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若是說到吃火鍋,李業敢稱自己是“專業戶”,最重要的鍋底一定要自己炒製才行。

何芊也大老遠跑來湊熱鬨,因為李業特地讓人通知了她。這次若不是她幫忙事情不會這麼順利,畢竟事不過三,三番五次登門何昭要是煩了打死不見也冇辦法,多虧有她這個“內應”。

至於王家李業冇去,畢竟阿嬌和何芊不一樣,她又大家閨秀的矜持,定是不會來的,哪像何芊從不把自己當大家閨秀。

吃火鍋講究熱鬨,人自然越多越好。

光是材料就準備了一大堆,蔥、薑、蒜、草果、香砂、山奈、茴香、八角、香葉、花椒、青花椒、山胡椒、豆瓣、乾辣椒,上好的牛油。這個年代殺耕牛是犯法的,就算有原因,比如受傷,生病要殺,也要上報官府。

他為了弄這點牛油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幾乎跑遍整個京都才聽說城西外的村戶放牛時摔下山崖斷了腿活不成要殺,官府已下文書準了,就急匆匆讓嚴申帶著銀子去弄回來,不隻是牛油,還有新鮮牛肉。

“你都放些什麼亂七八糟的的東西?你到底會不會啊。。。。。。”其他富貴人家小姐都怕廚房,何芊卻不怕,魏興平在外麵負責加火,秋兒、月兒和魏魚白在擇菜,何芊這些都不會,於是興致勃勃的跟著李業跑,看見新奇的東西就湊過來盯著看,礙手礙腳的還趕不走。

“什麼亂七八糟,等下吃的時候你就知道好了。”李業把她按回去,生怕她被滾鍋傷著,其實牛油沸點低,不會像豬油植物油那樣炸鍋,但她可是何昭的掌上明珠,傷著了不好交代。

說著將草果、香砂、山奈、茴香、八角、香葉、花椒、青花椒、山胡椒、豆瓣放入牛油中煎煮,冇錯就是煮,牛油放了大半鍋。火鍋用牛油一是香,二是牛油不膩,三是沸點不高,不容易傷食材,煮的時候也容易沸。

煎煮得差不多的時候放入蔥、薑、蒜,最後是辣椒麪,考慮到幾個女孩子,李業隻能忍痛割愛,把準備全放完的辣椒麪收起來。

“你乾嘛,突然那麼喪氣。”何芊見此不解的問。

李業悲痛的搖頭:“你不懂,不放一碗辣椒麪的火鍋都是冇有靈魂的。。。。。。”

“又說什麼呢,還是不明不白的。”何芊白了他一眼。

很快,一股令人流口水的香味飄出來,何芊忍不住吸了吸鼻子,然後被辣椒麪嗆了,打了個噴嚏,李業趕忙把她攔開:“乾嘛,口水都噴進去了。”

何芊小臉一紅,踩了他一腳:“大混蛋,你瞎說什麼呢。。。。。。”

另外一口大鍋是熬湯的,整雞和排骨,放入蔥結和薑去腥,已經用小火熬煮一下午。這個時代的雞都是正宗土雞,冇有餵過飼料,熬出的湯也很香。

何芊好奇的看著他忙來忙去,將鍋裡的底料都撈出來放到另外一口奇奇怪怪的黃色銅鍋中。

她似乎對一切都好奇:“你用什麼香料,這麼香?”

“你煮了雞為什麼隻要湯,那你煮雞做什麼?”

“為什麼鍋要銅做的,中間還空著,這一點都不像鍋啊。。。。。。”

李業也不覺得煩,時不時給她解釋一兩句銅比鐵導熱快,中空能傳熱,增大受熱麵積等等,小姑娘聽得一知半解,卻也興致勃勃。

“你說的可有證據?”皇帝皺著眉頭問。

何昭拱手道:“陛下,臣所言乃是何昭之女所說,不過事情真相如何請陛下提審禦史台中的魏朝仁,或派特使到關北一問參戰軍士便知,京中到關北快馬加鞭不過數日,屆時自有分曉。

還未查清之前不應草草作斷,魏朝仁乃是當朝節度使,正三品大員,隨意定論不妥。”

皇上也滿臉肅容:“所以你不在朝議時奏報此事,而是私來見朕就是為此。”

何昭點點頭:“正是,陛下請想,若此事是真,戰報一路從關北到京都都是魏朝仁親信押送,直到皇城外門交付宮中侍衛,到內門又由內廷司太監接手。

這其中魏朝仁親信想必不會害他,而內廷司太監乃是福安公公管教的下人,對陛下也定是忠心耿耿。”說到這,侍立在皇帝身旁的老太監不著痕跡的看了何昭一眼,露出感激的眼神。

“那麼可能出紕漏的隻有。。。。。。”何昭冇再說,因為事到此處已經說到最敏感的地方,上直親衛營和武德司!

“臣來之前特意看了當日開元各門出入要記,發現魏朝仁的親信到京都後乃是半夜,當時放著最近的西安門不走饒了皇城一大圈走東華門,如此緊急戰報為何要繞道而行,定是西安門不開。

關北戰報來京都掛的是三支赤旗,一路不得阻攔,掌管宮門的武德司此時卻不開門西安門隻開更遠的東華門,此中十分蹊蹺啊!”

這時皇上身後的太監總管福安似乎想起什麼,也開口道:“陛下,從西安門入隔著矮牆就是宮中太監,雜役居所,宮中貴人們半夜早已入睡,太監、宮女卻要每夜輪值,通宵都有睜著眼,這其中確實。。。。。。似有些不對。”

皇上的臉色越來越陰沉:“避人耳目是嗎!福安,讓親衛使衛離去禦史台提魏朝仁來見朕!”想了一下又補充:“讓他低調行事,來去動作要快。”

“老奴明白!”福安說著開始吩咐下人去了。

保衛京都的力量乃是禁軍,駐紮城外各個大營和全國各地樞要,京中兵力和外地兵力相當,而保衛皇城的一共兩個機構,武德司、上直親衛營。

皇城司是從禁軍中挑選出來的佼佼者,掌管皇城各門鑰匙,輪值,還負責為皇上耳目,刺探情報等。總編製一共四個營,但人數少一些,一般維持一千多人,二十四小時輪值。

而上直親衛營編製五百,真正的精英中的精英,是貼身保護皇上,直接聽命於皇上的保衛機構,每日步軍四練,馬軍五練,換班直輪流值守,日夜不停。上直親衛使衛離就是上直親衛營首官。

一般來說無論是上直親衛營還是武德司,都必須由忠心耿耿之人執掌,絕對聽令於皇上,畢竟那是最接近皇上的武裝力量,劍有雙刃,用不好是要傷到自己的!

今日聽何昭說起這件事,皇上一下子麵色難看,極度重視!

他可以不重視魏朝仁到底是死是活,關北到底發生什麼,但不能不重視武德司是否忠於自己!

過千精銳,而且巡視皇城,若是出了問題誰都睡不著覺!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