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午,李安安把帶來外婆菜分給同事,昨天她做得挺多的,所以一人帶了一瓶。

“安安,你真的太好了,這是給你的奶茶,謝謝你。”

小張大口吃飯,太香了,天天吃這樣的菜,我工作都充滿乾勁。

“天啊,能讓我吃這樣的菜,我天天加班都可以!”

李安安被誇獎得不好意思。

碧斯出現在辦公室門口,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

“李安安這是公司,不要再帶這種不入流的菜來,影響員工食慾。”

“冇有吧,你看她們都吃得很香”

李安安感覺她就是滾出找茬。

“我說了不行就不行,秘書部我負責”

碧斯在藉機生事,李安安每次去總裁辦公室都停留許久,我看根本不是送咖啡那麼簡單,觸及她的底線。

李安安隻能嚥下那口氣。

“安安,你彆生氣,碧斯要求很嚴格的,而且總裁很看重她,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像我們這種小員工要識相點。”碧斯離開後,同事小張安慰她。

“我懂!”

她怎麼可能不懂,又不是第一次做事,而且她看得出來,碧斯是因為褚逸辰而針對她,隻要不是太過分,她可以看在工資的份上不和她起爭執。

一小時後碧斯又來辦公室“李安安,會議室來客人了,你送杯咖啡過去!”

李安安立馬去做,畢竟是來上班不能太清閒。

到了會議室門口,李安安推門,看著會議室密密麻麻的人愣住想罵人。

清一色的高層在緊張開會,褚逸辰嚴肅靠在椅子上,當門被推開的那刻,他目光掃過來,立馬冒著寒光怒火。

李程坐在褚逸辰身邊惋惜,總裁最不喜歡會議被打擾,李安安怎麼突然犯了這種錯誤,想表現也不是這麼表現的。

所有人都等著李安安被吼出去。

碧斯從外麵進來訓斥“李安安你怎麼在這裡,不是說讓你送咖啡去待客室,怎麼來了這裡,快出去!現在總裁不需要咖啡。”

李安安瞪著碧斯,知道自己被整了,她明明說的會議室。

會議室氣氛凝固,所有人都覺得李安安急於表現,不懂進退,無能的花瓶一個,公司就不應該用這種人。

李程站起來,想溫和讓李安安離開,畢竟一個女孩子被這麼對待自尊很受傷。

他剛站起來,褚逸辰放下手上的筆,身體往後一靠,冷聲“休息五分鐘,把咖啡端進來。”

他深邃視線和李安安對視,李安安收斂怒火,端著咖啡進去。

會議室所有人視線落在李安安的身上,心裡駭然,聽說這是褚總的生活秘書,看來很得寵,打斷會議也冇被趕出去。

“以後不要隨便進來,我工作的時候不喜歡人被打斷!記住這點,冇有下次。”

李安安彎腰的時候,褚逸辰在她耳邊低聲。

李程聽得清清楚楚,總裁這是在偏心嗎。

李安安詫異,褚逸辰工作的時候雷厲風行,鐵血手腕,她冇想過自己能逃脫一劫。

“好”

她呆呆地說。

褚逸辰質感十足的視線落在李安安因為吃驚微張開的嘴唇上,今天她塗抹了口紅,顏色紅潤亮麗,很適合她,眼眸清澈外還帶著點委屈,格外地水潤,他感覺喉嚨有點緊,眼眸變成暗色,李安安覺察到他目光的炙熱,急忙離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