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低頭想了半天的湯舟為終於崩潰放下手中毛筆,搖頭道:“這需要好幾個時辰一一猜測驗證方能作答,世子此時問解實在為難老夫。”

李業隻是笑道:“湯大人就冇有想過除了猜測驗證或許還有其它解法呢?”

“其它解法?莫非世子還能有新解法不成?可從古至今向來如此的。”湯舟為一臉不相信。

“秋兒,你解給湯大人看看。”李業道,廂軍數目的題目本就是一道很簡單的三元一次方程,秋兒點頭隨即接過筆在紙張上寫起來。

湯舟為湊過來,德公也好奇的靠過來看秋兒解題。

隻見她下筆很快,寫下的都是些看不懂的字元,秋兒利落的寫了三個等式:x y z=651,y=1。1x,z=1。05y,並且將第一等式中的y、z換算成x,有列出豎式快速計算,十幾個呼吸之間便解出:x=200,y=220,z=231。

好奇的眾人看著這些奇奇怪怪的符號一頭霧水,直到秋兒微微一笑自信的報道:“世子我解出來了,某州廂軍馬軍兩百人,刀盾手二百二十人,弓弩手兩百三十一人。”

話音剛落下湯舟為一驚,連忙拿起筆來覈算,德公也掐著手指唸唸有詞算起來,帶回去題中一算果然無誤。

胖子大人呆在當成,盯著那些奇奇怪怪的符號說不出話,他引以為傲籌算之術就這麼簡單被輕鬆擊敗,頓時感覺整個世界都坍塌了。

德公驚疑的盯著那些奇怪的符號臉色變幻,最後笑著歎氣說:“冇想到你連籌算之術也如此驚人,之前說不會寫詩,結果梅園一寫就嚇破眾多文人膽,今後隻怕不敢再寫詠梅詩。而現在連個身邊的丫頭也比得過戶部司,你小子到底還有什麼不會的。”

李業得意的拉拉秋兒小手以示獎勵,口中道:“我隻是負責教,秋兒天資如此,在這方麵比我還有天賦,假以時日隻會比我做得好。”

德公隻是笑笑:“籌算之術老夫不精,也不敢妄語,不過能如此坦然自認小丫頭比自己厲害的年輕人老夫倒是隻見你一個,嗬嗬,你這人啊。。。。。。”他搖頭歎口氣冇再說,也不知是讚賞還是不滿。

不一會喃喃自語的湯舟為終於回過神來,突然拂起衣襬笨拙的就跪下道:“請世子一定要教我,教我這解法,若是世子肯相授老夫定會厚報!”

他這舉動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李業也趕忙把他扶起來,老人家要是不小心磕著碰著他可當不起。

德公咳嗽幾聲圓場道:“湯老頭你先彆激動,彆忘了今日到底為何而來。”

湯舟為一拍腦袋這纔想起什麼似的,一下子又跪下了,這次更嚴重一邊跪一邊哭,說哭就哭,聲淚俱下,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奔喪:“世子救我啊!世子一定要救我啊!”

聽了敘述李業才知道來龍去脈,其實對於現在的秋兒而言數字計算是很簡單的,而且對於阿拉伯數字的豎式計算來說數字大小並不會增加太多難道,對於這類計算她都已經找不到樂趣了。

李業一想點頭道:“幫湯大人冇問題,湯大人想要學我的籌算之術我也可以傾囊相授,不過在下也有不情之請。”

湯有為這下不哭了,笑嗬嗬的道:“有何時事世子儘管說,隻要能做老夫定當竭力為而。”

“其實很簡單,我想湯大人在朝堂上為魏朝仁魏大人說句話。”李業直截了當。

湯舟為的反應出乎意料,冇有猶豫冇有推脫隻是哈哈一笑:“這自然冇有問題,不過是件小事罷了,不過世子為何要幫魏朝仁?”

李業需要一個理由,但理由不能是他覺得魏朝仁能救人,畢竟這老人雖然看起來人畜無害,但他不信能混到戶部使這種位置的巨頭會是表麵這麼簡單。

政治家都不會相信虛無縹緲的東西,而魏雨白就是最好、最實在的理由,所以他直接道:“因為魏大人與先父是要好故友。”

說著他指了指魏雨白:“這位就是魏大人千金魏雨白小娘子。”

湯舟為點頭:“原來如此,這自然冇有問題。”

“秋兒的演算法和現在的演算法不一樣,隻要紙筆,不用算盤,會快得多,大人隻管把賬目拿來吧。”

很快下人從府外馬車上搬來好幾摞賬目文書。

“統計的事司裡的人做的也麻利,已經做完了,剩下的就隻是算了,有勞世子和這位秋兒姑娘。”湯舟為道。

李業粗略翻看,確實很多,數字也很大,但古人計數用還是普通字,所以占地多不好檢視,李業讓魏雨白念給秋兒算,這樣一來效率大大提高。而且秋兒用李業教她的演算法不是快了一點半點,且數字大小並不會影響計算難度。

湯舟為和送賬目的人則在一邊劈裡啪啦打著算盤負責覈查,月兒和阿嬌給他們端茶遞水。

德公趁機將李業拉到一邊小聲告誡道:“你莫被湯胖子騙了,你看他一臉好人像,實則十句話隻能信三句,平生最好笑臉迎人,雖心寬卻不傻,心眼很多,你明白老夫話嗎。”

“知道知道。”李業連連點頭,心裡還是挺感動的,能跟他這麼說話的長輩怕也隻有德公了。

“你莫嬉皮笑臉,我問你那魏雨白是怎麼回事?你莫非藉機要挾想要人家委身於你,否則以你的性子如何會管這種事!”德公吹鬍子瞪眼道。

李業扶額:“我是那種人嗎。”

“你難不成還不是?”德公瞪了他一眼道:“我告訴你,若是阿嬌以後受了委屈老夫定不饒你!”

李業攤手,搞了半天這老頭原來是為孫女出頭,看了一眼遠處的阿嬌,剛好她也在偷看這邊,目光對上一下子紅了臉,連忙低頭煮茶去了。

看來自己又多了個嬌滴滴的小媳婦,而且是甩不了了。

現在的好訊息是若是身為戶部使的湯舟為肯為魏朝仁說話,那麼救人立馬簡單了一大截,隻是冇想到運氣這麼好。

不過心裡其實萬萬冇想到,戶部使居然是位胖乎乎的,時而樂嗬嗬,時而痛哭流涕,隨隨便便不著邊際的老大人,他都開始為國擔憂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