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你倒是動作快得很,朕本以為還要耽擱四五日,到時又可以扣你半年俸祿以充國庫。”皇上半開玩笑的放下手中奏摺。

下方的湯舟為連忙道:“陛下說笑,臣的俸祿能有多少。”

“冇多少俸祿是真,可家中充裕也不假吧。”皇帝說著吧手中奏報遞給身邊的老太監:“福安,讓人送到檢正門下報備。”老太點頭監接過奏報,點頭退了下去吩咐下人辦事。

任何重要文書,冊諭,聖旨都不是隨隨便便的,會由政事堂中的檢正官備份存檔,何人何時發出,內容如何都會標註,以便日後覈對。

所以偽造聖旨重要文書之類是行不通的,因為即使模仿得再像,隻要和政事堂裡的存檔對不上都是假的。

皇上隨即回過頭來接著對湯舟為說:“我怎麼聽京中傳言說你在京都西郊新蓋了個宅子,比王越的梅園還氣派呢。王越的梅園可是王家世代相傳,每代添點東西纔有今日氣派,你倒好,一動土就蓋過王越風光了。”

胖乎乎的湯舟為一下子嚇得跪在地上,連忙結結巴巴道:“此事,陛下此事請聽臣慢慢說來,此乃。。。。。。”

皇上擺手:“朕還冇怪你呢,何至於此,起來說話。”

湯舟為這才趕忙起來。

“你身為戶部司首官,掌管天下稅務,是個流油的地方,人人羨慕的好差事,有些事情自然避不開,這是常理。但也要時時警醒自己纔是,彆到朕怪你的時候,你明白嗎。”皇上喝了一口清茶道,這幾日他已經習慣了這種味道,想改回去反而不舒服了。

“臣明白了,多謝陛下教誨,臣定會謹記,時刻不敢忘記。”湯舟為連忙點頭,不著痕跡的擦掉額頭的冷汗。

皇帝點點頭:“之前你從不插手關北之事,坐看朝臣爭論,這幾日在朝堂上你為何突然開口為魏朝仁辯護啊,楊洪昭等人改口朕明白他們心思,你為何朕卻不懂,給朕說說看。”

一聽這話,湯舟為頓時警覺,他不慌不忙的道:“此事事出有因,隻因往年關北稅務事宜向來先於其它地方報到戶部,而且從未出錯。

今年戶部司之所以拖遝怠慢除去新吏不懂籌算,還有各地辦事不利的原因,經曆此事臣由此想到關北,魏朝仁不管犯了什麼錯,就於戶部司而言都是辦事利落的能臣。”

皇帝聽完點點頭,說明這番話他是認同的,又接著道:“短短時間趕出來這些奏報,而且詳略分明,細末之處也清清楚楚,想必是去找王越幫忙了吧,他之前也主理過戶部司,大抵知道精通籌算之人。”

“陛下英明,臣確實去求王相了,不過最後幫臣籌算的卻並非是王相。”

“哦,那是誰?誰家中還有眾多精通籌算的賓客不成?”皇上好奇的探頭問道。

湯舟為一臉笑意,連忙抓住這個機會道:“此事臣還是承陛下福澤,幫助臣的乃是世子,以他精妙的籌算之術都不需許多人,就一個身邊的丫頭便幫臣解決了事情。”

“世子?哪個世子。”皇上追問。

“回陛下,瀟王世子。”

“星洲?你說他還會籌算之術?”皇上不敢相信的眯著眼睛問。

湯舟為連忙盛讚:“豈止是會啊,世子的籌算之術老臣不能及得萬一,這戶部司需要籌算一兩日的賬目被他的丫鬟兩個時辰便算得清清楚楚,陛下福澤光照,皇家後人也如此了得,老臣實在佩服啊!”

皇上卻越聽越糊塗了,李星洲什麼人他還不知道嗎,還會籌算之數?怎麼從來冇聽說也冇見過,難不成之前他還有藏拙,至於湯舟為說得有多厲害他權當拍自己馬匹了。

想了一會兒皇上還是有些不信,隻覺得事情蹊蹺,轉移話題道:“說說戶部的事吧,朕看了你的奏報,今年南方幾州,特彆是安蘇府周邊,為何稅收大減少,隻有去年的六成左右。”皇上皺眉。

“陛下,今年春天安蘇府、廬州一帶賊子作亂擾亂春種,故而百姓錯過春耕,冇有鬧饑荒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減一些稅收也是情理之中。”

皇上點點頭:“朕想起來了,不過當時安蘇府知府行事利落,動作果決,以地方廂軍短短數十日並平了亂,為此朕還褒獎過他。”。隨即又皺起眉頭道:“可朝廷現在缺錢,你有冇有什麼好辦法?”

“啊,還缺啊?”湯舟為一臉驚訝:“今年稅收南方雖然少了,但北方比之去年還多了一些,總的來說比去年雖有減少但也少得不多啊陛下。”

“此事你莫管,總之國庫現在缺銀子,你身為戶部使這便是你的責任,朕不想聽你申辯,也不要理由,至少今年稅收少的那些你想辦法給朕補回來!”皇上不容置疑的道,下方的湯舟為頓時成了苦瓜臉,都快哭出來了。

就在此時,宮中太監總管福安又回來了,上前跪拜通報道:“陛下,開元府尹何昭大人求見,說是要是急需稟報,現已在殿外聽侯了。”

“這時候有要緊事,不過何昭若是說事情要緊那必是要緊了,讓他進來吧。”

不一會兒何昭一身紫袍官服匆匆進來了,先對皇上行禮,和湯舟為打過招呼之後便大聲道:“啟奏陛下,臣有關關北要事急奏。”

福安結果他的摺子,送到皇帝案邊,皇上卻冇看便先不耐煩的開口道:“你不會又想奏關北百姓又是如何淒慘不堪吧,若是如此這兩日朕已經聽煩了,你回去吧,朕不想聽。”

何昭正色道:“臣確實想奏關北之事,不過今日所奏的乃是事關國家的大事!”

“什麼大事?關北之事早有定論,還能有什麼大事。”皇帝聲音微微高了一些。

何昭毫不退讓:“此中之事並非表麵那麼簡單,臣已經發現其中端倪,請陛下聽臣一言,若是胡言亂語陛下儘管治罪。”

“好,那朕就姑且聽一聽,但若再是無關緊要之事朕就治你罪,哼!”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