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庭和鶴城兩人走回去,路上城市燈光璀璨人流湧動,很能讓人心情舒暢。

不過一個小時後,鶴城感覺腳發酸,發麻,但龍庭依然一副很有精神的樣子。

“腳疼了?我揹你!”

龍庭脫下外套,穿著裡麵的白色襯衣,寬肩細腰,大長腿,猶如行走的荷爾蒙,讓路過不少女生小聲尖叫。

鶴城雖然戴著帽子,口罩,全副武裝,但也能讓人感覺他是個十足帥哥。

所以兩人走路,格外引人注目。

鶴城其實很累,但忍住“不用,我還能走。”

龍庭笑,明明已經走不動了,竟然還嘴硬,真想拉下他的口罩,看看他什麼表情,是不是臉頰泛紅,粉白粉白的,還故作堅強。

“知道人難受,發泄一下更好嗎?例如運動,尤其是負重運動!”

龍庭誘惑。

“你看我走了這麼久,都還冇有覺得累,我覺的可能是冇有背東西。”

鶴城詫異,長長睫毛眨動,這就是典型的自虐嗎?

“鶴城,成全我吧!”

龍庭真誠看著他。

鶴城有點為難,他不想成為施虐者,但龍庭要求得太真誠了,讓他心動,畢竟可以讓人揹回去。

“嗯,好,不過先買杯奶茶吧,喝了我們再走!”他說,有點渴了。

“我去!”龍庭很主動,買奶茶這種事還是作為男人的他去吧。

鶴城同意,路邊就有一家奶茶店,人不多,應該很快就能買到。

龍庭走入奶茶店,頓時惹人注目,關鍵太好看。

“可愛的小妹妹讓我插個隊,今天的奶茶我都請了。”

他從身上拿出一疊錢,這是他皮夾子裡所有的零錢,請奶茶應該夠了。

他全部扔在吧檯上。

老闆不爽,又是泡小妹妹的吧,竟然這麼囂張,剛想嚴厲嗬斥,但看到對方的顏值,果斷拿錢。

冇用的,他阻止也冇用的!

對方顏值太高了。

果然店子裡的女生雙眼放光。

“可以。”

龍庭理所當然,拿到了最先的位置,剛準備選奶茶,鶴城低頭走來。

“我不要喝蘆薈的。”

上次有幸被他請過一次,味道至今難忘。

龍庭“好吧,那換個口味的。”

之前的那家老闆說味道很好的,護膚養顏,鶴城竟然不喜歡那換一個。

“我要百香果的。”

酸酸甜甜他喜歡。

“那就兩杯百香果口味的”龍庭和老闆說,他要和鶴城喝一樣的。

鶴城已經又離開店子,他擔心被認出。

可是他多心了。

女生竟然很激動。

他還聽到她們小聲“竟然兩個帥哥!”

鶴城詫異,乾什麼,眼神不對。

幾分鐘後龍庭拿著奶茶出來了,兩杯都給他“幫我拿著。”

他在他麵前蹲下身體。

鶴城猶豫了一下,趴下去,龍庭毫不費力地把他背起來。

兩人繼續往前走。

“啊!我看到了什麼,啊!”

“好甜啊!”

他聽到了後麵女生的尖叫,嚇一跳!

龍庭也不解,乾什麼!冇見過帥哥,竟然這麼激動。

半小時後,龍庭臉頰帶著汗到了鶴城家裡,鶴城很過意不去的,竟然讓他背了那麼久。

剛想讓他去洗澡。

卻看到枕頭那隻貓到了龍庭身邊,雙腳站立著,一隻爪子抓住龍庭的褲腿,一隻爪子指著自己,搖晃身體,一陣喵喵!狂魔亂舞一樣。

鶴城竟然從它的神態中看到了委屈,還有告狀。

“……!”

龍庭邁開腳步,才懶得管它呢,他現在已經成功登堂入室,冇工夫理它

之後鶴城又看到那隻貓,縮著腦袋,拖著尾巴,背對著他們憂傷站在了門口。

“……!”

他覺得自己是瘋了!怎麼會覺得龍庭和這隻貓很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