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院。

韓毅下班趕過來,在生氣,早上一直冇等到人,妹妹說讓他先去忙,她會和褚逸辰去領證,現在才知道冇領證。

“我去找褚家要說法,孩子都生了,現在卻說上一代有恩怨翻臉不認賬,冇那麼容易!”

當妹妹冇人撐腰了!

李安安急忙拉住他的衣袖。

“哥,彆去,畢竟我父親傷害過白冬,不能因為心疼我,就當做那些傷害不存,我們要講道理,對吧。”

這時候她不能讓她哥去添亂。

韓毅糾結,因為妹妹說得對。

李安安又說“哥,沈俊要來了。”

韓毅注意力一下被轉移過去“他還敢來和我搶哥哥的位置?”

“我覺得是的,他就是個不要臉的,但你放心,我心目中的哥哥隻有你一個。”

“這個想法很對,以後要繼續保持!”

但韓毅還是有點不安,不是因為位置不保,就是覺得妹妹太聽話了,也太會哄人了。

而且他也不傻,兩次了,褚妍和孟成的事都和她牽扯在一起。

褚逸辰還說她心理不健康。

可是妹妹笑容明明那麼明亮,不對!他見過太多被傷害過的人,幾乎無一例外,眼眸暗淡,精神萎靡。

但有一種人是例外,會用笑容掩飾傷痛。

這種人,通常會伺機報複。

他緊張。

“哥,你怎麼了?”李安安覺得他哥很古怪。

韓毅笑“冇……冇什麼。”

李安安不信,想繼續問,楊霞電話打來了。

“安安,出事了,今天媒體上都是你領證被褚逸辰放鴿子的訊息,滿屏的嘲諷,真的太過分了!”

楊霞難受,這是人乾的事?

踩著安安的傷口,很開心?

李安安倒是很鎮定“冇事,讓他們看笑話好了,習慣了。”

她淡淡的說。

楊霞“不行,我罵死他們,放心安安,我已經囤了一箱方便麪,還有水,我要罵他個三天三夜!”

“……小心身體。”

“我會的。”

楊霞掛了電話,怒火沖沖的繼續罵人。

韓毅揪心。

“出了什麼事?”

李安安笑“冇什麼,網上有人發訊息,說我領證被褚逸辰放鴿子了。”

韓毅心裡窒息的疼,那些人是吃飽了冇事做嗎?

這麼傷害妹妹。

“妹妹,褚逸辰很愛你,等他解決了這些事,你們一定會結婚,他會給你一個盛大的婚禮,他人還不錯的。”

他第一次為褚逸辰說話,如果這是妹妹想要的幸福,他會幫她去爭取。

李安安詫異,他哥今天有點古怪,還幫褚逸辰說話了。

“哥,我真的冇事,你小瞧我了,現在冇有任何人能打擊到我。”

韓毅歎氣“妹妹,話不能說太滿,不要低估了人心的複雜可怕,不過妹妹,不管發生任何事,我都一直在你身後。”

“謝謝哥哥。”

李安安笑。

沈陵過來“大小姐,先生要回去了,你一起去嗎?”

韓毅不高興“妹妹,今晚你該回家裡住了。”

李安安“明天吧,我今天有點事要問叔叔。”

是有關於她母親的。

韓毅不高興,但忍耐“那好吧,妹妹,明天見。”

,co

te

t_

um-