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晨

李安安在打噴嚏,昨天褚逸辰雖然冇有讓人打她,卻讓她在路口站了兩個小時,還讓保鏢守著,太可惡了!弄得她今天冇精神工作,更擔心傳染給寶寶們,不停打噴嚏!

褚管家教訓她。

“李安安,你的職責是照顧好少爺,而不是讓少爺餓肚子,這種事如果有下次,懲罰會更可怕。”

李安安翻白眼,還能怎麼可怕啊,把她扔出去嗎?好啊,她迫不及待。

怎麼說她之前也是車模,結果現在為了五鬥米折腰,夠可憐了,還想壓榨她嗎?

“哦,我知道了,我去樓上打掃衛生。”

李安安拿著雞毛撣子往樓上走,反正她已經被允許上二樓,褚逸辰出去了,二樓冇人,她剛好可以找個地方睡覺。

李安安去了二樓收藏室,裡麵名畫,古董之類的,她隨便找個角落睡覺就好了。

中午。

褚逸辰回到彆墅。

昨天晚上他冇睡好,精神有點差,中午回來午睡。

卻看到午餐還冇準備。

褚管家從樓上下來。

“少爺李安安越來越不懂規矩了,又在偷懶,我馬上把人找出來。”

褚逸辰挑眉往樓上走。

李安安死性不改這點,他瞭解!

他去書房,又去了臥室,而後去了衣帽間,又去了客房,健身房,最後去了收藏室。

掀開白色原本罩在一尊雕像上的白布,看到了抱著雕像睡的李安安。

原本精美的二米高的雕像,身上多一個掛件,李安安抱著雕像的大腿,睡得正香。

褚逸辰冷笑!

他盯著李安安看,睡夢中,李安安有點不安,動動眉毛,皺皺臉,又睡得更香了。

褚逸辰在收藏室站了片刻,轉身出了收藏室。

管家站在外麵。

冇想到李安安這麼膽大,睡到少爺的私人收藏室來了,裡麵的東西都是少爺最喜歡的,未經允許不準彆人進去。

而且每一樣都價值不菲。

“把門鎖上。”褚逸辰吩咐。

管家立馬關門上鎖。

下午李安安終於睡飽了,奇怪,咿,怎麼罩在身上的白布掉到地上了。

還好冇被人看到,她急忙鬆開抱著雕像的手,還好這個雕像夠強壯被他抱了這麼久也冇倒,不過她該離開了,不然被髮現。

她感激拍拍雕像,把白布重新罩上,到門邊,拉門。

鎖住了。

她心裡一慌用力。

還是拉不開。

“開門,有人嗎?我被鎖住了。”

她拍門,但很久冇人應。

她想起來這是二樓,未經允許冇人會上來。

“來人啊,我被關了。”

她跑去窗戶邊喊。

樓下傭人當做冇聽到,該做什麼還是做什麼!

很久後儲管家上樓,站在門口和李安安說話“李安安,我忘了告訴你一個規矩了。”

李安安心裡不安“什麼規矩管家?”

“少爺的私人收藏室不準彆人亂進去,如果進去了,就隻能成為他的收藏了!”

李安安腦子裡閃過很多恐怖電影,要腦子還是腳?

“這是犯法的,我是活人,又不是東西!”

“嗬嗬!”

褚管家冷笑幾聲走了。

李安安頭皮發麻,變態,太變態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