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祝小珍也是一臉的受傷,所以剛纔褚逸辰在和李安安上床。

就算是阿姨在吵鬨,他也不出來,滿足了纔出現。

他就那麼喜歡李安安。

可李安安有什麼好。

“讓你在醫院療養,為什麼來這裡。”

褚逸辰看向白冬問,目光全是不滿。

白冬覺得難受,突然覺得自己引以為傲的兒子,離自己越來越遠了。

從他失去記憶,一切都開始往不受控製的方向發展。

不,這不是他的兒子。

自己的兒子被李安安弄丟了。

“你已經變得越來越不像我兒子了。”

她眼裡都是淚水。

“我是你的兒子,但也會長大,你要學著放手。”

褚逸辰語氣冷厲。

“這是我的生活,你不要插手。”

白冬滿臉的傷心。

祝小珍氣惱,卻發現自己好像冇辦法走進褚逸辰的內心一樣。

白冬搖頭“不,總之我不會接納李安安的,永遠也不接受!你不要逼我”

她不想對李安安做出更過分的事。

褚逸辰威脅“所以你是想徹底地失去我這個兒子。”

白冬一驚,身體搖搖欲墜。

祝小珍急忙扶著她勸說。

“阿姨,你不要生氣,褚總是關心你的,他說的隻是氣話,她很愛你這個母親。”

白冬突然捂住臉哭,覺得快要崩潰了。

老公失蹤,兒子被仇人的女兒蠱惑,還把三個孫子帶走了。

讓她怎麼辦,覺得活著都冇有意義了。

樓梯上。

李安安靜靜地聽著。

聽著褚逸辰為了她和白冬吵架。

心裡悶悶地,抬頭看著偌大的房子,如果她也有一個好的家世,會不會就冇有這些問題,快快樂樂如同一個小公主一樣。

她靠著牆出神地想。

李程走過來。

“李安安,你看到了,總裁為了你做了很多的事,所以請你彆那麼自私,把什麼事都放在心裡,讓總裁去猜!”

“彆那麼固執得像塊石頭一樣!”

李安安去看李程的臉,突然找不到反駁的話。

她總覺得自己有難處,有苦衷,好像忘了褚逸辰麵對的壓力也不小。

她失魂落魄走回房間裡,蓋上被子,蜷縮著身體繼續睡覺。

樓下。

白冬氣憤離開,祝小珍想上車卻被保鏢攔住了。

“祝小姐,總裁的命令,以後不要靠近夫人。”

白冬吵鬨“我命令你們,讓她上來,你們根本不知道她的身份。”

保鏢堅持不讓祝小珍上車。

不管她什麼身份,這是總裁的命令。

任何人也不能違抗。

之後白冬強行被司機,送去了醫院。

褚逸辰站在門口。

祝小珍盯著他冷酷的臉,那種愛而不得的心痛又來了。

“褚總,為什麼不讓我陪著阿姨。”

“因為她身體不好,需要靜養。”

“那我以後還能陪著她嗎?我冇彆的意思,是真的喜歡在她身邊,我的父母已經過世了,而阿姨最近也一個人,所以我們很投緣。”

祝小珍可憐兮兮地。

褚逸辰盯著她幾秒,收回目光。

“如果她喜歡,我冇意見。”

祝小珍驚喜,她還以為鼓動白冬來這裡阻止李安安纏著褚逸辰,已經被他不喜,誰知道他竟然不計較。

所以他還是對自己另眼相看,隻是他現在依然迷戀李安安的身體而已,一定是這樣!她突然又充滿了希望。

而褚逸辰隻是冷笑,留著她,隻是因為安安想親自收拾,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