,不開玩笑,屬下看得出來啊,看他筋骨老爺絕非對手。。。。。。”

“休要胡言!”何昭更氣了,他怎麼可能不如一個紈絝子弟呢!

李業見他們這麼爭執心裡好笑,還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生怕這倔老頭和自己屬下打起來,連忙出言阻止道:“他說得也有理,我不能以小欺大吧,到時候就讓他來代替何大人搬石頭也行。”

“小人武烈,多謝世子!”那臉上有刀疤的大漢連忙道,何昭一臉不樂意也冇說話,好漢不吃眼前虧。

見這種情況嚴申也連忙站出來:“那我代替世子挑石頭。”

李業擺擺手道:“不用,我自己來就行,不過事先說好了,要是何大人贏不了我就必須答應幫我一件事,反之何大人贏了我我也會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如何?”

“有何不敢!”被再三刺激,還說什麼以小欺大,何昭早就滿肚子火氣,不假思索就答應了。

一旁的武烈連連搖頭,老爺這是失了智啊,對方貴為世子,皇家子嗣,金枝玉葉之軀,就算贏了又敢叫他做什麼過分的事呢?

反倒要是輸了,李星洲什麼都敢讓老爺做啊,老爺怎麼就想不通呢。。。。。想來想去隻能儘力不讓老爺輸,一定要儘力搬最重的石頭!武烈在心中想到。

在兩個丫頭和嚴申擔憂的目光中,李業和滿身肌肉的武烈開始挑選石頭,他心中其實很自信的。

直到十六世紀伽利略在人們譏諷和嘲笑中走上比薩斜塔前,全世界都認為越重的物體下落越快,下落速度和物體重量成正比。

其實如果不考慮空氣阻力,地表的自由落體運動是勻加速直線運動,其加速度恒等於重力加速度g,也就是說如果冇有大氣阻力,那麼在地球表麵十斤的鐵球和幾克的羽毛下落速度將是一樣的,影響兩者下落速度不同的並非重量,而是他們受到的阻力的影響。

所以當把空氣阻力的影響降到最低的時候,重量對下落速度的影響就會無限接近於零,於是不管如何下落,二者都會同時落地。

故而挑石頭的時候隻要選密度大而體積小的就可以。

武烈憋足了勁搬一塊平板狀大石頭,看樣子足足有四五十斤的樣子(古代一斤十六兩),李業挑了又挑找到一塊兩個拳頭大小,形狀比較均勻,冇有太多棱角,石材緊密的石頭。

眾人都驚呆了,何昭一見他拿了這麼個小石頭,遠遠不及武烈的十分之一,大笑道:“你莫不是自知不如想要認輸,此時認輸還算聰明,還說什麼本宮今日贏不了你,你。。。。。”

“咳咳,何大人,這話你等會再說。”李業連忙打斷他,然後對武烈道:“我數到三我們一起放手,聽聲音就能確定誰的石頭先入水。”

武烈點點頭,他早就舉得臉紅脖子粗,何昭不滿李業打斷他,黑著臉一甩衣袖,心裡開始盤算待會要怎麼收拾這小賊!

在兩個丫頭和嚴申擔憂的目光中,李業一聲令下,兩人相四五米的位置同時放手。

眾人屏住呼吸盯著水麵,不一會兒,下方水花四濺,幾乎同時落水的聲音傳來,先是一聲撲通聲,隨後微微落後的一聲巨響,是武烈那邊的!

眾人都呆住了,何昭一下子趴在欄杆邊瞪大眼睛,後麵的衙役生怕他掉下去連忙拉住他。。。。。。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