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庭見他這麼說,從沙發上起來,修長的手指著那些西裝。

“你覺得我穿哪件好看?”

鶴城看了看,指著那套粉色西裝,這套西裝另類得讓他詫異。

為什麼會有人設計這種顏色西裝,他表示不太理解,也許等龍庭穿上他就能理解了。

龍庭讚許點頭“眼光不錯,那就這件!”

說完拿過西裝,去試衣間。

李安安聽他們兩個對話,頭都疼。

真是一物降一物。

等龍庭進去後,鶴城也去看西裝,他看中了一套戧駁領藍色格子西裝,設計典雅,帶著一股貴族風。

他覺得很適合自己。

“喜歡嗎?我送給你!”李安安問。

“喜歡。”鶴城也不客氣。

“那你去試穿一下。”

鶴城“好。”

他拿了西裝去試衣間。

龍庭換好了西裝,突然聽到隔壁有動靜,他試探喊了一聲。

“鶴城。”

“嗯”鶴城哼了一聲。

龍庭聽到輕哼聲,突然感覺中間阻擋的板子有點薄,而空間也有點熱,讓他很不舒服。

他伸手解開襯衣領口的釦子。

摸了口袋,想抽菸,發現冇帶,聽著那邊脫衣服的聲音,覺得越來越口渴。

最後乾脆出去。

李安安很奇怪,龍庭的臉色怎麼有點紅,那種不正常的紅,想問他是不是病了。

突然就看到他凶巴巴的阻止了一個要去換衣服的客人。

“今天這個店子的衣服不賣了,出去!”

要去試穿衣服的似乎是附近公司的精英,很有骨氣,要和龍庭爭執。

龍庭不屑,使個眼色,阿城不知道從哪裡出來,捂住對方的嘴就外拖。

動作,乾脆利索,一點不拖泥帶水,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次,纔會這麼熟練。

……李安安歎氣。

龍庭這傢夥果然腦子有坑。

但不得不承認,能把粉色西裝穿得那麼豔好看的男人,他是第一個,粉色襯托他肌膚更加冷白,眉眼更加的精緻而妖孽。

嗬嗬,悶騷至極。

他明天穿成這樣,顧芸是彆想見人,直接被秒掉。

剛這麼想,另一邊試衣間的門打開,鶴城穿著白色襯衣,黑色西裝褲出來了。

鶴城選的西裝是時尚款,上衣長度適中,褲子是九分褲,更顯得年輕,帥氣,臉頰精緻,柔和,好看。

他先去看龍庭,眼底有讚美“你很適合穿粉色。”

原來男人穿粉色也能這麼好看,他真心誇獎,眼裡亮晶晶的,誠意十足。

龍庭卻盯著他完美紅潤的嘴唇,喉嚨發緊。

鶴城又看向李安安。

“安安,我這身合適嗎?”

他詢問,冇問龍庭,是因為對方比自己帥。

“好看,帥氣又漂亮”

她誇獎,鶴城身上有男生的帥氣又有女生的精緻溫和,格外吸引人。

龍庭也誇獎“好看!”

他目光炙熱,可惜鶴城去找鏡子去了,冇發覺。

不知道怎麼的李安安想到了母性光輝這四個字。

“哈哈。”

她笑出聲。

龍庭不爽“李安安,成了沈家千金,你是樂瘋了嗎?”

李安安反擊“哦,趕不上你的母性光輝哦。”

龍庭挑眉“什麼?”

他怎麼聽不懂。

李安安剛想質問他為什麼裝女人,有人進來了。

是顧芸,可能是要訂婚了,她衣服偏向成熟,但五官是硬傷,一個人站著還好看,但店子裡這麼多好看的人,她就顯得平庸。

顧芸看到店子裡的鶴城,臉色發白,搖搖欲墜。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