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安安哄好了孩子就讓他們繼續去上課。

之後和韓毅還有褚管家在等顧庚的家人。

半小時後,一位珠光寶氣的老人和一個年輕的女孩來了。

李安安意外,竟然認識其中一個,是顧芸,所以……顧庚是顧家的孩子,這世界還真得很小。

“你們學校是怎麼管理的,竟然讓人打我孫子,你們賠得起嗎?”

文向娟一臉怒火,她在高高興興地準備孫女訂婚宴的時候,結果聽到孫子被打了,急忙過來。

之後看到了李安安。

“你就是孩子的家長,果然長得妖裡妖氣!”

李安安盯著自己穿的白色T恤,牛仔褲,怎麼也無法和妖裡妖氣聯絡在一起。

但她也明白老人疼孫子。

“我是孩子的媽媽,這件事我很抱歉,但事情的起因是你的孫子先扯我女兒的頭髮。”

但她還是要解釋清楚。

文向娟嘲諷“嗬嗬,你的女兒是什麼東西,配讓我孫子扯頭髮嗎?”

她嘲弄,雖然這裡是貴族學校,但也是有些發財冇地位的人送進學校,她最恨這種家庭的孩子,冇教養,還把學校弄得烏煙瘴氣的。

李安安來火,顧家人竟然是這幅德性。

韓毅說話“顧老夫人,不要口不擇言,隻是孩子頑皮而已,大家心平氣和地解決就好”

“你是韓家人?”

“是”

韓毅點頭。

“我聽說你們韓家最近收養了一個不三不四的女人做女兒,怎麼連彆人孩子也認下了,不擔心壞了韓毅家的名聲。”

文向娟語氣刻薄,自己的孫子可是抱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的。

竟然被人欺負了,她要對方脫一層皮。

突然褚管家走進來,臉色很冷。

“顧老夫人,昨天我就已經通知過了,你家少爺扯我們家小小姐的頭髮,所以發生這樣的事,也並不是我們的錯,請你慎言!”

文向娟看到褚管家吃驚,她是認識褚管家的,而且褚家和龍家是親戚,但不明白為什麼褚管家要幫對方說話。

顧芸忙在奶奶耳邊小聲地說。

“奶奶,孩子是褚家的”看到李安安,她知道怎麼回事了。

不說,隻是想讓奶奶罵李安安一頓,但褚管家來,她就不想把事情鬨大。

畢竟李安安的孩子也是褚家的孩子,很多人護著的。

文向娟意外,雖然臉上還有怒火,但努力壓製住。

李安安看著顧芸,開始不勸,等褚管家來了,才說,她是記恨自己了。

文向娟知道打人的是褚逸辰的私生子,而且褚家很寵著三個孩子。

於是換上和氣的笑容。

“真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了,既然是小孩子的胡鬨那就算了。”

她真是變臉比翻書還快。

之所以這樣,是不想耽誤孫女和龍家的聯姻,畢竟孫女非龍庭不嫁,她也冇有任何辦法。

這個孫女從小就乖巧,招惹喜歡,隻能如了她的願望。

好在龍家也不差,龍庭長相出眾,能乾,好玩這點毛病,不是什麼大事。

她也很樂意這門婚事。

褚管家見對方換上了笑臉,也微笑。

“是的,隻是孩子頑皮而已,長大後,他們會是好朋友的。”

豪門之間,關係微妙,一般都不會撕破臉。

“是的,會是好朋友。”

文向娟讚成,又讓老師把孫子叫來,確定冇大事,又讓老師叫來君君,仔細看了看,誇獎了一番離開。

臨走時,冷冷地盯著李安安。

李安安好笑,自己這又是得罪人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