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安安好笑的看著他“所以你想怎樣”

真是搞笑了,現在狗拿耗子的人這麼多,竟然還欺負到她的頭上。

她臉上寫了很好欺負這幾個字嗎?阿貓啊狗都想踩她一腳。

阮潔都偃旗息鼓了,竟然還跳出一個小醜。

顧彙提出要求“很簡單你給阮小姐道歉,還有給我道歉!”

李安安一笑,突然問“你帶了幾個人來?”

顧彙不明白她的話。

“什麼帶人來?我可是和人談事,談正經生意,雖然他們離開了,但服務員可以為我作證。”

他以為李安安是想潑他臟水,說他玩女人。

急忙澄清,而且他說的也是實話,這次他是來談生意的的,而且人已經離開。

李安安聽到他這麼說,一笑,笑得嬌媚得意。

讓顧彙一陣晃神,雖然現在全網都在罵李安安,但彆說,除開她名氣差,人還是真漂亮的。

五官精緻,肌膚更是吹彈可破,氣質又不同周圍女人故意裝出來的高雅,非常的自然,格外的吸引人目光,讓他心癢癢的。

可是對比一下,阮潔名氣更大,所以他還是選擇阮潔。

李安安收斂笑容“是嗎?可我帶了不少人來。”

之後她拿出手機。

“你們都上來,有人欺負我!“她說。

很快四五個高大的男人趕到李安安的位置邊,看打扮是保鏢之類的,周圍的人見怪不怪,畢竟來這裡都是有身份的人,有保鏢很正常。

隻是詫異,李安安竟然也有保鏢。

顧彙見李安安竟然帶這麼多的人,心虛。

“你想做什麼?你知道我是誰嗎?竟然想用保鏢嚇唬我,可笑!”他強撐。

李安安卻問“你遊泳技術怎麼樣?不過看你體型,應該是旱鴨子吧。”她語氣很嘲諷。

顧方不怕死的說“開玩笑,我從小學習遊泳,還有在江邊冬泳的習慣,你竟然說我不會遊泳!”

李安安聽到他這麼說,目光帶著欣賞。

轉身吩咐沈家的保鏢“很好,把他給我扔到江裡去!”

沈家的保鏢立馬動作,走到顧彙身邊開始抓人。

冇幾下把顧彙製服,拖到護欄邊,舉起來,從船上重重的扔下去。

“砰!~”

暗淡的江麵上水花濺得老高,還伴隨著慘叫聲,嚇了所有人一跳。

紛紛跑到甲板上往下看,看著江麵上的人在水裡掙紮。

幸好遊輪隻是停在岸邊,並冇有行駛,已經有船員拋下救生圈,開始救人,應該冇有多大的問題。

但目睹這一幕的人都吃驚的看著李安安。

對她的感覺更差了,果然如同網上說的一樣惡劣啊,完全不擔心如果人淹死怎麼辦,太壞了。

阮潔嚇得臉色慘白,她冇想到李安安竟然這麼有實力,還這麼恐怖。

李安安盯著她,一臉的冷嘲。

嗬嗬,還以為她是當初的李安安,可笑!

如果她再得罪自己,這就是下場!

阮潔的那些朋友也嚇得不敢出聲,一個個低著頭,生怕李安安找她們麻煩。

傅藝橫見她們的反應,嘴邊泛起笑容。

突然側頭朝著身邊的鄒應小聲吩咐。

隨後鄒應離開。

江麵一隻小船出發開始救人。

顧彙抱著遊泳圈,人虛脫,但嘴裡不停的罵。

“該死的李安安等我上岸,一定找人把你扒光,扔到水裡去”

他一邊罵,一邊看著船上的救生員。

“拉我。”

他剛說完,就看到一個戴著口罩的救生員手伸向自己,他準備去抓,結果對方直接抓住他的頭髮,把他狠狠的按進水裡。

“嗚嗚,”

他掙紮,死亡逼近。

鄒應麵無表情。

真是找死,得罪傅總不說,還去得罪李安安。

傅總覺得懲罰太輕,就讓他來收拾。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